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独家系列:美国打垮中共的战略路线图(上)(图)

2018-10-06 08:05 作者:王尚一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看中国2018年10月6日讯】中美之战与中共绝境》(2018年7月)中已经分析过,美国战略系统已经启动和升级,准备打垮中共并追剿中共人员及家属。 

过去两个月,美国的一系列战略系统操作对中国予以多方面打击。例如,川普对中国经贸制裁的升级,美国军费支出不断膨胀,对中国千人计划的审查,要求中共两个主要官媒在美国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直接对中共军方装备部和个人进行制裁等。

对美国战略系统来说,这个运作速度相当快。美国的高效行动说明两点:一是各党派已经联合起来,把中国当做敌人,准备实施系统性打击。二是,美国战略系统的后台全力组织协调,逐渐形成对中国的系统化打击。   

川普将矛头直指中共。川普作为当前战略系统的中心,明确对系统打击定调,即聚焦中共。川普在联合国大会演讲时说,“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都经过了尝试,它导致了苦难、腐败和腐朽。社会主义对权力的渴望导致扩张、侵略和压迫。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苦难”。川普在主持安理会的会议时,还指出中国干涉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不想让他赢。

中国主动打击美国,意味着中美矛盾不可调和。在本文接近完成时传出一个消息,9月30日在中国南海,中国军舰主动向美军舰艇挑起冲突。另外,美国副总统彭斯的部分演讲曝光,他明确指出中国从经济、政治和军事上全面出击,打击川普政府。以上进展意味着,中美的敌对矛盾已经完全不可调和,美国必然打垮中共。

美中之间的角力已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
美中之间的角力已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本文简要解释美国的战略路线,明确美国的战略操作,简要探讨后续影响。主要包括五个环节:美国的政治派系,美国各党派对中国的态度,美国战略系统升级,美国政治斗争与司法影响,美国打垮中共的后续影响。

一、美国的政治派系

随着美国分裂的形势日益暴露,美国政治派系的分裂和斗争日趋严重,不仅主导美国未来的发展形势,更决定美国对中国的态度。 

总体上,美国分两党四派: 两党指共和党和民主党,四派指共和党的地方保守派和新保守派,民主党的左派和极端派。目前四派的主要分布是,川普代表共和党地方保守派,布什父子代表共和党新保守派,克林顿集团代表民主党左派,奥巴马代表民主党极端派。

民主党是美国的共产党,其核心理念、组织形式、操作方式都是典型的共产党模式。总的来说,共产党组织有两个分支,一是知识分子组成的谎言机器,主要掌控政府、教育和宣传(主流媒体)系统,对民众尤其是年轻人洗脑; 二是底层暴民组成的违法暴力组织,暴力袭击反对者。德国纳粹(民族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苏共、中共、欧美的民主党和自由党,都拥有这两个主要组织。 

美国特殊的政治体制导致民主党的演变和分裂。克林顿上台后,通过加速全球化扩张,支持科技产业,促进金融业繁荣,将民主党转变成大金主集中,同时掌控教育和主流媒体的超级财富政党。在川普与希拉里的竞争中,政府、金融业、高科技、大企业、教育行业、医疗行业、外国金主纷纷给希拉里政治现金,主流媒体全面支持希拉里攻击川普,表现出民主党的大政府背景以及超强的资金动员能力。

奥巴马则代表极端派,具有极强的组织动员能力。共产主义极端派的代表有中国的澎湃、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和南美的格瓦拉等。极端派的特点是,积极推动大屠杀,以杀人为乐。 奥巴马上台后,致力于根本改变(Fundamentally Change)美国,积极支持黑命贵(BLM)、安踢法(Antifa)、大量吸引非法移民(尤其是具有暴力犯罪组织的非法移民)、大量引入穆斯林难民、支持毒品泛滥、支持同性恋、变性和男性进入女洗手间浴室等。在执法过程中,奥巴马的司法部和FBI支持罪犯,反对警察等执法机构,制造规模越来越大的混乱。这个群体具有极强的动员能力,活跃在美国街头,以及民主党需要他们示威或打砸抢的任何地区。

