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邦彦有何痛苦?让他感叹冰雪遮梅花!(组图)

2018-09-10 19:0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周邦彦虽然也有真情流露的词句,但大多以咏物或者借景来表达自己,更幽怨一些。(绘图:志清/看中国)

柳永和周邦彦都是北宋著名的词人,时常被并称,两人都是婉约派的代表人物,而且都擅长在词中写情。但是,每一个伟大的人都不是相似的,这两人都可以说是自成一家,所以区别也很多。

论柳永和周邦彦的区别,得从他们的生活年代开始。柳永生于北宋前期,而周邦彦是北宋末年,因此他们词作的风格是深受自己所处时代的影响。柳永的词是继承发扬唐五代时期的特点,偏向俗,格调也十分自由通俗不会去刻意,所以说是“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而周邦彦的词是继承北宋之前的词,包括苏轼也包括柳永,而偏向的是雅,而且他十分注重格调,经常研音炼字,还自己创新了一些词牌曲调。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精通音律,另一方面是在内容方面已经很难超越前人。

人生差异显露于词文

虽然柳永和周邦彦都长期宦游,也都曾经和歌姬等青楼女子厮混在一起,但两人的人生还是有差别的,就生活阅历而言周邦彦不如柳永。这一点在词作上,就表现为柳永的主题内容多变,而周邦彦相对单调,以闺怨和羁旅为主。

此外,这两位词人的作品风格还有一大不同在于表达方式。柳永抒情常常直抒胸臆,不委婉很直接,是率真的表现。而周邦彦虽然也有这样真情流露的词句,但大多以咏物或者借景来表达自己,更幽怨一些。

无论如何,柳永和周邦彦的是宋词大家,前者是北宋前期伟大的词人,而后者在继承的基础上成为了婉约词的集大成者。

身处党争如入冰域

《菩萨蛮・梅雪》是北宋词人周邦彦收于《片玉词》中的作品。这首词的词名为咏梅雪,其实际上是借咏梅雪来抒发自己的羁旅别情,并暗含飘零不偶之慨。

这首词总共全词八句,这八句可以算是句句景,也是句句情。其中景中寓情,情以景见。词句上下呼应而无痕,情景浑融而莫辨,既工巧而又浑成,堪称工巧作品。

关于周邦彦写这首词的背景,当时正是新旧党争最炽烈的时期,就连清静的太学也被沦为两党的角立场,在周邦彦入学前,有一个名叫虞藩的太学生上诉太学授课不公。于是这件寻常纠纷被新党利用.引发了一场轰动一时的大案,并导致太学内任教的旧党成员或流放或下狱。从此新党占领太学,其学说成为太学的标准教材,任何违反新党利益的学说.都被视为异端邪说。教授必须按王安石的解说讲课,学生必须以王安石的学说应考,任何对此不满的言论都会被无处不在的眼线告发。这便是周邦彦柄身的太学。

置身其中,面对这样的情景,作者本身难免就会有身处寒冰地狱的彻骨寒意,才会写出这首词来。

此词的开头大笔渲染,雪岸苍苍,其中还引用了柳永《八声甘州》的词,语淡情浓,耐人寻味。

周邦彦是北宋著名词家。他精通音乐格律,能自度曲调,曾任宋徽宗时音乐机构大晟乐府的提举。诗词文赋无所不能,最出名的是词。其中就包括《浣溪沙》。

解析《浣溪沙》

《浣溪沙》这首词算是在周邦彦众多的词中一首相当别致的用来表达思乡之情的小令词。虽然是用来表达思乡之情,可是通读全篇却没有一个明确表达思乡的字和词。放眼看去,这首词的通篇都弥漫着着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词的上片的景物描写有一种绵延万里的空间感受,寓示周邦彦离家的遥远;下片的景物描写则有一个发时间的流逝过程,寓示周邦彦离家的时间久。“劝君莫上最高梯”,是周邦彦怕望到天涯外的家乡会“归思难收”,因而劝告思乡之人不要站得太高。后面又引用杜鹃叫声来讲述羁旅之人常被勾起的乡情,最后两句没有直接来表白自己的心思,而是婉转地传达出一片怀归之意;没有过分渲染,只是轻轻淡淡点到为止,很是耐人寻味。

除此之外,整首词的结构上也安排的相当的巧妙。整个词看上去并没有按照上篇写景下篇抒情的结构,而是以两句写景一句抒情的写法,使得情景相互萦绕,给人一种无尽的意味。再者,这首词的时空安排也是有一定的特色。在空间上周邦彦以楼台为中心,将上下的景物交织到一个特定的时间,也就是在登楼的瞬间上,使整首词的结构显得十分紧凑集中。总之整首词语言通俗,有声有色,节奏明快,音韵流转,给读者以美的享受。


