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被收编后中国央行还要做两个事情(图)

2018-09-18 09:27 作者:文龙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马云公布辞任计划的当天,中国银联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举行内部签约仪式。至此,支付宝被中国央行旗下的两大官方机构网联和银联收编。分析人士指中国央行后续还会进行行业洗牌等两个动作。
支付宝被中国央行旗下的两大官方机构网联和银联收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文龙综合报导)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马云公布辞任计划的当天,中国银联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举行内部签约仪式。至此,支付宝被中国央行旗下的两大官方机构网联和银联收编。分析人士指中国央行后续还会进行行业洗牌等两个动作。

早在今年3月,就有一份《微信与支付宝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平台工作方案》在网络上流传。该方案显示,微信和支付宝的收单业务将接入中国银联。随后在4月1日,中国银联发布公告,宣布与财付通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而支付宝接入银联的消息却迟迟没有坐实。

9月10日,马云宣布一年后卸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

中国官媒《新华社》9月14日报道称,中国银联与支付宝已于9月10日举行内部签约仪式,就支付清算业务达成了相关合作。“至此,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均被合法清算组织‘收编’。”

接下来,支付宝将在无卡快捷支付、条码支付等业务上与银联合作,由银联网络提供部分转接清算服务。

从过往官媒报道和中国央行发布的通知来看,收编第三方支付机构已经布局良久。自2016年以来,中国央行连番发文表示要整肃第三方支付行业。2017年8月,中国央行支付结算司印发的《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其中,对第三方支付行业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硬性要求,便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今年6月30日必须断开与银行直连,接入官方平台,即业内通称的“6・30断直连”。

官方解释称,之所以要求断开直连,一则有利于监管部门掌握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和信息流等,清理市场乱象;二则剪断了支付机构与银行之间的利益链,打破了支付行业十余年的业务运行模式和经营生态。

不过,接下来中国央行还要进一步解决问题。

据《每日经济新闻》9月17日报道,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表示仍存两大问题待解。“从最初的‘6・30’大限到现在的低调推动,银行端的安全测试是不是能按时完成是个疑问”;“全部切量需要时间过程,这个流程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行业还是要经历一轮洗牌的过程”。

并且,以后行业费率统一,实际上行业成本会更高,行业全部重新运营以后面临的竞争压力会更加巨大。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此前对媒体表示,在支付业务上,银联和网联都可以做。按照监管要求,支付机构必须接入网联,同时也可以接入银联,基于业务平稳过渡等角度考虑,一般会选择同时接入两家支付清算机构。

另据中国网联官方公告,截至2018年3月13日,网联清算平台已接入341家商业银行和101家支付机构,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91.85亿笔,成功交易金额超过2.54万亿元人民币。

网联是由中国央行牵头设立的一个线上支付清算平台,主要处理由非银行金融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简单来说,网联就像“线上版的银联”,主要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种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一个统一的清算平台,不发行银行卡,也不做支付。

除了打破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模式之外,中国央行还着手客户备付金的统一管理。所谓客户备付金,是指客户预存或留存在支付机构的货币资金以及由支付机构为客户代收或代付的货币资金。

举例来说,客户备付金就是人们在进行网上购物或其它支付交易时,在买家确认收货之前,存放在第三方支付机构账户上的那笔钱。此前,备付金可以被第三方支付机构分散存放在多家银行内,并且可以通过交易的时间差为支付机构带来“隐形收益”,因此存在监管盲区。

并且,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用户和银行之间增加了一个虚拟账户的环节,如果仅仅是用来网购支付,还是跟原来一样没有太大影响;但是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往往与各家银行形成了合作关系,而且可以通过在各家银行设立的备付金账户完成跨行清算,这就触动了中国央行和发卡组织的利益。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