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一条象征自由与文化的街道 就这样消失了(组图)

2018-08-02 16:16 作者:钟灵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西洋菜街行人专区的最后一个周末,将成为香港心中的回忆
西洋菜街行人专区的最后一个周末,将成为香港心中的回忆。(摄影:诚进)

【看中国2018年8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采访报导)自2000年开始,被列为行人专用区旺角西洋菜南街一带马路,10多年来成为了香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里海纳百川,容下多元的声音和文化,然而近年这里并不平静,加上“大妈”们的涌入,扰人的声浪终于盖过这条街道的价值,在民怨沸腾下,港府决定一声令下“杀”街

2000年8月,当年港府宣布,将有关区域改划成行人区,限制车辆行经该区,并宣称会“参照欧洲经验”,容许专区内卖艺、摆茶座,成为平民娱乐的好去处。这里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大妈歌手”出现的时候,最响当当的名字,是“好戏量剧团”,他们以一张横额、几张椅子、几个演员,与有缘路过的行人共同建构一出出即时、互动的街头话剧。

西洋菜街自由的艺术风气,也成就了不少明星,例如乐队组合C AllStar、蒙面歌手龙小菌、花式足球好手“旺角美斯”施宝盛等。随着表演团体日渐增加,西洋菜街的文化风貌也越来越丰富。

来自外国的雕塑艺术家
来自外国的雕塑艺术家。(摄影:诚进)

然而18年中,这条街道变得渐渐不平静。

2003年港府宣布为《基本法》第23条立法,当时泛民主派议员到该处派发黄丝带,反对立法会通过因应23条订立的《国安条例》,并掀起西洋菜街表达对自由诉求的序幕。表达诉求的多个团体都进驻菜街,静静地设立街站,希望唤起民众对自由诉求的关注,当中有泛民主派的政团,也有宗教团体如法轮功、基督教等。与此同时,建制派和亲中阵营也大张旗鼓在该处摆放街站、举办活动。

2008年,行人区发生空降腐蚀水弹事件,3次空袭共造成100人受伤,然而号称效率高的香港警方,至今仍未拘捕到嫌犯,反而迅速通过在该区装设天眼的措施。这件事情对于不少第一代表演艺人和诉求团体来说,都是印象深刻又无比狐疑的事件。而香港政府亦不顾民间提出的替代方案、对表演者及摊位实施规管,反而一声令下,取消整个行人区。

首批表演者:一个错误的决定

7月28、29日,是西洋菜行人街的最后一个周末,作为第一批开始在西洋菜街表演的艺术家,冯世权也来为大家献上最后一场在菜街的表演。冯世权的表演名为“给点颜色我看”,形式十分独特,他身穿白色T恤、静止不动,犹如定格在时间中,让路过的途人沾染颜料在他身上自由创作,让自己成为大家表达的“艺术品”。

冯世权的“给点颜色我看”表演
冯世权(左)的“给点颜色我看”街头表演。(摄影:诚进)

冯世权指出,2003年到2008年期间,菜街的表演状况是非常理想的,自己几乎每天也会来表演。冯世权认为,菜街的“变质”是始于2008年。他说:“其实一个在公共空间的表演者,都会预备好与不同市民、观众等沟通,互相协调空间、声量,其实大家也是很合作的...但当开始有一群人来到,他们不是很想跟别人分享,他们好像是想霸占、控制这个空间,斗大声,之前也有街霸黑社会收陀地的事情。”

冯世权回忆指出,从刚开始街头表演在香港并不普及,到市民大众认识街头表演、到欣赏这些文化,其实也是很多表演者辛苦建立起来的形象。对于这些“大妈歌舞团”,冯世权形容:“他们不是从表演者的角度,他们好像不想跟人沟通、把声音开得很大、令人不舒服。”

对于事件最终演变成决定“杀”街,冯世权直言:“港府的决定,绝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是一个很差的决定。就像刚才说的,其实噪音问题、霸占问题,香港是有法律可以解决的,可以对他们执法,可以马上管制这些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条充满文化、艺术、以至宗教、代表香港自由、民主的街道,由下而上的民间空间,政府就这样把她取缔,其实这也就是政府现在对社会不同层面的姿态,是在扼杀言论自由、扼杀市民参与的空间和民间的声音。”

