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美中商贸谈判究竟堵在哪里?(视频)

2018-05-09 14:03 作者:天琴 桌面版 正體 46
    小字


李天笑快评162期(摄影:天琴)

【看中国2018年5月9日讯】5月3至4日美中北京经贸会谈未达成任何协议,美方会议结束后立即打道回国、中方罕见承认共识与分歧同在,美中会谈确实遇到了很大阻碍。美中商贸谈判究竟堵在哪里?

从最新情况看,双方磋商仍在进行之中,并未结束。本来川普周六5月5日要听美国贸易代表团的汇报做出决定,但到周日5月6日才听汇报。5月7日白宫发言人说,下周刘鹤抵达华府,与美国高级官员继续就美中贸易冲突进行会谈。白宫说,川普的决定会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果然。5月8日早晨川普推文说,他将与习直接通话,并预计“好事将发生”。

这再次证明,双方都想避免战,对解决贸易冲突都很重视。美方代表团囊括了川普所有主要经贸助手,可以随时与川普通话联系。中方出列了相应的阵容,团长刘鹤背后实际是习王。但是谈得很艰难。双方都未取得预期成果。具体说来,有两方面的问题。

首先,美方的要求大大超过中方对贸易冲突的应对举措。这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这一轮谈判的结局。中方所能承诺的实际上习近平已在博鳌论坛讲的非常清楚:一是放宽市场准入,包括放宽对金融和保险业外资股比限制和业务范围,同时开放汽车等行业外资限制;二是使投资环境根由吸引力;三是承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如何加强执法力度保护外资权益应该是会议重点;四是,主动扩大增加进口,同时将降低汽车进口关税。估计新华社通稿讲的双方在某些领域达成共识,就是指的这四方面。

但美方的要求远不止这些。从会前美方向中方递送的要求清单来看,已大大超过了习近平的承诺框架。如美方要求两年必须减少2000亿美元逆差,但增加的美国进口中不包括高科技产品;又如中方不能用政府资助来实施“中国制造2025计划”;又如美方将继续限制中方对美国敏感技术部门的投资,中方不得报复;中方应对所有美国产品关税降低到美国关税水平。等等。中方感到无法承受。为什么无法承受?

这就涉及第二个问题:美方的要求实际涉及中方进行深层次的结构和制度改革,从某种意义上说,美方是要中方加速和全面推进中国的变革,包括政治制度改革。而中方在这个根本问题上还犹豫不决或行动迟缓。实际上川普和习近平在执政上都面临相似的问题,即两人都不是目前经贸问题的制造者,但都在解决前任留下的恶果。我们前次已分析过,侵夺知识产权和产品倾销都是江泽民时代的恶果遗留至今。川普在竞选时形成的对华经贸政策思想框架,是依据纳瓦罗2011年出版的Death by China 一书,而习近平是2012年底上台的,书里面所引数据和事实都是江泽民时代或是江架空胡垂帘听政时期江泽民造成的恶果,习正在清理江,但做的不够。

具体来看,习近平李克强制定的 “中国制造2025计划”,是在还没有肃清江泽民流毒,还是在共产党统治下制定的。就发展科研振兴中华本身而言,国家资助和扶植无可厚非。但在江派和中共没有彻底铲除之前,在中共还存在的情况下,任何的强国计划都会被认为是维持共产专制,维护中共政权,在发展方式上也免不了走中共老路子。美方开出的条件看来非常苛刻和不客气,实际上不是干预习近平李克强的国策,不是要制约中华民族的强大,而是针对共产党和江派因素,是要推动习近平进行彻底清除江派、抛弃共产专制的大变革,这是振兴中华的唯一出路。

因此,美中的分歧既是具体的,更是深层的制度性的。川普要改变不公正贸易,但不是用贸易战搞跨中国,而是在实现公平交易同时,带动中国的变革,这才是真正的互利双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