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不侵扰哪种人?纪晓岚告诉你!(图)

2018-10-01 06:15 作者:Yi-hsin Lu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自古以来世人皆道:鬼怪是无法真正侵扰、毁害到正派人士的。(图片来源:Pixabay)

清代的纪晓岚(纪昀)向来妙语如珠,而他撰写的清朝短篇志怪小说《阅微草堂笔记》亦为一部精彩的历史文献,与袁枚的《子不语》共享盛名。纪晓岚记载的怪奇故事虽然让人津津乐道,却也让人不禁生疑:这世上究竟有没有鬼怪?其实,在疑虑未定之间,保持清明的思绪与正直的心态才是真正重要的不是吗?因为,自古以来世人皆道:鬼怪是无法真正侵扰、毁害到正派人士的。

小编在这里要转述一则记载于《阅微草堂笔记》中的鬼怪故事:

是鬼是狐

肃宁地方,有一位老儒名叫王德安,他是康熙四十五年间的进士,纪晓岚的父亲姚安公曾拜他为师。

有一年夏天,王德安前往朋友家拜访。他因为喜爱园中亭子的凉爽宽敞,就对他朋友说自己想要住在这儿。朋友听闻,立即对他说这儿闹鬼,不能够住在亭子内。

王德安状似接受了朋友的劝告,但他却接续讲了一件自己亲眼见到的好笑事儿。王德安表示,江南有一位岑某,曾经向沧州的张蝶庄家借宿。岑某借住的屋子墙上正挂着与真人一样高度的钟馗画像,画像前还摆着一架自鸣钟。本来这些物件是显眼难忽略的。可是,岑某却因为喝得醉醺醺的,双眼迷离的他根本看不到这些东西。只怕东西进入了他的眼睛,他也难辨认得清楚啥是啥。

直到半夜岑某酒醒,藉着外头照映进来的明亮如昼的月光,他能瞧见眼前的摆设了。可是,当他听见自鸣钟发出齿轮殊异的格格声响,已经是内心大惊,有点不知所措了,倏忽间又往钟馗画像那头望去,就这样误会成自己撞见奇鬼了。惊惶莫名的岑某急忙拿起桌上的端砚,失序地击打。

砰的好大声响,震动了各个门窗。位居他处的僮仆们听见了夜半声响,都赶快一齐闯进门来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众人只见岑某满身是墨汁淋漓,整颗头与脸面都是乌漆墨黑的,再定睛一瞧,摆放在画像前的自鸣钟与玉瓶磁鼎,早已是碎裂开来了。

大伙儿一听到王德安说到这里,明白了王德安的用意,纷纷笑开来了。有一个人笑着说道:“人们是动不动就说有鬼有鬼的,其实那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呀。你说说,真正的鬼究竟在何方呢?”

这个人最后的语音才落下,墙角忽然冒出一个声音答腔说道:“鬼呀,就在这儿呢!夜里就会去拜访你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拿砚台来砸我呀。”

当时在场的人应当是都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而开启这一个话题的王德安最后则是悄无声息地走了,而没有借宿在朋友家的亭子内。

后来,王德安把这件异事转述给自己的门生听,王德安说道:“鬼是不可能在大白天现身和人对答的,那说话的肯定是狐狸。依我的德行来看,恐怕是压制不住妖狐的,所以我只好选择避开它了。”

结语

其实,小编看到这里,纠结的并非那个搭话者究竟是鬼还是妖,而是那位原本口口声声说要在亭子住下来的老儒王德安的真意为何。

王德安怎么会在尚且无法确定对方是狐妖亦或是鬼魂的时际就离开了呢?说句玩笑话,他一听“有人”开口“警示”,随后就无声离开,事后另有一套说词,是否在为自己当初逃离的举动找个理由塘塞呢?况且,他大可不必离开,毕竟依他所言,他应当是认为世间的鬼魂多半是人类自己疑心生暗鬼或是误判所致,那么他可以等到真相大白,探一探声音来处究竟为何物,之后再选择或驻留。再者,王德安说自己的德行镇不住狐妖,那么意思是否为可以震摄住鬼魂,但无法震摄比鬼更加厉害的妖呢?

依照古人传统的纯正观念与善恶有报的论点来看:一个正派的君子,无论是狐是鬼,自当是都无法侵犯正气凛然之人,更何况是一位自幼就饱读诗书,熟知历代圣贤的金言玉律的儒生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