只要你守法,这里的警察温柔的不像话(组图)

2018-10-26 07:4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街头的瑞典警察(JOHAN NILSS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26日讯】最近瑞典警察在中国是出够风头了。先不说这事儿的前因后果,孰是孰非,我个人感觉事情肯定有多重误会和不同文化碰撞所致。朋友圈里有个朋友说这是中国人跨文化素养缺乏的见证,也许拔得有点高,其实说白了就是你在本国常用的行(哭)为(天)模(抢)式(地)到了他国就会碰钉子。

小声嘀咕一句:多被这样的警察文明几次,也许某些不文明就慢慢减少了。当然,如果不文明的代价是深更半夜一家老小都被扔在野外公墓,这对普通国人来说,确实有点残酷。但是这件事再次提醒我们,所谓自由,一定是有边界的。

我想说的是我在爱尔兰和警察打的几次交道。

那些鸡毛蒜皮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就不说了,总体感觉爱尔兰警察是很温和的一支。当然,年初,也曾有华人警察状告自己的警署同僚对其种族歧视,不了解的情况不想妄论,以下只说说我的个人经历。


夜晚执勤的爱尔兰警察(Charles McQuillan/Getty Images)

在国外不开车就像没有腿。但是爱尔兰的驾照可能是全世界最难拿的之一。我们先不说它是右舵左行这些天然的和中国的不同,只说它的考试严格和等待期长,总之,初来乍到的中国人来到爱尔兰,除非持有别国和爱尔兰有协议的国家执照——比如韩国,否则是要重新考取驾照才可以自由驾驶的。

而我并没有某别国驾照,所以必须要重新考。过不了理论考试,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人,有没有?所以我的理论考试是满分,但是接下来就要在强制等待的六个月后或更长的时间里付费学习完12个小时的驾驶课程,随后才可以申请路考。而路考正常从申请到考试要等待平均20周的时间,因为考试的人太多,而考官太少。可就这样无尽的等待,换来的是只有45%左右的通过率。所以能取得爱尔兰驾照,说明自己驾驶技术足够过硬,而且还要足够幸运。

而过了理论考试还没有通过路考的人,也是可以开车的,只是车上需要贴上“L”的标志,代表自己是个学习者(learner)。同时,L驾驶员不可以上高速,不可以单独开车,且副驾驶必须坐一位有三年全照资格的老驾驶员等等限制规定。

我罗里吧嗦一大堆,其实就是想说,当我和先生还是个L牌驾驶员时,和警察有过两次不情愿的“亲密的接触”。

没错,你猜对了,我们违规了。

这天我带着孩子想去海边晃晃,到了临近海边的小镇,却尴尬地发现不知道海边在何处。用导航一看,如果从镇上走,路近但是很堵。从高速走,路远但是时间更快。我想也没想选了后者,可是刚进环岛,准备从第二个出口出去上高速之际,第一个出口来了一辆警车要进环岛。

做贼心虚,我看到警车,警车里的警察也看到了我。我强作镇定,回过头来出了环岛,却忘了要马上提速,心里还紧张着。一秒钟不到,身后传来了警笛声。

我错了!

明知故犯,不该没有老司机带就上路,而且还上了高速,身后还有两个娃。虽然我在国内是个老司机,但是到了新的国家还只是个Learner.

没办法,我只好靠边停车,把车停在匝道的边边,等着警察叔叔来骂我甚至铐我了。我一边哭丧着脸,一边想起来美国电视剧里常有的景象,于是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显示自己没有武器。


在美国被Pull over一定要听话(Joseph Brown/AFP/Getty Images)

警察来了,我摇下窗,继续把手放回到方向盘,又想着要不要主动出示下自己的L牌驾照。警察倒很温和,问我:“你迷路了么?”

哎呀,多好的问题!

“是呀!”我连忙借坡下驴,也算说实话。

“这里是高速,你的速度很慢,这样很危险。你要去哪里?”警察叔叔继续给我造下坡。

“我要去海边。”我实话实说。

“这里是高速,到不了海边。”警察摇摇头,“往前开,在最近的出口下去,一直开,就可以看到海了。”说完对我点点头,上了警车,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在车里大喘气。

后来我才知道,爱尔兰警察根本就不配枪,而且除非你有明显违法事实,他们是无权索要驾照的。另外,有朋友听我说了以后也猜测,那天我带着孩子,警察这样可能是为了不惊吓到孩子……

总之,那天爱尔兰警察叔叔让我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第二次交锋的当事者是我先生,也和L牌有关系。这天L牌的他帮朋友去拿车。朋友的车是个手动档。开手动档的朋友都知道,每次换个手动档都需要重新和离合器磨合。这不,他开到市中心某处上坡等红灯,结果突遇轻轨路过。他在车队排第一个,轻轨路过后,他的身后已经集了五六辆车。那时候我先生刚刚理论考试才通过,开手动档还不熟悉,何况开的还是人家的车,结果一紧张,熄火了。

因为在市中心,所以他有点着急,结果越着急,越熄火,连熄火三四次。虽然身后的车没有催促他,但是远处的警察叔叔看到了这份“异象”,朝他走来。

我先生事后回忆道:周身的血都凝固了般,觉得自己快和刚拿到手的L驾照Say Goodbye了。走过来的警察叔叔问道:“需要帮忙么?”先生说:“朋友的车,我不太熟悉,老熄火。”警察叔叔笑着招招手:“常有的事儿,你拉下手闸。”他示意先生出来,然后警察叔叔为他坡道起步开过了轨道,梳解了这场小小的交通瘫痪。

这件事,先生每每提到都热泪盈眶,因为觉得警察叔叔太好了,连驾驶执照都没要看,也没嘲笑他技术烂。

警察的职责是什么呢?我并不太清楚,但是爱尔兰的这两个警察让我觉得他们处事的原则,是为了让社会的秩序井然,让市民安全,而不是热衷玩“猫鼠游戏”,把市民当成治理和管理的对象。

这种感觉很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