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獨家系列:美國打垮中共的戰略路線圖(上)(圖)

2018-10-06 08:05 作者:王尚一 桌面版 简体 15
    小字

【看中國2018年10月6日訊】中美之戰與中共絕境》(2018年7月)中已經分析過,美國戰略系統已經啟動和升級,準備打垮中共並追剿中共人員及家屬。 

過去兩個月,美國的一系列戰略系統操作對中國予以多方面打擊。例如,川普對中國經貿制裁的升級,美國軍費支出不斷膨脹,對中國千人計畫的審查,要求中共兩個主要官媒在美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直接對中共軍方裝備部和個人進行制裁等。

對美國戰略系統來說,這個運作速度相當快。美國的高效行動說明兩點:一是各黨派已經聯合起來,把中國當做敵人,準備實施系統性打擊。二是,美國戰略系統的後臺全力組織協調,逐漸形成對中國的系統化打擊。   

川普將矛頭直指中共。川普作為當前戰略系統的中心,明確對系統打擊定調,即聚焦中共。川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說,「幾乎所有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經過了嘗試,它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腐朽。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侵略和壓迫。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川普在主持安理會的會議時,還指出中國干涉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不想讓他贏。

中國主動打擊美國,意味著中美矛盾不可調和。在本文接近完成時傳出一個消息,9月30日在中國南海,中國軍艦主動向美軍艦艇挑起衝突。另外,美國副總統彭斯的部分演講曝光,他明確指出中國從經濟、政治和軍事上全面出擊,打擊川普政府。以上進展意味著,中美的敵對矛盾已經完全不可調和,美國必然打垮中共。

美中之間的角力已漸漸從幕後走向臺前……
美中之間的角力已漸漸從幕後走向臺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本文簡要解釋美國的戰略路線,明確美國的戰略操作,簡要探討後續影響。主要包括五個環節:美國的政治派系,美國各黨派對中國的態度,美國戰略系統升級,美國政治鬥爭與司法影響,美國打垮中共的後續影響。

一、美國的政治派系

隨著美國分裂的形勢日益暴露,美國政治派系的分裂和鬥爭日趨嚴重,不僅主導美國未來的發展形勢,更決定美國對中國的態度。 

總體上,美國分兩黨四派: 兩黨指共和黨和民主黨,四派指共和黨的地方保守派和新保守派,民主黨的左派和極端派。目前四派的主要分布是,川普代表共和黨地方保守派,布希父子代表共和黨新保守派,克林頓集團代表民主黨左派,歐巴馬代表民主黨極端派。

民主黨是美國的共產黨,其核心理念、組織形式、操作方式都是典型的共產黨模式。總的來說,共產黨組織有兩個分支,一是知識份子組成的謊言機器,主要掌控政府、教育和宣傳(主流媒體)系統,對民眾尤其是年輕人洗腦; 二是底層暴民組成的違法暴力組織,暴力襲擊反對者。德國納粹(民族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蘇共、中共、歐美的民主黨和自由黨,都擁有這兩個主要組織。 

美國特殊的政治體制導致民主黨的演變和分裂。克林頓上臺後,通過加速全球化擴張,支持科技產業,促進金融業繁榮,將民主黨轉變成大金主集中,同時掌控教育和主流媒體的超級財富政黨。在川普與希拉里的競爭中,政府、金融業、高科技、大企業、教育行業、醫療行業、外國金主紛紛給希拉里政治現金,主流媒體全面支持希拉里攻擊川普,表現出民主黨的大政府背景以及超強的資金動員能力。

歐巴馬則代表極端派,具有極強的組織動員能力。共產主義極端派的代表有中國的澎湃、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和南美的格瓦拉等。極端派的特點是,積極推動大屠殺,以殺人為樂。 歐巴馬上臺後,致力於根本改變(Fundamentally Change)美國,積極支持黑命貴(BLM)、安踢法(Antifa)、大量吸引非法移民(尤其是具有暴力犯罪組織的非法移民)、大量引入穆斯林難民、支持毒品氾濫、支持同性戀、變性和男性進入女洗手間浴室等。在執法過程中,歐巴馬的司法部和FBI支持罪犯,反對警察等執法機構,製造規模越來越大的混亂。這個群體具有極強的動員能力,活躍在美國街頭,以及民主黨需要他們示威或打砸搶的任何地區。

