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孝为忠‭!他以恢复传统为荣耀(组图)

专访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金奖得主小林健司

2018-10-03 12:14 作者:施萍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7月的午后,夏日融融。在纽约上州的一片森林里,一个小伙子正在草地上大展身手。(图片来源:大纪元)

只见他一跃而起,从右向左做了两个旋转翻腾,落地后,他弓起左腿,蹬直右腿,拉开双臂,头微微扬起,目光看定前方,仿佛刚刚打完一场漂亮胜仗的大将军。

他就是美国“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2016年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男子组金奖得主小林健司。

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小林健司

小林有两个家,故乡远在日本,而这里是他的使命与理想所在。青春的汗水,日复一日地洒落,他和他的伙伴们,在矫健奔放的舞动中,传递中华文化的美好内涵,写下男儿的壮志豪情。



美国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男子组金奖得主小林健司接受大纪元专访。(图片来源:神韵艺术团)

初见中国古典舞

2006年,美国神韵艺术团第一次莅临日本东京。在那个难忘的夜晚,10岁的小林健司坐在剧场里,目不转睛地望着舞台--一群蒙古小伙子穿着蓝色的服装,尽情地跳跃旋转,跳的是《草原牧歌》。

“他们简直太帅了!”这个舞蹈深深地印在小林的脑海里。回到家,小林就跟父母说,他要跳舞,他也想加‘神韵’。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在家模仿‘神韵’舞蹈演出的动作。

“就是这个动作,我现在知道叫‘大蹦子’。”他原地跳了几下,“我爸爸没说什么,他总是支持我的选择;我妈妈特别想让我跳,说,这不是所有人能达到的目标,跳得好会有很好的前途。”

那时,小林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身高不够,因为父母的个头都不高。可是他并没有放弃,一直找老师学练。每年“神韵”去日本演出他都要去考试,一连考了三年。

到2009年的时候,小林的技巧和身高都达标了,他如愿以偿地考入了美国飞天艺术学院。接下来两年,小林都参加了“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 跳的是《荆轲刺秦王》。

“那是我第一次跳人物,跟着音乐和动作进入人物的那种感觉,我好喜欢。”小林第一次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从此以后,他爱上了表演艺术。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舞蹈演员运用肢体语言来表达人物的内心,因此需要掌握各种动作技巧,而基本功训练则是提高技巧的必经之路。

“这是最熬人的,每次都跳到跳不动了,还要突破自己的极限,跳、跳、跳,跳到不行了,还是要跳,再往上一点、再往上一点……”

“一直到你练的那些东西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为止。控制起来不用再想了,你要怎么跳的时候,那身体就跟着你动了,一切都是自然的了。”

小林说,他们刻苦训练的动力来自于内心。“我是一个修炼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知道‘神韵艺术团’的宗旨是恢复传统文化,我们肩负这个使命。”他说,“而完成这个使命需要我们有这个技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来自于这个动力。”

很多观众在看完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后,最想说的话就是:“他们把那么高难的动作跳得如此轻松,我可以想像到,他们在台下需要付出多少心血。”

小林认为自己适合演出那些活泼、喜庆的“小调皮”的角色。他演过猪八戒、调皮的和尚和坏领导。“那种非常正义的角色,皇帝啊、将军啊,对我来说难度比较大,因为要求的精准度太高,发挥的范围小。”

2018年“神韵”演出中,他扮演《西游记》中“真假乌鸡国国王”那个正面的、忧国忧民的真国王形象,这可让他犯了难。

“我不停地跟老师排练、磨合,每次跳完了,老师说哪里不行,我再去琢磨。我把自己想像成观众,看着自己跳。”他说,“要想感动观众,需要先把自己感动了,再想办法把这个东西传达给观众。”

他曾经揣摩角色到深夜,耳朵上一直听着舞蹈的音乐,甚至琢磨到梦里;他会在走路的时候,走着走着就跳起动作来;演猪八戒的时候,他在日常生活中也用那种滑稽的走路方式,“你要是那时在远处看我们,就会觉得人群里有个猪八戒。”


2012年,小林健司在第五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中演绎剧目《屈原问天》,获银奖。(图片来源:大纪元)

“移孝为忠”获金奖

2016年,小林健司第四次参加“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这一次,他参赛的剧目是《移孝为忠》,剧名出自于《孝经・广扬名》里的一句话:“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

这个舞剧以《杨家将》为蓝本,讲的是一个父亲教导儿子为报效国家而习武,后来父亲为国捐躯,儿子继父遗志,为国尽忠。

小林接触这个节目的时候,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它,他感觉自己一定能跳好它,因为他感同身受。

那是在2013年的一天,噩耗传来。小林的妈妈从日本打来电话,他的父亲在前一天突然离世。

全家的顶梁柱、自己从小到大无限依赖的、像山一样强大的父亲,就这么突然消失了?小林当时像傻了一样,泪流满面。那一刻,他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往日和爸爸在一起的情景像过电影般,一幕一幕闪现在眼前。

