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抗日剿共十大王牌军 七十四军 第七军(视频)

2018-10-01 07:33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自1924年,蒋介石在广州黄埔建军,到国民政府1949年退守台湾,中华民国国军英勇奋战,浴血保卫中华民族。国军在大陆这25年期间,历经东征平叛(1925年-1926年2月),北伐统一中国(1926年7月-1928年),抗日战争(1937年-1945年),两次剿共战争(1930年-1934年,1946年-1949年),涌现出众多功勋卓着的王牌军

最杰出的国军王牌军如下:

第一名:第七十四军(1937年9月—1949年10月)
代表人物俞济时、王耀武、张灵甫、余程万、邱维达、罗幸理
编制:3个整旅(师),3万余人。全美械,国军中装备最好的军之一。


第74军是蒋介石中央军五大主力之首,打出“抗日铁军”的威名。(网络图片)

第74军是蒋介石黄埔中央军五大主力之首,是国军中装备最好的军之一,首任军长俞济时。自1937年9月在淞沪战场上组建以来,74军参加了华中和华南的绝大多数抗日大会战,大多以主力使用打硬仗。在军长王耀武领导指挥下,74军打出了“抗日铁军”的威名,可算抗日战绩最辉煌之军。日军对74军深为敬畏,并以“三五部队”称之(指74军所辖51师、57师、58师,皆以“5”开头)。师长张灵甫、余程万等人作战异常英勇,战斗力可排全国第一名。在作战英勇顽强方面,唯一能够与之相媲美的是白崇禧桂军。

在1937年淞沪会战中,面对日军海陆空三军的联合攻击,师长王耀武率51师像钢板一样牢牢地顶住日军,表现超过当时的中央军德械师87师和88师,是淞沪会战中表现最好的部队之一。唯一可与之相媲美的是在吴兴抗击日军第一王牌谷寿夫第六师团的桂系钢7军。淞沪会战后,王耀武晋升为74军第二任军长。

1941年,在罗卓英任总指挥的上高会战中,王耀武率74军“拚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四千以上”,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是役,军长王耀武、师长李天霞、余程万、张灵甫、施中诚等人皆有出色表现。

1943年,余程万率57师8000人坚守常德城16天,最后该师所有勤杂政工人员全部上阵,师长余程万亲率卫队参战,全师仅剩300余人,写下“虎贲师”血战常德的传奇。张灵甫率51师救援常德,配合第九战区欧震兵团反攻收复常德,被蒋中正誉为“模范军人”。

抗战胜利后,张灵甫接替施中诚,出任74军第四任军长。随后国军整编,74军整编为74师。1946年,张灵甫率整编74师赴苏北剿共,与邱清泉第5军和桂军南北对进,屡次击败陈毅、粟裕共军,连克宿迁、泗阳、淮阴、淮安、涟水等城。第二次攻打涟水之战,74师重创陈粟共军王牌6纵王必成部。在钢七军等友军配合下,74军打得陈粟共军丢弃盘踞多年的苏北根据地,逃亡山东。张灵甫受到蒋介石嘉奖,获三等云麾勋章。

张灵甫带领的74军攻守兼备,敢打硬仗,勇于进攻。论对陈粟共军的战胜率,张灵甫率领的74军胜多败少,在国军中位居第二,仅次于几乎战无不胜的白崇禧钢七军,优于邱清泉第5军、黄百韬第25军、胡琏第18军等国军精锐。

不幸的是,1947年5月,在国防部共谍策应下,陈粟共军在山东孟良崮以人海战包围了整编74师(即原74军),而距离孟良崮最近的李天霞整编第83师故意消极救援。经过4天血战,74师陷入弹尽援绝,水粮俱无的绝境。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舍身取义,壮烈殉国,整编74师全军覆没。张灵甫被追赠为陆军中将,灵牌供奉在台北忠烈祠第一位,一艘军舰被命名为“灵甫号”以纪念舍身取义的张灵甫将军。

