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的一場手術 讓我真正明白中美醫療的差異!」(圖)

2018-10-21 09:28 桌面版 简体 19
    小字


美國醫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10月21日訊】近日,一名中國大陸的心臟病患者在《美國華裔聯盟》發表文章「在美國的一場手術 讓我明白中美醫療的差異」,引髮網民關注。

據作者介紹,他患有一種常見的心律失常病——房顫,總是心悸,氣短,胸悶,不敢劇烈活動。對於好動的他,是個十分痛苦的事。

四年前,他在國內經歷了一次痛苦的冷凍消融術,而這次在美國,他經過多次與家庭醫生和心臟科醫生溝通後,決定在美國再做一次心臟醫生建議的射頻消融術,他寄希望於醫生說的有效率80%,「盼望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

美國手術

作者寫道:美國的看病程序比較繁瑣,首先是家庭醫生推薦心臟科醫生,然後心臟醫生在經過一系列檢查後,建議我手術,確定後,開始預約手術醫院和醫生。

我的醫保公司是Kaiser,最後約的醫院是霍普金斯醫院,9月5日上午11點半手術。心臟科醫生一直囑託千萬不要遲到,所以我10點鐘就到了醫院。

隨後,前臺登記,因為系統裡已經有了我的資料,所以很順利,簽了幾個字,出示了ID和醫保卡,就拿著登記表去了手術等候區。

竟然不用交押金!哈哈,也不怕我做完手術跑了。

11點鐘,護士小姐出來叫了我的名字,我告訴她,俺英文不好,需要中文普通話翻譯,她說沒問題,稍後會安排人過來,隨後帶我到了一個隔離的空間,床上放著手術服和一雙防滑襪,按照她的要求全身脫光換上手術服。

躺在床上接受了護士小姐的抽血,心電圖,血壓,體溫等一系列術前檢查,必須讚一下護士妹妹,人長得漂亮,說話溫柔,對病人就像對襁褓裡的嬰兒,輕言輕語,輕手輕腳,那燦爛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會中文的醫生過來了,非常親切的女醫生,姓蘇,做術前例行詢問,耐心詳細的解答了我的所有問題,並告訴我一會兒會有麻醉師過來。

因為之前做過一次,國內這個手術不麻醉的啊,只是腹股溝進針的時候做一點皮下麻醉,整個進針過程和消融過程我一清二楚,當時那兩個小時簡直比兩年還長,而且非常難受。

在這裡,蘇醫生告訴我,美國的所有技術都是為病人著想的,不會有痛苦,睡一覺就結束了。聽了這些,一顆心放到了肚子裡,竟然有些期待了。

麻醉師是一位大鬍子帥哥,很乾淨,也是滿面笑容的進行了一些例行詢問,有沒有藥物過敏啊,睡覺會不會呼吸暫停啊等等。最後,很溫柔的跟我說,沒有問題的,一會兒就好,不用擔心。

最後過來的是手術醫生,中年白人,彬彬有禮的做了自我介紹,簡單說了幾句客套話,告訴我手術1點半開始,整個過程要看情況,大概2-3個小時。

還有術後注意事項等,最後笑著安慰我,你很快就會康復的,像個正常人一樣。

一點半左右,醫護助理準時來把我推進了手術室,坐到手術床上,身上被貼了無數連著線的膠片,三個人圍著我準備著,我在猜測,打麻藥會不會疼,怎麼打的時候,看到麻醉師往我埋好的針頭連了什麼,隨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醒了的時候,已經被推到外面臨時觀察室了。

身上連著好多線,大概是心率檢測之類的,我扭頭看了看,怎麼沒給我輸液打吊瓶?腹股溝位置怎麼沒給壓上沙袋止血?

傷口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十分懷疑我這是做了一個假手術!

遵照醫生的囑咐,在這裡觀察一個小時後,就轉到了病房,四個小時後可以下地活動,觀察一夜後,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四五天之內不能做重體力勞動和高強度鍛練,過後就像一個正常人了。

必須表揚一下美國的病床,下面的床墊竟然是充氣的,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被托著,而且定時充氣泄氣讓各部位得到調整,平躺著的五個小時,並沒有讓我感覺到任何腰酸腿疼不舒服。

所有的控制都在手邊,幾乎不用任何護理人員。

這種設備,真心甩國內無數條街啊。

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當然,每隔四個小時的生命體征監護必不可少,但是好在血壓心率體溫等一切正常。

第二天一早,護理送來了昨天就點好的早餐,吃完後,下床活動了一下,已經基本恢復正常了,傷口一點感覺都沒有,癒合的非常好。

昨天的蘇醫生又來了,關切的問了我的所有情況,並檢查了傷口,說是沒啥問題了,然後叫來護士小姐又做了一下檢查,告訴我可以出院了,並把出院後的注意事項交代清楚,簽字走人。

護士小姐一直把我送到樓下,送出醫院大門口,一番道別祝福後,我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就做完了?可以走了?這是不是真的啊?一分錢沒掏啊,當然我知道後續會有賬單寄回家,但是醫院根本就沒人跟你談錢的事啊。

作為一個第一次體驗美國醫療的新移民,真心不適應呢。

國內手術

對比國內和美國的兩次同樣的手術,感慨頗多。

首先,國內同樣的手術,需要住院5天時間,術前2天術後3天。

美國只需要住一夜觀察一下,沒有問題就可以出院了,時間成本很低。

其次,手術中美國全程無痛苦,國內不麻醉,導絲進到哪裡都可以感覺的到,在心臟裡處理的時候非常難受,心裏火燒火燎的感覺。

再者,傷口處理方面,國內還需要加強,美國的技術更勝一籌,根本沒有疼痛的感覺,而且癒合很快,很奇怪為什麼不像國內那樣用沙袋壓迫止血,而且傷口附近沒有瘀血。

術後美國四個小時就可以下地活動了,而在國內記得我當時術後在床上躺了十幾個小時,才可以下地。

最後,吐槽一下國內的費用問題,我當時在國內住院是需要先交押金的(不知道現在還要嗎)。

在我手術那天,被推進手術室好久才開始手術,當時很奇怪,等術後推出來才知道,等候在門外我的朋友被通知我賬上的押金不夠了,沒有辦法拿到導絲,讓我朋友立馬到窗口現補交了幾萬塊押金,手術才又得以進行。

當時聽了這個事,心裏飄過了一萬個「草泥馬」,這是手術啊!怎麼可以這樣?

我不怪醫護人員,因為他們只能聽從於制度,中國的醫療體系問題,不是簡單幾點就能說明和解決的,細節才是最能體現制度的優劣。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