由于地方保守派的持枪力量,极端派的势力难以显著扩大。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虽然奥巴马政府压制执法机构,尽量调动暴民的行动,但是极端派的势力范围并没有显著扩大。其中最关键的环节在于,地方保守派坚持拥枪的权利(宪法第二修正案)。 奥巴马生性怯懦,缺乏知名共产主义极端者敢于杀人也敢于被杀的心理,不敢直接号召极端派行动,只是通过各种小动作加强对美国的渗透。奥巴马和民主党不断提出限制民众的持枪权,但每次都引发保守派的反对,并引发购枪热潮。暴徒与训练有素的持枪民兵的实力完全不对等,所以不敢轻易到持枪区打砸抢。结果是,控枪严格的民主党统治地区,贫富悬殊更大,犯罪更密集,奥巴马的老家芝加哥,可以说枪声不断。 

地方保守派主要由基督教保守派组成。基督教保守派属于保护宪法派,要求坚持宪法,小政府、低税收、地方自治,坚决捍卫宪法第一(言论自由)和第二(持枪权利)修正案。地方保守派是与大政府对抗,抵制政府剥削民众、反对金融操控、抵制政府剥夺个人自由的主要力量。地方保守派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导向,是反对共产主义无神论的主要思想和理论聚集地。茶党运动的兴起,就是坚持这些理念,获得极大的共鸣,成为2009年后共和党内的主要政治力量。

川普作为地方保守派的代表,越来越多提出反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保守派主张。奥巴马和加拿大特鲁多上台后,共同支持古巴卡斯特罗的共产主义政权,奥巴马实现美古关系正常化。川普上台后,重新制裁古巴,并制裁委内瑞拉。在菲德尔·卡斯特罗死后,奥巴马和特鲁多给古巴发唁电表示哀悼,川普和彭斯则给佛罗里达的古巴裔社区发贺电,祝贺卡斯特罗死亡。另外,随着委内瑞拉的形势恶化,川普政府不断吹风,推动社会主义政府垮台。  

在政策上,川普并不完全是保守派,而是很大程度上走中间路线,即新保守主义路线。 中间路线的意思,是与大政府派妥协。川普妥协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与新保守主义接近。大致上, 共和党建制派的主要导向是新保守主义,川普的中间路线等于和新保守主义政治妥协和利益交换。

新保守主义代表军事鹰派,属于地方保守主义和大政府的中间派。新保守主义一方面强调大政府,以此获得大量的资源;另一方面依靠地方保守派提供的武力基础,即大量的优秀兵源。两者相结合,形成典型的对外鹰派思维,以及强大的武装力量。

在共和党内部,新保守主义派仍然占据统治地位,而且全面参与到川普政府的运作中。例如,议长瑞恩和参议院领袖麦康诺都是建制派,一方面支持川普减税,另一方面要求川普签署巨额政府开支议案。

川普对于国家战略的思维,根本上也是新保守主义思维。川普的战略报告,涉及到各个方面,是典型的新保守主义思维。川普将经济安全置于核心地位,是川普的独特贡献,更丰富新保守主义的内涵。在国家战略的指导下,美国军费屡创新高。川普还责成国防部长马蒂斯改革美军,让美军更具有致命打击能力。 

在战争中,新保守主义的根本缺陷在于,没有根本的战略目标,无法维持有效的长期的统治模式。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快速打垮萨达姆政权,试图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但是,在耗资超过2万亿美元和数千个军人生命后,反而战略失败。美国自身也因反恐战争的拖累和原有问题,引发次贷危机。次贷危机后,奥巴马对内改变,推动美国的暴民化政治。对外,奥巴马快速从伊拉克撤军,导致本来已经较为稳定的伊拉克变成巨大的政治真空。随后,奥巴马、希拉里和麦凯恩等人发动“阿拉伯之春”,主导ISIS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等恐怖组织的崛起,将中东的大片地区变成地狱,奥巴马和麦凯恩被称为ISIS之父。 