由於地方保守派的持槍力量,極端派的勢力難以顯著擴大。在歐巴馬執政期間,雖然歐巴馬政府壓制執法機構,盡量調動暴民的行動,但是極端派的勢力範圍並沒有顯著擴大。其中最關鍵的環節在於,地方保守派堅持擁槍的權利(憲法第二修正案)。 歐巴馬生性怯懦,缺乏知名共產主義極端者敢於殺人也敢於被殺的心理,不敢直接號召極端派行動,只是通過各種小動作加強對美國的滲透。歐巴馬和民主黨不斷提出限制民眾的持槍權,但每次都引發保守派的反對,並引發購槍熱潮。暴徒與訓練有素的持槍民兵的實力完全不對等,所以不敢輕易到持槍區打砸搶。結果是,控槍嚴格的民主黨統治地區,貧富懸殊更大,犯罪更密集,歐巴馬的老家芝加哥,可以說槍聲不斷。 

地方保守派主要由基督教保守派組成。基督教保守派屬於保護憲法派,要求堅持憲法,小政府、低稅收、地方自治,堅決捍衛憲法第一(言論自由)和第二(持槍權利)修正案。地方保守派是與大政府對抗,抵制政府剝削民眾、反對金融操控、抵制政府剝奪個人自由的主要力量。地方保守派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導向,是反對共產主義無神論的主要思想和理論聚集地。茶黨運動的興起,就是堅持這些理念,獲得極大的共鳴,成為2009年後共和黨內的主要政治力量。

川普作為地方保守派的代表,越來越多提出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保守派主張。歐巴馬和加拿大特魯多上臺後,共同支持古巴卡斯特羅的共產主義政權,歐巴馬實現美古關係正常化。川普上臺後,重新制裁古巴,並制裁委內瑞拉。在菲德爾·卡斯特羅死後,歐巴馬和特魯多給古巴發唁電錶示哀悼,川普和彭斯則給佛羅里達的古巴裔社區發賀電,祝賀卡斯特羅死亡。另外,隨著委內瑞拉的形勢惡化,川普政府不斷吹風,推動社會主義政府垮臺。  

在政策上,川普並不完全是保守派,而是很大程度上走中間路線,即新保守主義路線。 中間路線的意思,是與大政府派妥協。川普妥協的結果,在很大程度上與新保守主義接近。大致上, 共和黨建制派的主要導向是新保守主義,川普的中間路線等於和新保守主義政治妥協和利益交換。

新保守主義代表軍事鷹派,屬於地方保守主義和大政府的中間派。新保守主義一方面強調大政府,以此獲得大量的資源;另一方面依靠地方保守派提供的武力基礎,即大量的優秀兵源。兩者相結合,形成典型的對外鷹派思維,以及強大的武裝力量。

在共和黨內部,新保守主義派仍然佔據統治地位,而且全面參與到川普政府的運作中。例如,議長瑞恩和參議院領袖麥康諾都是建制派,一方面支持川普減稅,另一方面要求川普簽署巨額政府開支議案。

川普對於國家戰略的思維,根本上也是新保守主義思維。川普的戰略報告,涉及到各個方面,是典型的新保守主義思維。川普將經濟安全置於核心地位,是川普的獨特貢獻,更豐富新保守主義的內涵。在國家戰略的指導下,美國軍費屢創新高。川普還責成國防部長馬蒂斯改革美軍,讓美軍更具有緻命打擊能力。 

在戰爭中,新保守主義的根本缺陷在於,沒有根本的戰略目標,無法維持有效的長期的統治模式。在伊拉克戰爭中,美軍快速打垮薩達姆政權,試圖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但是,在耗資超過2萬億美元和數千個軍人生命後,反而戰略失敗。美國自身也因反恐戰爭的拖累和原有問題,引發次貸危機。次貸危機後,歐巴馬對內改變,推動美國的暴民化政治。對外,歐巴馬快速從伊拉克撤軍,導致本來已經較為穩定的伊拉克變成巨大的政治真空。隨後,歐巴馬、希拉里和馬侃等人發動「阿拉伯之春」,主導ISIS和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等恐怖組織的崛起,將中東的大片地區變成地獄,歐巴馬和馬侃被稱為ISIS之父。 