周邦彦置身于党争中,本身难免就会有身处寒冰地狱的彻骨寒意,才会写出《菩萨蛮・梅雪》这首词来。(图片来源:Pixabay)

解析《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周邦彦所写的《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正是他当时被贬的时候,那时的他心中愤愤不平,而又求自我解脱的一首抒情之作。上阕系凭栏所见,有自然恬淡的初夏景致。

在词中的“地卑”两句写卑湿之地令人不适。“人静”三句又描画出了一种风景宜人的境界。“凭栏久”句将自己的处境与被贬江州的白居易相比较。

在下阕中写凭栏所想,写逐客之悲。并以飘流的“社燕”来做比拟,将为宦亦喻为寄人篱下,从这里就足以感受到词人孤愤与凄凉心境。同时这首词还表现了词人内心深处的痛苦与矛盾,无论是寄情山水还是以酒麻醉自己,都不能够完全忘却现实。所以总是陷于沉郁顿挫之中。

通过阅读了这首词,可以明确的看得出,这首词比较真实的向大家反映了在封建社会里,一位宦途并不得意的知识分子的愁苦寂寞心情。将人的情感与景色相融合,但整体哀怨却不激烈,沉郁顿挫中别饶情味,体现了其一贯的风格。在词中还贯穿了和化用了多人的诗词,像杜牧“风蒲燕雏老“及杜甫“红绽雨肥梅”的诗词,两句对仗工整,老字、肥字皆以形容词作动词用,极其生动。后面有运用刘禹锡《昼居池上亭独吟》“日午树阴正”中的句意。将这些诗词的意思相结合,反倒更好的衬托出了周邦彦随遇而安的思想感情。

解析《蝶恋花・早行》

周邦彦所写的这首《蝶恋花・早行》,主要描述情人辞家早行的全过程。该词中最显著的特点是全篇句句均由不同的画面组成,并配合以不同的声响。正是这样的完美组合,充分表现出难舍难分的离情别绪,形象地体现出时间的推移、场景的变换、人物的表情与动作的贯串。

这首词篇幅虽短,情节却很完整,有环境,有人物,有动作,某些细节还写得十分生动传神,离别的痛苦和忧伤浸透全篇,历来受到赞誉。

关于这首词,作者在开篇就主要描写的是离情,题目中的:“早行”,是描写了出行者在秋季晨风中离家时的那种难舍难分的情景。纵观全篇,并没有感情的直接抒发,句子与句子之间也很少有连结性的词语。因此,词中的离情主要是靠各种不同的画面,人物的表情、动作和语言共同来完成的。

在上篇是引用视觉和听觉的感官概括了出行者整夜都未曾合眼的情景。并且还暗中交待了一位女子,使得离别的气氛更加浓烈。在下篇时,词的前三句写了别时依依难舍的情景,在这一句“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中,看着是写的情感,其实是写的动作。这笔表达了作者几度要走,却又几度转回来,又与亲朋相互倾吐离别的话语。自立行间都充满了满满的离愁之情。总之,将全篇的运用手法连接在一起,不仅仅增加了整个词的表现力,并且还衬托出来那个浓厚的时代感与环境气息。

解析《瑞鹤仙・悄郊原带郭》

另外,在周邦彦写的这首《瑞鹤仙・悄郊原带郭》词中,主要是用来描写作者偶遇旧时相知的伤感之情。其中主要表现了词人向往神仙自在境界的意绪

在这会首词中,词人周邦彦说了一句“梦中得句”,将此词与方腊起义相结合。主要描述了当时词人为躲避起义,东奔西避的情景。但纵观全词,词中并无一语对起义的微词,尾句却写出“任流光过却,犹喜洞天自乐”的轻快之调,从侧面反映出了词人晚年时期对朝廷时局的不满与出世之愿。

从欣赏的角度出发,周邦彦记录了送客遇妓醉饮的一段情事。全文上下,主要按时间的顺序先写郊原送客,在来写归途遇妓欢饮,将写醉归惜花抒感放在词尾。这段看似是写送客情事,但实际上是写词人政治失意的郁闷心情。

在词的上篇,主要描写的景物是郊外的原野,还有那曲折的道路。当周邦彦送别行人后,词人感到怅然若失,心里空落落的。后面又通过对夕阳的描写,映衬出了作者的离愁别绪。周邦彦就是这样运用情景交融的手法,将人与景融为一体。接着,词人笔锋一转,描写陪同送行的歌妓。

在下篇中,主要写词人暂时抛却烦恼,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聊以自慰。总之,全词布局非常巧妙,章法一曲三折,直叙中有波澜起伏,顺叙中有插叙,令人回味。词作借助比兴的手法,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委婉动人。

責任编辑: 轻描淡写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