二、美国党派对中共联合打击

虽然美国党派之争日益激烈,但已联合起来打击中共。这里需要强调的是,美国的内战危机越临近,双方越需要内祸外转,必须积极打垮中共。

根据不同党派所处的危机程度,要求打击中共的也相应不同。 其中,大政府中的民主党处于最劣势,成为要求打击中共的主要推动者。川普处于最优势地位,打击中共的态度最弱,不过最终仍然表明了主要战略导向。  

民主党是中共生存的主要支柱。 中共从抱上克林顿大腿开始,度过1994-1998年的执政危机。 中共通过给克林顿的政治献金,得到克林顿的最惠国待遇并加入WTO。WTO只是关键的敲门砖,更重要的是中共与民主党建立起紧密联系。中共不仅通过金融市场给美国金融系统输送数千亿到上万亿美元的利益,更直接建立与民主党政客的亲密关系。其中较为明确的是,中共与原民主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哈里·瑞德(Harry Reid)、前副总统拜登、前国务卿克里、现参议员黛安·费恩斯坦(又译作范士丹)等家属均有商业合作,中共注入大量资金。费恩斯坦公开支持中共,给费恩斯坦开车20年的司机是中共间谍。在民主党的支持和推动下,大量订单、企业、资金、技术和人才来到中国,支持中共的生存和发展壮大。

克林顿派民主党在2016年竞选大败后,面对生存危机。民主党本来想着控制全国,没想到失去总统、国会、绝大多数州长、绝大多数州的绝大多数议席,完全边缘化。民主党不承认失败,不总结大败的教训准备下一次选举,而是掀起大规模对川普的抵制行动。可惜,川普一直看上去岌岌可危,但始终屹立不倒。

在抵制过程中,克林顿派日益陷入生存危机。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极端派力量迅速增长。奥巴马代表的极端派在抵制过程中最活跃,完全反白人、反男性、反政府、反法律、反执法机构、支持各种犯罪。奥巴马试图调动大政府的力量,掀翻合法选举上台的川普,获得民主党内部的大量支持。 二是,大量民主党选民转向中立派或者直接转向共和党。在民主党的抵制过程中,很多温和民主党选民看到民主党失去方向,根本提不出有助于国家发展的政纲,同时极端派掌控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开始与民主党疏离,甚至干脆转到共和党。

面临生存危机,民主党克林顿派成为积极推动美国打击中国的主要力量。我在《川普风暴》和相关微博中多次强调,在对中共的态度上,东西部的民主党态度并不相同。东部的民主党出于当地经济和选票的原因,完全认可川普对中国的竞选态度,也积极推动川普对中国的制裁。民主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明确,在对中国的强硬制裁上,他与奥巴马意见分歧,完全支持川普。这是舒默唯一表示,同意和支持川普的表态。希拉里长期接受中国政治献金,包括在2016年大选期间收受中国人的巨额献金,但仍然亲自出面,要求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

川普的缓慢行动,让民主党越来越急躁。川普上台一年多,迟迟不对中国动手,民主党越来越不耐烦,无数次要求川普实施对中国的强硬政策。然而川普操作依然缓慢,民主党急不可待率先行动,与国会共和党一起,从国会推动对中国的围剿政策。

在关键信号发布后,民主党控制的政府部门最先行动,实施对中国的具体打击。随着中美冲突的升级,民主党的政府部门最积极,持续推动打击向纵深发展。

新保守主义处于中间状态,以武力为后盾,不断推动对中共的压制。新保守主义没有民主党的紧迫感,但也对川普缓慢行动不满。在国会,新保守主义与民主党共同操作,不断提出新的议案,通过新议案,从不同方面对中国施压。 尤其在中国的政治和军事扩张方面,新保守主义极其关注,与民主党大政府派一道,推动各种对中国的压制措施。在国会中,民主党极端派和地方保守派对中国的态度更加负面, 除了费恩斯坦这种被中共喂饱的之外,绝大多数议员都支持对中国进行压制。