俗称的“大妈唱K团”
港民俗称的“大妈唱K团”。(摄影:诚进)

好戏量:为达政治目的的精心剧本

“好戏量剧团”团长杨秉基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也回忆道,西洋菜街开始渐渐“变质”的分水岭,正是2008年。杨秉基表示,“狂徒砸下腐蚀水弹开始,就像下战书一样,2008年开始,每天都出现大陆行乞集团的人,突然间多了很多,也有很多‘集团’出现,把扩音机开到可以多大就多大,好像就是想制造一种厌恶感”。

杨秉基表明,自始越来越多光怪陆离的事情发生,而在他眼中,这一切都不单纯:“我一直觉得,为何会无端端砸腐蚀水弹?而发生这事的几天刚好有区议会会议,马上就讨论要整条街装天眼。香港警察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还没有捉到人?为什么这些大妈要挤爆旺角,不去别的地方?有大妈集团多次被多次证实街霸收陀地(黑帮保护费),为什么警察不执法?”杨秉基指出,自此之后,自己表演的时候也有不少“五毛”出现叫嚣。

杨秉基认为,这一切都是有政治目的的,“刻意布置到这条街好似好多问题,剧本不断演变...好似共产党手段,斗黑斗臭,等全世界厌恶这里,然后杀街,当没有事情发生,当局明显最不想法轮功在这里。”

“好戏量剧团”不少剧目都以讽刺时弊为主题,过去多次被食环署以阻街为名检控,成员也曾称被当局人员诬蔑袭击。

代表民间声音的“旺角鸠呜团”
代表民间声音的“旺角鸠呜团”。(摄影:诚进)

为正义发声的女教师:港府纵容践踏香港

女教师林慧思5年前在西洋菜街,对于中共外围组织青关会骚扰法轮功摊位及警方处理手法不满,毅然进入封锁线与警方理论,她的正义行为令市民为之感动,不少港人发声支持,一时成名。而她5年来,一直受到亲中阵营的施压,例如校方不时劝她辞职,又指有人投诉她,但她从来不知道那些人是谁。自己今年初决心辞职。

林慧思接受访表示,菜街与自己一样,“活在政治阴霾下,不断被打压和剥削权利”,她形容,不是所有市民都能像议员公开发声,那菜街,也就成为了平民的论坛。“自从大妈进驻之后,菜街变得神憎鬼厌。Mr.Wally(日籍艺人)静态的表演都被警察‘执法’2次,大妈收陀地却没人拘捕他们?根本就是纵容他们践踏香港”。她又表示,“许多支持‘杀’街的人太恨大妈,恨到失去理智。”这也是为何中共利用这般手段对付菜街。

法轮功团体:不会放弃

香港法轮功学员在旺角设置真相摊位已经许多年,摊位前后除了介绍法轮功对“真、善、忍”的信仰,也放置了揭露中共迫害人权、迫害信仰及活摘器官恶行的展板,数名法轮功学员当天也一如既往,静静地派发真相资料和报刊。不少途人驻足细心阅读内容,许多人都接过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真相资料。

最后一个周末,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静静地守着摊位派发资料
最后一个周末,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静静地守着摊位派发资料。(摄影:诚进)

法轮功学员表示,这里每天都会有很多大陆游客经过、以及阅读他们无法在国内知道的真相。“估计也是因为这样,中共想安排这场闹剧,不让我们讲真相。但是我们不会放弃的。”她透露,过去多年,青关会也曾多番骚扰该处的摊位,“但是香港市民都很正义,他们明白就可以了”。

她也重申,法轮功在香港是注册的合法团体,有法律保障的权利和自由,“不会为他们这些流氓行为所动”。她也表示,未来会到附近街道继续设置真相摊位。

西洋菜街行人区的最后一个周末盛况
西洋菜街行人区的最后一个周末盛况。(摄影:诚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