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古随笔:政简刑清 天下太平

2018-09-20 08:24 作者:曾敬贤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论语・雍也》中,有这样一段话:“仲弓问子桑伯子(四字人名)。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仲弓问孔子,关于对子桑伯子的看法。孔子说:“这个人还行,办事简要而不繁琐。”仲弓说:“居心恭敬严肃,而行事简要,像这样来治理百姓,不是很好吗?但是如果自己马马虎虎,又以简要的方法来办事,这岂不是太简单了吗?”孔子说:“冉雍,你这话说得很对!”居敬:指的是一种恭敬庄重的态度。行简:指推行政事,力求简洁,而不繁琐。居简:指自身的态度简单马虎。仲弓的意思是,处理政事,可以简而不繁,但态度一定要庄重、恭敬,严肃对待。这样的“简”是值得称道的。但是为了简单而简单,纯粹是为了摆脱繁琐的事务,对政事没有庄重、严肃、认真的态度,这样的“简”,是不值得称道的,也是处理不好政事的。

仲弓将两套办法并呈,一是“居敬行简”,一是“居简行简”,在政务的实际操作中,两套办法必然会有两种不同的结果。一般来说,“居敬行简”的政务,比起“居简行简”,要谨慎缜密多了。这一番议论,分析独到,鞭辟入里,孔子也不禁连连点头称是:“雍之言然!”

战国时期,有一次,齐宣王问尹文说:“怎样才能当好一个领袖?”尹文答道:“做一个政治领袖,要政简刑清,并有气量,能容忍别人。施政的目标简单明了,人民就更容易遵从;法规少,人民就更容易守法,不会因为政治问题而犯罪。有远大的目标理想,就能容纳众人;有恢弘的气度,就能容纳部属;圣人很少去干涉事,天下反而管理得最好。

在这里,尹文所表达的“政简刑清”的观点,与孔子的“居敬行简”的思想很类似,政事过于繁杂,会让百姓无所适从。相反,政简刑清,可以提高办事效率,百姓也更容易遵从法律。

孔子主张办事简明扼要,不繁琐,不拖拉,干脆利落。孔子以“可也,简。”评论子桑伯子。因为简单的处世方法,正符合孔子讲的“以约失之者鲜矣。”(《论语・里仁》),简约往往能掌握礼的本质——仁。

乐府诗集中,有一首《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于我哉?”古代尧帝时代,天下大同,百姓无事,有一位八九十岁的老人,敲击土块,歌唱自己的幸福生活。这是因为尧帝实行仁政,政简刑清,天下太平无事,人们感觉不到政府的存在。

靠“居简行简”达到天下太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孔子主张要靠君子德治,在简约之中,注入恭敬谨慎的功夫,即“居敬而行简。”因此说,子桑伯子的简约,不能说不对,故孔子以“可也”表示赞同,并不排斥。而仲弓说的则更贴近孔子的思想,深得孔子的赞赏。

总而言之,政简刑清,提高办事效率,百姓也容易遵从法律,就容易达到天下太平。

现行的中共治下,政恶、政横;刑酷、刑狠。自然达不到“天下太平”,而是呈现出“天下太淫”!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