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凯南的遏制到川普的围剿,冷战从未结束(图)

2018-09-30 09:02 作者:安迪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美国总统川普9月25日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29日讯】在9月26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美方在昨天联大一般性辩论的演讲中严厉批评了社会主义,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给人类带来了苦难和腐败,所有国家都应抵制社会主义和它给所有人带来的痛苦。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中共发言人耿爽说,“每个国家都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合不合适,这个国家的人民最有发言权”。

这位耿爽,似乎很愿意拿发言权说事,然而中共治下的中国之大、民众之多,又有谁可以真正自由的发言?所以其实耿爽可能是在说反话,他好像是在告诉人们:中国的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其实不合适,因为中国民众没有发言权。

耿爽又说,以意识形态划线、制造两大阵营的对立和对抗,这还是冷战时期的事,冷战已经结束近30年了。近30年来,时代的潮流浩浩荡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他相信,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都不希望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这段话更显得很矛盾,既然说是意识形态的对立、冲突导致冷战的发生,又说冷战已经结束30年,是不是说意识形态的对立冲突在30年前就已经消弭不见了呢?

当然事实恰恰相反,89年中共非但没有顺应时代潮流放弃共产主义极权、还政与民,更倒行逆施、屠杀学生为己续命,接替苏联成为共产主义的代言,自那时起的30年里,中共通过对外偷抢拐骗,对内敲骨吸髓,暗自壮大后再以金钱开路强力输出意识形态,试图把共产主义病毒传染到全世界。这位耿爽却说冷战已经结束了,难怪有人说中共的发言人要么无知、要么无耻,要么兼而有之。

二战后,面对躲藏在铁幕之后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国际社会因对其缺乏真实信息的掌握而一时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1946年2月22日,时任美国驻苏联大使馆副馆长的乔治・凯南向美国国务院发了一封长达数千字的电报,对苏联的内部社会和对外政策进行了深入分析,提出了最终被美国政府所采纳的对付苏联的长期战略,也就是围堵政策,对20世纪后半叶的世界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

凯南认为苏联的普通民众和世界上的人们一样是友善的,乐意了解外部世界,期盼着和平生活,希望能享受劳动的果实;而那些苏共各级掌权者、执行苏共命令的组织成员们,却因对权力的极端崇拜而拒绝理性逻辑、只对权力敏感。也就是说,苏联的民众可以以正常人对待,苏共的组织内成员却只因扭曲的世界观而丧失理性。但由于苏共已经把根系延伸到民众中、绑架了全体民众,对苏联实施战争对抗的方式,无法实现消灭苏共的同时又能保全苏联民众的目的。

出生在传统天主教家庭的凯南认为共产主义就像恶性寄生虫一样,它只能依靠生病的组织来养活自己。美国首先要积极解决自己的内部问题,消除缺陷,加强美国民众的自信、纪律、士气和集体精神,同时以围堵、遏制苏共的方式,不使其共产主义病毒扩散;在此基础上,让美国自身强大和健康的光辉吸引苏联民众中追求理性生活的人们做出选择,并为这些民众的选择提供机会和途径。

凯南的这封电报为美国带领国际社会对苏共阵营展开冷战提供了重要依据,凯南本人更在后续的策划和实施马歇尔计划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1989年苏联的分崩离析似乎给人以冷战结束的认识,然而自从中共接过苏共的接力棒,对内虐民以呈,对外金钱开道输出共产邪说,尤其对美国政治经济文化全方位的侵蚀,已经威胁到美国的根本利益,遭到了以川普总统代表的美国政府以及众多国家的强力反击,而今已渐成围剿之势,反击和围剿的目标直指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极其代言者,从这一点上人们不难看出,共产不死、冷战不止!

2017年9月19日的联合国大会上,川普首次以美国总统的身份发表演讲,他用最强烈的语言谴责朝鲜、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共产政权,谈到这些国家,他都会提到腐败、专制、杀戮等字眼,他说,从苏联,到古巴,再到委内瑞拉,这些国家都曾奉行真正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但都招致了经济的疲乏、崩溃和失败。那些依然执着于宣扬那些不得人心的意识形态的人,只会加重其国民的苦难遭遇。

2018年9月25日,川普总统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自上任以来的第二次演讲。他说,美国将总会选择独立与合作,而不是全球政府、控制和霸权;他尊重这个会议室中每个国家的权利,以及各自的习俗、信仰和传统;美国不会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任何人,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发光作为大家的榜样。

川普还说,社会主义对权力的渴望导致了扩张、入侵和压迫,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苦难;委内瑞拉曾是南美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社会主义使这个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破产,并使其人民陷入赤贫之中。最后他总结道:实质上,不管什么地方尝试了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都导致了苦难、腐败和衰变。

有人称川普总统是推特治国,他的言论可以随时随地通过推特不经扭曲修饰的直达民众;他上任以来推出的一系列施政方案,无论是对内对外,对民众还是对敌手,更全部都是明牌,堂堂正正,甚至提前告知,展现出真正的大国王者风范。而笔者看到的却是,这种方式一次次给所有的人提供机会和途径,让他们在清晰理性的状态下看清是非、真伪,并做出自己的选择。

凯南和川普相距70年之遥,然而我们看到他们的观点并没有因为时空的遥远而有所偏离,他们都关注民众福祉,无论是本国还是他国;他们都强调国家的自我提升,而不是首选暴力征服;他们都唾弃对治下民众的腐败、专制和杀戮;他们都看清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对人类价值的危害。

耿爽最后说,他相信,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都不希望时光倒流,回到从前。可能共产邪说真的蒙蔽了他的眼睛,以至于他真的看不出,更理解不了,川普总统从始至终就是在做一件事——回归传统,回到从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