孟良崮战役后,蒋介石重建整编74师(即74军),以邱维达任第五任军长。1947年夏,刘伯承、邓小平中原野战军杨勇两个纵队和一个独立旅围攻安徽阜阳。整编74师罗幸理58旅9千余人坚守阜阳6天,以自身伤亡2千余人的代价,数次打退共军的进攻,消灭刘邓共军一万余人,直至邱维达指挥蒙城74军主力和邱清泉第5军赶来增援。刘伯承不得不下令撤兵突围。阜阳之役,整编74师获得蒋介石和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的电报嘉奖。

1949年1月,重建后的74军在徐蚌会战中再度全军覆没。此后74军二度重建,在同年8月的福州战役中再遭重创,余部被合并入李天霞指挥的第73军。从此74军的历史划上了句号。

第二名:第七军(1924年—1952年底)
代表人物白崇禧、李宗仁、夏威、廖磊、张淦、徐启明、钟纪、李本一


广西钢七军在北伐、抗战和剿共作战中屡建殊勋。(网络图片)

第七军是白崇禧奉国父孙中山之命,为消灭反叛孙中山的陆荣廷、沈鸿英旧桂系,于1924年联合李宗仁创建的广西军队,是国军中最英勇顽强的军队,也是在大陆战斗历史最悠久的军队。特别擅长山地作战,近战夜战。假如配备有中央军同等的优良重型火炮装备,战斗力可排第二位,仅次于第74军。

自1924—1925年消灭叛逆陆荣廷、沈鸿英旧桂系,以少胜多打败7万入侵广西的云南唐继尧、龙云滇军,统一广西后,第七军在北伐、抗战和剿共作战中屡建殊勋,被敌军称为“钢军”,令北洋军阀、日军深为敬畏,是最令共军恐惧的国军。第七军参加的战役,许多已成为中国军事史上的经典战役。

在大陆近30年的战争期间,铁血桂军先后涌现一级上将李宗仁、白崇禧两人;战区司令长官、省主席、集团军总司令级别的上将9人,如黄绍竑、黄旭初、夏威、叶琪、李品仙、廖磊、刘士毅、韦云淞等人;兵团司令张淦、徐启明两位中将;军、师级中将和少将至少40人,如苏祖馨、李本一、区寿年、覃连芳、莫德宏、莫敌、钟毅、钟祖培、周祖晃、何宣、阚维雍等人。可谓人才济济,群星璀璨。

第七军打响了北伐第一枪,参加了北伐所有重大关键战役。1927年江西战场力挽狂澜,“四・一二”清党救国,龙潭战役消灭北洋军阀孙传芳10万“五省联军”,奠定蒋中正南京国民政府基业,这些重大关键战役的头号主力均为第七军。从广西镇南关,一路所向披靡,一直打到平津山海关,击败北洋军阀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张宗昌,第七军都是参战主力之一,是北伐战争中战功最高的军队。

1937年10月,淞沪会战后期,廖磊钢七军(参谋长张淦)171师一日之内收复中央军和湘军丢失的阵地。第7军以徐启明170师和172师两师兵力,在浙江湖州市吴兴阻击日军第一王牌第六师团(时任师团长谷寿夫)10昼夜,掩护数十万国军主力和浙江省政府安全撤退,为中国坚持持久抗战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和保护了国军主力。

1938年武汉会战,白崇禧指挥廖磊第二十一集团军(张淦第7军、张义纯第48军)以大别山为依托,在黄梅、广济地区构筑工事,与覃连芳第84军等友军顽强抗击日军第一王牌第六师团(时任师团长稲叶四郎)月余,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日军无法越过桂军防线一步而西犯武汉,不得不再增派援军。