二、美國黨派對中共聯合打擊

雖然美國黨派之爭日益激烈,但已聯合起來打擊中共。這裡需要強調的是,美國的內戰危機越臨近,雙方越需要內禍外轉,必須積極打垮中共。

根據不同黨派所處的危機程度,要求打擊中共的也相應不同。 其中,大政府中的民主黨處於最劣勢,成為要求打擊中共的主要推動者。川普處於最優勢地位,打擊中共的態度最弱,不過最終仍然表明瞭主要戰略導向。  

民主黨是中共生存的主要支柱。 中共從抱上克林頓大腿開始,度過1994-1998年的執政危機。 中共通過給克林頓的政治獻金,得到克林頓的最惠國待遇並加入WTO。WTO只是關鍵的敲門磚,更重要的是中共與民主黨建立起緊密聯繫。中共不僅通過金融市場給美國金融系統輸送數千億到上萬億美元的利益,更直接建立與民主黨政客的親密關係。其中較為明確的是,中共與原民主黨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哈里·瑞德(Harry Reid)、前副總統拜登、前國務卿克里、現參議員黛安·費恩斯坦(又譯作範士丹)等家屬均有商業合作,中共注入大量資金。費恩斯坦公開支持中共,給費恩斯坦開車20年的司機是中共間諜。在民主黨的支持和推動下,大量訂單、企業、資金、技術和人才來到中國,支持中共的生存和發展壯大。

克林頓派民主黨在2016年競選大敗後,面對生存危機。民主黨本來想著控制全國,沒想到失去總統、國會、絕大多數州長、絕大多數州的絕大多數議席,完全邊緣化。民主黨不承認失敗,不總結大敗的教訓準備下一次選舉,而是掀起大規模對川普的抵制行動。可惜,川普一直看上去岌岌可危,但始終屹立不倒。

在抵制過程中,克林頓派日益陷入生存危機。主要在兩方面,一是極端派力量迅速增長。歐巴馬代表的極端派在抵制過程中最活躍,完全反白人、反男性、反政府、反法律、反執法機構、支持各種犯罪。歐巴馬試圖調動大政府的力量,掀翻合法選舉上臺的川普,獲得民主黨內部的大量支持。 二是,大量民主黨選民轉向中立派或者直接轉向共和黨。在民主黨的抵制過程中,很多溫和民主黨選民看到民主黨失去方向,根本提不出有助於國家發展的政綱,同時極端派掌控越來越多的話語權,開始與民主黨疏離,甚至乾脆轉到共和黨。

面臨生存危機,民主黨克林頓派成為積極推動美國打擊中國的主要力量。我在《川普風暴》和相關微博中多次強調,在對中共的態度上,東西部的民主黨態度並不相同。東部的民主黨出於當地經濟和選票的原因,完全認可川普對中國的競選態度,也積極推動川普對中國的制裁。民主黨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明確,在對中國的強硬制裁上,他與歐巴馬意見分歧,完全支持川普。這是舒默唯一表示,同意和支持川普的表態。希拉里長期接受中國政治獻金,包括在2016年大選期間收受中國人的巨額獻金,但仍然親自出面,要求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

川普的緩慢行動,讓民主黨越來越急躁。川普上臺一年多,遲遲不對中國動手,民主黨越來越不耐煩,無數次要求川普實施對中國的強硬政策。然而川普操作依然緩慢,民主黨急不可待率先行動,與國會共和黨一起,從國會推動對中國的圍剿政策。

在關鍵信號發布後,民主黨控制的政府部門最先行動,實施對中國的具體打擊。隨著中美衝突的升級,民主黨的政府部門最積極,持續推動打擊向縱深發展。

新保守主義處於中間狀態,以武力為後盾,不斷推動對中共的壓制。新保守主義沒有民主黨的緊迫感,但也對川普緩慢行動不滿。在國會,新保守主義與民主黨共同操作,不斷提出新的議案,通過新議案,從不同方面對中國施壓。 尤其在中國的政治和軍事擴張方面,新保守主義極其關注,與民主黨大政府派一道,推動各種對中國的壓制措施。在國會中,民主黨極端派和地方保守派對中國的態度更加負面, 除了費恩斯坦這種被中共餵飽的之外,絕大多數議員都支持對中國進行壓制。