川普上台后,新保守主义实力快速增长,也越来越强硬。川普上台后,对新保守主义做出两个重要贡献,一是大幅增加军费,推动美军加速进入F35战机时代,对特种部队进行新一代升级,强化网络战部队,建立太空军。二是任命马蒂斯做国防部长,开始清除奥巴马时代的军队严重腐败,重塑美军战斗力。马蒂斯是美军中的传奇人物,其措施极为快速高效。即便如此,记者对白宫的爆料书中说,川普对马蒂斯仍然不满意,认为马蒂斯是“温和派”。川普的态度,说明其对美军的发展要求极高,同时也说明美军目前的强大程度。在美国军力重塑的背景下,美军可以更轻松地全面打垮中共。

在川普的支持下,国会更有信心,推动新保守主义的各项政策,对中国进行全面的战略压制。战略压制的操作,主要由新保守主义控制的部门实施。这些部门的行动,虽然相对民主党控制的部门慢,但比川普派快得多。 

川普作为商人总统,代表地方保守主义,掌控美国战略导向。在对外政策上,川普作为商人,从各个方面表现出无利不起早,在经济上符合地方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更重要的是,如我之前预测,川普上台后对中国的所有操作,采取循序渐进的模式。川普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原则,不断与中共接触,最初并不采取实质行动。时机成熟后,川普开始对中国动手。川普的注意力集中在经济领域,通过经济操作,对中共的压力逐渐增强,谋求安全稳妥的解决方式。

川普提出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认识,标志着地方保守主义的政治立场正式确立。川普通过强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全面否定老布什以来的美国主导政治理念,并且否定过去100年来的进步主义/自由派(Progressive/ Liberal)的政治导向。川普的政治立场,同时针对国内和国外。

在国内,共和党与民主党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川普必须依靠地方保守主义。川普上台后,美国两极化的趋势加剧,大多数人走向极右和极左,中右或者中左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民主党作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党的实质,日益暴露在美国民众眼前。卡瓦诺法官事件,标志着民主党不仅试图打击川普提名的法官,更不惜代价摧毁卡瓦诺法官的个人和家庭。卡瓦诺事件意味着,地方保守主义与民主党/共产主义之争,进入你死我活阶段。

委内瑞拉的形势恶化,对美国产生直接心理影响,映射美国国内的状况。自从“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门罗宣言后,中美洲国家的事件,对于美国人来说如同国内事务。在委内瑞拉/古巴问题上,桑德斯和奥巴马表现出积极支持查韦斯和马杜罗的社会主义政权,川普彭斯政府则坚决反对委内瑞拉。委内瑞拉映射到国内民主党控制的区域,包括底特律、芝加哥、巴尔的摩等城市,在民主党的长期统治下,成为凶杀犯罪之都,加州在民主党的控制下,以旧金山和洛杉矶为代表,正在一步步走向底特律和芝加哥。

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的问题上,川普在联大的演讲,为美国打垮中共提出根本的意识形态导向。川普强调社会主义的关键问题,就是权力扩张的问题,这个定义直接让人联想到中共的权力扩张:在中国国内,中共迫使外资合资,并且强迫进行技术转让;在国际上,中共推动一带一路,并且以经济支持委内瑞拉,直接威胁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川普的联大演讲,意味着要调动所有战略力量打垮中共,消灭中共权力扩张的基础。

川普对于社会主义的界定,是对新保守主义进行约束。川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出自新保守主义思维,把中国定义为竞争对手。表面上,这个定义似乎比较明确,但是当涉及到根本的战略目标,与竞争对手的战略范围界定,如何操作,操作到什么程度,完全处于模糊状态。在实际的操作中,新保守主义总是倾向于热战,在民主党的狂热支持下,新保守主义派随时可能失控,与中国全面军事战争。川普通过强调打击中共权力系统,强有力控制局势,竭力防止军事战争的爆发。川普在与北朝鲜的操作中,在美国接近于毁灭性打击北朝鲜的边缘,有效缓和了局势,成为川普的重大政绩。

总而言之,在对中共的态度上,川普一方面支持建设更加强大的美国战争机器,支持美国战略系统对中国的启动和升级;另一方面约束美国战争机器,防止共和党建制派和民主党推动的中美军事战争。(未完待续)

【后记:就在本文刚完稿,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关于白宫对中国政策的演讲,正好印证本文观点,对彭斯演讲不另做解读】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18年10月4日)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