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洞穴探险队惊遇93具白骨 揭开尘封冤案(组图)

2018-10-20 09:24 作者:王德邦 桌面版 正體 45
    小字

天坑——黄瓜冲
天坑——黄瓜冲

1967年10月2日至3日,在不足24小时中,广西桂林地区全州县三江公社民兵营长黄天辉率队将当地93名地富分子推入无底天坑——黄瓜冲。其中一个大地主家族中老少共76人,包括外嫁的女儿及所生的孩子,小的不足1岁,老的65岁,全部被推入坑中。

时隔50年后,桂林洞穴探险队员深入天坑,拍摄到触目惊心的森森白骨,并发出了《森森白骨负衔冤,郁悒大衍终返天——悼念“文革”期间桂林东山坑杀93人》的纪实网文。

让人惊心的是,类似黄瓜冲天坑在当地不只一个,据洞穴探险队员跟我说:“在那个时期前前后后推下去蛮多人,当天(2017年元月1日)我们还去了距离(黄瓜冲)约3公里的竹坞村路边一个深坑洞,那里也发现一些白骨,附近村民讲此洞是附近推下去第二人多的洞。”

天坑——黄瓜冲(由下往上拍摄)。
天坑——黄瓜冲(由下往上拍摄)。

印证探险队员所言,与我老家相邻的大贵大队,一个地主出身不到30岁的医生,1967年10月在外出行医返家路上,被一批民兵拦截后,推入了路边一天坑。当时他新婚不久,女儿刚出生。

这个黄瓜冲天坑是我小时候的恶梦。因为当地大人偶尔提起这个天坑的惨案,就特别惊惧而压低声音,甚至环顾左右,仿佛死神在侧。这种情形将极度的恐怖传入我幼小的心灵,致使我常午夜被有关天坑的恶梦惊醒。

1983年暑假,我在县高中守校,8月初一天,在县体育中心广场,看到黄天辉被五花大绑押在台上,罪名正是他制造的天坑坑杀案。宣判大会后,黄天辉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我注意到他居然没有认罪悔改的神情,而是将头不断从押解人员强按的手中挣开昂起。如此罪大恶极之徒,至死无悔的表现,究竟深藏着社会与人生什么样的密码?这显然是值得探究的课题。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然而,当历史被虚拟粉饰,后人就无以为鉴,自然就难知兴替。看看当下时势,许多人公然否认当年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惨案,仅此,今天推出这些累累白骨照片,实不过时。

黄瓜冲内的白骨。
黄瓜冲内的白骨。

桂林洞穴探险队

森森白骨负衔冤,郁悒大衍终返天

——悼念“文革”期间桂林东山坑杀93人

文化大革命,又称“十年浩劫”。文革期间,各地随意打杀黑五类(地、富、反、坏、右)、现行反革命、四类分子。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东山区(现为东山瑶族乡)就在因“文革”之风的肆意吹刮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东山黄瓜冲坑杀”惨案。

历史背景

在该乡的三江村(旧时称为三江公社)黄瓜冲山上有个洞,洞深万丈,人称无底洞。1967年10月2日,受一月前湖南省红华、道县杀人风影响,三江公社民兵营长黄天辉召集了刘性林、黄有生、黄天爱、杨隆义、刘义周、刘俊博、杨雨生等包括治保主任、民兵排长、党支部书记在内的共30人在区里老邮电所(即现在的旅社)召开群众组织负责人和民兵班、排长以上骨干会议。

这场屠戮准备会议在黄天辉的主持下主要讨论哪些人该杀、在哪里杀。期间提出“要动手,先下手为强”,“要一扫光,斩草除根,留下其子女是个祸根”,“人不断根必有祸,草不断根必有生”的极端言论。

出于担心因贫下中农家庭与地、富家庭有姻亲关系,如若杀完会引起动乱,最后得出“贫下中农到地富家的男女都不杀,地、富到贫下中农家的女的不杀;男的要杀”的区别对待,丢到黄瓜冲万丈深渊的结论。杨隆义分配“杀人行动”的任务。

次日凌晨2点在黄天辉的带领下,民兵闯入地富家庭绑人并连夜押送至黄瓜冲坑口边,无论男女老少都被强迫跳坑,不从者被虐打或用叉推入坑中。杀红眼的“杀人别动队”甚至连在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据史料记载,直至10月3日下午3点,共计76人被害,上至65岁老人,下至不足1岁婴儿。

从1967年至2017年,时值冤案发生50周年。为铭记历史祭奠被害者,1月1日上午10点24分,桂林洞穴探险队9名队员(领队蜘蛛、老牛、队员无名指、炎炎、精灵、老唐、故事、摇篮、积木鱼)出发前往“杀人坑”,采用SRT单绳技术进入几十年来未曾有人涉足的竖井现场。

探险队员下坑前焚香祷告。
探险队员下坑前焚香祷告。(以上图片皆来源于:王德邦微信号debangwenden)

上午11点,全体队员到达竖井口,并开始打点设置下降路线。该竖井口宽近8米,深约70米,壁道光滑,有流水沿岩壁下淌。其形成与一至两百万年前第四纪冰川运动有关。为保证队员的安全,由熟练的老队员带新队员下井,从探险队找到洞口、打点至全部队员完全进入竖井,已是夜幕。

下降的过程中从井底吹来的阵阵凉风,似乎在泣诉着50年前的冤屈。当队员们的双脚踏到井底时,满地触目惊心的巨石和尸骨残骸让大家心中一滞。然而,更为惊恐的是他们脚下所踩1米多厚的土层其实全是由碎石与被推入坑中的受害者的尸骸组成。据村中一名60岁有余的老者所说,其实被害的远不止史料记载的76人,而是93人。

当时黄天辉将所谓的“地富阶级”推入坑中,为了控制当地舆论,降低影响,刽子手们强迫当地村民推了许多巨石至竖井中,将被害者的尸体压住,甚至企图用炸药炸山体、用石头填满那洞,然因各种原因未能实行,才有了今天我们能看到血淋淋的历历在目的事实。

很难想像,50年前,那群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受害者,在漆黑的夜里被民兵五花大绑压至“刑场”,每一步的蹒跚和惊恐,苦苦求饶却无果的绝望,或无奈纵身跃入竖井或被迫踢入时的撕心裂肺。一个成年人206块骨头,4,000毫升的血液,我不知道这近19,000多块的骨头和近37万毫升的血液掉入深渊时是否撞到岩壁还是凸石?是肋骨断了椎骨粉碎,还是脑浆迸裂、肝肠寸断?到底岩壁还有哪里没有被血洗过?暗红的血渗到地下多深?现在的泥土是否还有50年前的腥味?掉下去未死却残的人如何在满是尸体的环境中等待死亡的召唤?我,不敢再想了……

感谢9位队员用专业和执着撕开时间严密的皮肤,还历史还真相自由,让被害者的尸骨,让被巨石掩盖的过去重见天日。在现场在事实面前,任何理辩论都是讽刺又苍白无力的,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愿逝者安息。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