武汉会战之后,钢七军奉命在大别山坚持抗日游击战,屡次打退日军的进犯扫荡和陈粟新四军的进犯,大别山抗日根据地巍然屹立整整7年而不倒。

1938年11月—1939年8月,在短短10个月中,钢七军在豫南、鄂东大别山地区,便对日军作战大小战役300余次,歼敌逾万,策动伪军反正投诚人枪各达1.6万之多。

抗战期间,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奉蒋委员长和白崇禧副总长之命,指挥钢七军、48军等桂军多次挫败陈毅、粟裕新四军破坏抗战、抢夺地盘、赤化民众的企图,打得陈粟新四军在桂军防区无法立足,只好逃窜到江苏,为祸江苏韩德勤国军。毛泽东、陈毅、粟裕对坚决反共的白崇禧、李品仙、李本一等人恨之入骨,污蔑他们是“桂顽”。

日军战史记载,铁血桂军是中国“唯一具有武士道精神的军队”,国军“杂牌军中的王牌”,“战斗力可以和中央军最精锐的部队相比”。美军驻华司令史迪威将军评价说:“广西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1946年,钢七军(军长钟纪、副军长兼171师师长李本一)奉命担当戡乱剿共的主力军之一,协同友军连续发动泗县战役、两淮战役,击溃数倍于己的共军,致使毛泽东决定将华东野战军的实际指挥权由陈毅转交粟裕,以挽回颓势。在泗县战役中,南北城门皆为共军所破,钢七军172师两个团依然重创陈毅共军第八师,共军抱怨说从未打过这样的“窝囊仗”,陈毅不得不做战败检讨。在两淮战役中,钢七军与张灵甫整编74师精诚合作,双方打出了国军罕见的默契配合、守望相助的经典战例。打得陈粟共军被迫放弃盘踞多年的苏北根据地,逃亡山东。,

1947年7月,张淦率钢7军、第48军在山东追击粟裕共军叶飞和陶勇纵队,消灭共军两万余人,打得叶、陶两个纵队基本上丧失战斗力,一直到1947年年底才开始缓过气来。

1947年11月,蒋介石命国防部长白崇禧统一指挥豫皖赣湘鄂五省戡乱剿共作战,以消除大别山刘邓共军对首都南京、大都会武汉的威胁。白崇禧指挥桂系张淦第三兵团(钟纪、李本一第7军、张光玮第48军)和中央军精锐(包括胡琏第18军、黄百韬第25军、罗广文第10军),在大别山围剿刘伯承、邓小平中原野战军。

针对共军特点,白崇禧下令采用坚壁清野、堡垒战术,并加强乡村武装和保甲制度,发展情报网,广泛发动当地民众支持配合国军作战。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就逼得刘伯承先后两次分兵,打得刘邓共军无法立足,至少损兵7万人,蕺重尽失,成为中共四个野战军中唯一一个战力严重下降的野战军。被打残的刘邓共军被迫丢弃在大别山占据的30余座县城和根据地,只能去投靠陈粟共军,从此再也无力独当重任,只能沦为给陈粟共军打下手。

论对陈粟、刘邓共军的战胜率,钢七军在国军中位居第一,几乎战无不胜。当时流传一句话叫“钢军硬,共军不敢碰一碰”,指的就是陈粟共军被桂军打得闻风丧胆。中共大将粟裕多次向毛泽东发电报申诉,寻找各种理由要求避打桂军。粟裕说:“如果是既有美式装备又有广西口音,那绝对是国民党军中最精锐的!”(《粟裕战争回忆录》)。1947—1948年,国民党在中原战场上的五大剿共主力军,即邱清泉第5军、胡琏第18军、黄百韬第25军、李本一第7军和张文鸿第48军,桂系就占了两个军。