仿佛就在一瞬间,17岁的少年忽然长大成人。

“我只有一个寡母了,我是家里最大的男人了,我要代替爸爸的位置,把这个家撑起来。”他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幼稚和不懂事,意识到今后要承担更大的责任。“我要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家人、朋友、老师、同学,每一分,每一刻。我要让爸爸放心,我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我知道自己的目标。”

2016年10月22日,在“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的纽约舞台上,小林健司进入了杨家将的内心世界。

他身穿湖蓝色长衫,下配橙黄色长裤,头绑发带。他从将士手中接过父亲的遗物--一件斗篷,把它披在了肩上。他擦干眼泪,拿起长枪,腾空而起。他要移孝为忠,替父杀敌,报效国家。

那一天,小林健司获得了“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的金奖。


美国神韵艺术团舞蹈演员小林健司(左二)获得2016年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男子组金奖。(图片来源:大纪元)

小林的最高荣耀

作为美国神韵艺术团中的一位主要演员,小林健司每一年随团到世界各地演出,总有观众惊讶地问:“台上十几个、几十个的演员怎么好像一个人一样啊?你们怎么做到那么配合无间的呢?”

“因为我们修炼人和普通的文艺团体不一样,我们在台上没有‘你是领舞’、‘我是领舞’的概念。”小林说,“大家都像亲兄弟一样,只想把演出做好,只想着把这件事情做好。当观众说‘神韵艺术团’真棒的时候,那就是我们每个人最高兴的时候。我们不用说‘集体’这个词,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整体。”

“因为我们是个整体,他的损失就是我的损失,就是我们整体的损失;谁要是有失误的话,别人都会感觉也有自己的责任,谁也不会指责他,都会包容他,共同为下一场演出做好。”

“如果谁哪个地方学得比较快,他不会居高临下,或者藏着不给别人看。都会想:他不会,我就把我懂的东西分享给他;如果我不懂的话,我就会谦虚地问别人。我们互相帮助。”

有一次在台湾巡演的时候,小林第一次做“虎跳前扑”这个动作,一下子把脚给崴了,脚肿起来老高。

“大家都鼓励我,说我肯定行,我咬着牙上台跳。”每当一个节目跳下来,他就不能走路了,得要人把他扛回去。即便这样,小林也抱定一个信念:“我一定能做好,保持住全场演出的水平。”上场前他让人狠踩一下他受伤的那只脚,他再跑上台翻跟斗。那样砸在舞台上的时候,脚就不会突然那么撕心裂肺地痛了,他把这叫“以毒攻毒”。

那一天,小林完成了所有的技术,跟头一个都没有落下。“我们把大家要做的大事放在前面,把自己放在后面。”小林说。

尽管世界各地的观众有着不同的文化,但是他们在观看“神韵”演出时,都会迸发出欢快的笑声、流下激动的泪水、奉献热烈的掌声,因此,小林知道,观众们都看懂了“神韵”所要表达的内容,这让他最感欣慰。

“我们‘神韵艺术团’就是让观众不要忘记,我们都是从天上来的,不要忘记自己的善良和本分,那样他们才能在正与邪的较量中,找到真正的自我。”


2016年10月21日,新唐人第七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获奖名单揭晓,七人获金奖。青年男子组金奖:小林健司。(图片来源:大纪元)

在跳舞的过程中,小林体会到,跳舞的出发点很关键。“如果出发点不对,就会遇到难关、障碍;如果放下自我,坦坦荡荡,失败成功无所谓,只想把它做好,就能顺利成功。你去努力了,但不强求,当你不在乎得失的时候,结果会更好。”

现在距离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第八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小林正在帮助一位同事创作参赛剧目,故事表现南宋名将岳飞击溃金兵大军、将要直捣黄龙府的时候,却在一天内接到12道金牌,被迫停战回朝。

岳飞是民族英雄,小林为人物设计了流畅的动作组合,而且对角色的心理也有深入的理解,“岳飞接到圣旨的时候,心情不仅仅是悲伤和气愤那么简单。因为他一生就是为了收复中原,迎接‘二圣’。当他接到让他回师的命令时,刚开始他不敢置信。”

说到这里,小林做出手接圣旨状,然后抬起头,好像看着那个宣读圣旨的大臣;稍顿,他双手颤抖,又抬起眼,目光穿过千山万水,望向远方的故乡。“那里有他一生的抱负和追求,他马上就要实现了啊……可是,他为了这个‘忠’字,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小林的家乡也在远方,他的妈妈还在那里。“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他笑笑,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两个家。”

“这里有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的艺术,我一生要做的事就在这里了。”小林眼睛看着前方,目光坚定而坦荡,“这里已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一阵风吹过,幽静的森林中树叶沙沙作响,仿佛潮水般的掌声自远方传来。小林说:“能参与‘神韵’的演出,把人类应有的美好传递出去,这是我的最高荣耀。”#

(新唐人第八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将于9月19到21日在纽约翠柏卡表演艺术中心举行,详情请见大赛网站。)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