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殴打港记者是汶川“村官”(组图)

2018-05-14 15:30 作者:钟灵 桌面版 正體 21
    小字

有遇难者亲属透过画面认出该2名打人者的身分,分别是聚源镇场镇社区工作人员杨军、及聚源镇金鸡村五组组长何伟,是所谓的“村官”。
有遇难者亲属透过画面认出该2名打人者的身分,分别是聚源镇场镇社区工作人员杨军、及聚源镇金鸡村五组组长何伟,是所谓的“村官”。(图片来源:新闻截图)

【看中国2018年5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5月12日是川震10周年纪念日,香港有线电视中国组记者陈浩晖在都江堰采访期间,被2名自称“老百姓”的男子殴打超过5分钟,致使头部、腹部、手部等多处受伤。其后在都江堰宣传办安排下,该2名男子向记者道歉,但拒绝回应自己身分,又一度称有家人遇难,“心情悲痛下才打人”,后来又改称“是邻居遇难”。有遇难者亲属认出该2人,其实是当地的“村官”。

四川省新闻办一度称不知打人者身分

有线记者陈浩晖事后披露事件经过,他当时正在聚源中学旧址采访,该中学是受灾较严重的地点,造成超过278名学生死亡,而该中学亦被调查学者发现在选址、建筑的构造、建筑结构体系、施工及材料方面都有问题。当日陈浩晖在拿出手机准备拍照时,突然被2名男子“一人一只手”捉住并拖行到河边。期间他不断呼救,但被对方用脚踢向头部、腹部。

陈被持续施暴约5至10分钟,期间询问2人身分,但对方拒绝回应,并自称“老百姓”。其后都江堰宣传办人员赶到,并将3人分开。

有线电视新闻部发表声明,对事件表示愤慨和不能接受,并致电四川省新闻办和港澳办要求彻查打人者身分,并保障记者采访自由和人身安全。有线电视透露,向有关部门投诉时,对方曾表示不知道打人者的身分,因此无法处理案件。

不明人士拉扯港记者遇难者亲属及时保护

《明报》报导,陈浩晖当时举起手机准备拍照的画面,是不远处同样来自香港的商台记者。当时商台记者在车上被多名不明人士围堵,但陈浩晖还没来得及拍摄,就被上述2人拉走殴打,据2人称,自己是“因为有家人遇难,不希望被揭伤疤”打人。

被围堵的商台记者雷子健表示,当时自己刚完成遇难者亲属的访问、回到车上的时候,被2男1女拉开车门、并扯自己出车,企图抢走装有相机及录音器材的袋子。雷子健表示,当时有约100至200名遇难者亲属在场,他们见状后拉走了那2男1女,并围在车附近防止他们再接近,因此才得以安然无事,但自己衣服上的钮扣也在与那2男1女拉扯中被扯掉。

雷子健表示,遇难者亲属很希望冤屈可以报道出去,所以对记者都很友善。对于殴打陈浩晖者宣称“不希望被揭伤疤”,雷表示“遇难学生家长不会有这感受”,他们“更希望接受采访,,报道不公平地方”。

香港有线电视中国组记者陈浩晖在都江堰采访期间,被2名自称“老百姓”的男子殴打超过5分钟,致使头部、腹部、手部等多处受伤。
香港有线电视中国组记者陈浩晖在都江堰采访期间,被2名自称“老百姓”的男子殴打超过5分钟,致使头部、腹部、手部等多处受伤。(图片来源:新闻截图)

宣传办极速找到打人者:不便回应

至于四川省新闻办口中不知道身分的2名打人者,在都江堰外宣办主任刘洪的安排下“极速”被找到,并安排向陈浩晖道歉。而陈浩晖亦表示惊奇,因为该2名男子正是当日早上打自己的人,但自己并没有将任何特征面貌等资料交给当局调查。而当局对于如何找到打人者,则表示“不便回应”。

陈又询问2人是什么身分,2人自称是“老百姓”,又一度声称“有家人当年在汶川地震中遇难、心情悲痛,故见记者拍照才打人”,不过在记者追问下,2人又改口风,说是“附近的人遇难”,最后又说是“邻居遇难”。

遇难者亲属认出“村官”

有遇难者亲属透过画面认出该2名打人者的身分,分别是聚源镇场镇社区工作人员杨军、及聚源镇金鸡村五组组长何伟,是所谓的“村官”。

与殴打事件同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四川访问。昨日早上林郑返港后才首度开腔回应事件。林郑月娥称港府非常关注事件,但认为四川省政府会按机制处理。

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指出,作为港府特首的林郑月娥,对于有香港记者被殴打应该持严厉态度,为港人争取合理的交代。钟认为,事实反映林郑上任以来凡涉及中港双方的问题,都不会以香港为本位处理,也不会为港人捍卫权益,并质疑其是否能担当起捍卫“一国两制”的责任。

而香港“爱国”群组则连日捏造事实、窜改新闻画面,并诬蔑陈浩晖是因为“说了支那”而被打。香港脸书近日出现“香港汉奸活动观察小组”,并有网民上传了窜改后的新闻画面,指记者是“说了支那”而被打,令不少网民受误导,甚至指该记者被打是“该死”。

有线电视新闻部发表声明谴责事件,指对“这种罔顾事实,恶意诋毁有线新闻声誉的做法,表示强烈谴责”,并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