1949年8月,在国民党大势已去,兵败如山倒,湖南程潜、陈明仁率领数万国军叛变投共的艰难情况下,白崇禧指挥张淦兵团李本一钢7军和徐启明兵团第46军共三个师兵力,在湖南永丰青树坪设伏,几乎全歼林彪四野钟伟“虎贲师”。这是国民党自1948年辽沈、平津、淮海战役后的首次大胜。白崇禧再次粉碎了“林彪不可战胜”的狂言,令毛泽东十分震怒,污蔑诋毁白崇禧为“中国境内第一个狡猾阴险的军阀”。

铁血桂军是最令共军恐惧的国军。1949年5月,林彪挟辽沈平津战胜之威,统帅80万四野虎狼之兵渡过长江南下,追击千里,费尽心机,也无法捕捉到白崇禧统帅的20多万桂军主力;在青树坪战役前,甚至连一个营的桂军也没有消灭。更早在1934年的湘江战役中,白崇禧指挥廖磊第7军、夏威第15军(第48军的前身)约3万兵力,与湘军夹击红军,令中共红军遭到自1927年成立以来最大的伤亡惨败,红军从江西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人。号称红军“钢铁之师”的红34师被桂军打得全军覆灭,师长陈树湘被俘自杀,该师是湘江战役中唯一被全歼的中共师。而桂军在整个湘江战役仅伤亡2千余人,可见其强悍战斗力。在1949年10月第七军、第48军在衡宝地区败于林彪四野人海围歼战之前,钢七军对各路共军作战几乎战无不胜,第48军也极少打败仗。

毛泽东、邓小平、中共元帅刘伯承、林彪四野将领也都认为桂军最强。1947年9月,毛泽东发电报指示刘伯承:目前几个月内作战,要先避开桂系第7师(即钢7军)、整编48师(即第48军),最后才打最强之桂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刘伯承在大别山制订的歼敌顺序是:“先打最弱之保安队,再打较强之中央军,最后打最强之桂军”(大陆《读者报》)。1948年1月,邓小平电告毛泽东,表示桂军对刘邓中原野战军危害最大,再次请求撤离大别山。刘伯承、邓小平还同时发电报向粟裕请求支援,称目前中野在大别山处于极大困境中。多位参加过青树坪战役的林彪四野军、师级将领这样评价桂军:“我们从东北打到湖南,打败过蒋介石嫡系五大主力中的主力,王牌军中的王牌孙立人新一军和廖耀湘新六军,但从没见过如此顽固勇猛的国民党军。”

1949年12月,大陆已经沦陷,在白崇禧将军的部署和远程遥控指挥下,坚强不屈的广西军民与百万林彪共军再打三年艰苦卓绝的“反共救国总体战”,一直坚持到1952年底,等于再打了一次三年国共内战(1946-1949年)。这在全中国都是独一无二的,可歌可泣,流芳千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桂系第48军,代表人物是军长夏威、苏祖馨、区寿年(原蔡廷锴第19路军将领,抗战胜利后任中央军兵团司令)、师长莫敌等人。48军被誉为“加钢黄鳝”,喻其战斗力强悍,且打仗刁滑,令敌军非常头疼。早在1934年的湘江战役中,曾在北伐龙潭战役中立下卓越功勋的钢七军第二任军长夏威率第15军(即后来的第48军)给中共红军以重大杀伤。抗战期间,48军的战绩在某些时候甚至超过钢七军,在国军王牌军中当列前15名,仅知名度不如钢七军。

鲜为人知的是,桂系48军创造过全中国独一无二的辉煌抗日战绩:整个抗战期间,唯一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最高级别日军将领,并非是中共宣传说的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军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而是被桂军击毙的日本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冢田攻是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主要策划者和元凶之一,也是日军在中国“慰安妇制度”的创建者,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

1942年,苏祖馨48军李本一138师12团3营9连,在安徽太湖县山区,以高射炮击落日机一架,当场击毙日本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高级作战参谋藤原武大佐、两名飞行员等12人,给侵华日军以沉重打击。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中国杰出抗日名将 荣膺中美英法二战勋章(视频)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