川普上臺後,新保守主義實力快速增長,也越來越強硬。川普上臺後,對新保守主義做出兩個重要貢獻,一是大幅增加軍費,推動美軍加速進入F35戰機時代,對特種部隊進行新一代升級,強化網路戰部隊,建立太空軍。二是任命馬蒂斯做國防部長,開始清除歐巴馬時代的軍隊嚴重腐敗,重塑美軍戰鬥力。馬蒂斯是美軍中的傳奇人物,其措施極為快速高效。即便如此,記者對白宮的爆料書中說,川普對馬蒂斯仍然不滿意,認為馬蒂斯是「溫和派」。川普的態度,說明其對美軍的發展要求極高,同時也說明美軍目前的強大程度。在美國軍力重塑的背景下,美軍可以更輕鬆地全面打垮中共。

在川普的支持下,國會更有信心,推動新保守主義的各項政策,對中國進行全面的戰略壓制。戰略壓制的操作,主要由新保守主義控制的部門實施。這些部門的行動,雖然相對民主黨控制的部門慢,但比川普派快得多。 

川普作為商人總統,代表地方保守主義,掌控美國戰略導向。在對外政策上,川普作為商人,從各個方面表現出無利不起早,在經濟上符合地方保守主義的基本原則。更重要的是,如我之前預測,川普上臺後對中國的所有操作,採取循序漸進的模式。川普持攘外必先安內的原則,不斷與中共接觸,最初並不採取實質行動。時機成熟後,川普開始對中國動手。川普的注意力集中在經濟領域,通過經濟操作,對中共的壓力逐漸增強,謀求安全穩妥的解決方式。

川普提出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認識,標誌著地方保守主義的政治立場正式確立。川普通過強調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全面否定老布希以來的美國主導政治理念,並且否定過去100年來的進步主義/自由派(Progressive/ Liberal)的政治導向。川普的政治立場,同時針對國內和國外。

在國內,共和黨與民主黨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川普必須依靠地方保守主義。川普上臺後,美國兩極化的趨勢加劇,大多數人走向極右和極左,中右或者中左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民主黨作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政黨的實質,日益暴露在美國民眾眼前。卡瓦諾法官事件,標誌著民主黨不僅試圖打擊川普提名的法官,更不惜代價摧毀卡瓦諾法官的個人和家庭。卡瓦諾事件意味著,地方保守主義與民主黨/共產主義之爭,進入你死我活階段。

委內瑞拉的形勢惡化,對美國產生直接心理影響,映射美國國內的狀況。自從「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門羅宣言後,中美洲國家的事件,對於美國人來說如同國內事務。在委內瑞拉/古巴問題上,桑德斯和歐巴馬表現出積極支持查韋斯和馬杜羅的社會主義政權,川普彭斯政府則堅決反對委內瑞拉。委內瑞拉映射到國內民主黨控制的區域,包括底特律、芝加哥、巴爾的摩等城市,在民主黨的長期統治下,成為凶殺犯罪之都,加州在民主黨的控制下,以舊金山和洛杉磯為代表,正在一步步走向底特律和芝加哥。

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的問題上,川普在聯大的演講,為美國打垮中共提出根本的意識形態導向。川普強調社會主義的關鍵問題,就是權力擴張的問題,這個定義直接讓人聯想到中共的權力擴張:在中國國內,中共迫使外資合資,並且強迫進行技術轉讓;在國際上,中共推動一帶一路,並且以經濟支持委內瑞拉,直接威脅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川普的聯大演講,意味著要調動所有戰略力量打垮中共,消滅中共權力擴張的基礎。

川普對於社會主義的界定,是對新保守主義進行約束。川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出自新保守主義思維,把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表面上,這個定義似乎比較明確,但是當涉及到根本的戰略目標,與競爭對手的戰略範圍界定,如何操作,操作到什麼程度,完全處於模糊狀態。在實際的操作中,新保守主義總是傾向於熱戰,在民主黨的狂熱支持下,新保守主義派隨時可能失控,與中國全面軍事戰爭。川普通過強調打擊中共權力系統,強有力控制局勢,竭力防止軍事戰爭的爆發。川普在與北朝鮮的操作中,在美國接近於毀滅性打擊北朝鮮的邊緣,有效緩和了局勢,成為川普的重大政績。

總而言之,在對中共的態度上,川普一方面支持建設更加強大的美國戰爭機器,支持美國戰略系統對中國的啟動和升級;另一方面約束美國戰爭機器,防止共和黨建制派和民主黨推動的中美軍事戰爭。(未完待續)

【後記:就在本文剛完稿,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關於白宮對中國政策的演講,正好印證本文觀點,對彭斯演講不另做解讀】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8年10月4日)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