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做小白鼠?“量子纠缠”诠释神秘力量(组图)

2018-01-13 07:52 作者:王浴海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量子纠缠”诠释善的力量(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月13日讯】我的恩师、著名教育家、原肇东一中校长哈师大分校校长范中天先生,有一次提出一个令我吃惊的问题。他说:“浴海,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一中那些打老师打得最厉害的学生,都过早辞世了,什么原因呢?”我说:“我没有注意到,但经您一说,忽然觉得真是这样!”

这些人,“文革”中打老师花样翻新,残忍,残酷,甚至演变成一种不能须臾离开的嗜虐快乐的变态追求。有时候,带钢丝倒钩的皮鞭,一声唿啸,老师的后背立刻开花,鲜血淋淋。老师疼痛难忍、差声差气的嘶叫,回荡在曾经清静、清幽的教室里、走廊中,阴森可怖,久久不散。小小年纪,为什么如此凶残?那些人,可都是不久前还在谆谆教诲你的老师呵!


文革中学生批斗老师(网络图片)

我说:“老师,首先这可能是个心理学问题。这些人为什么过早辞世了呢?那是因为,随着社会恢复正常的脚步的前行,他们的人性开始回归了。这些学生,都是凭着品学兼优考进这所省重点学校的,素养都不会太差,因此,他们心底的善良很快就苏醒了。善良一旦苏醒,就会与曾经的邪恶,即兽性发生撕咬和争斗。这种撕咬和争斗越激烈,他们便越痛苦,终至无法解脱,便只能自我毁灭了。”

老师说:“这是人性战胜兽性,善良穿透邪恶!”

我说:“是呀,正与邪善与恶的争斗,一旦开始,就不会悄悄停止,不受时空的约束,十分奇异。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有,改革开放以来,一中考上清华北大哈工大吉大大连理工等等名校的,不在少数,可是,有几位是暴力造反者的后代?可惜为零呵!这里也有个为什么?”

“是的,这些曾经的高材生,天赋都不会太差,可是,为什么传递梗阻了呀?那种冥冥之中的善与恶的撕咬和争斗为什么不会止于一代呢?

在林彪倡导的‘诱以官禄德'里,似乎可以找到答案。

‘诱以官禄德’就是以官禄德诱。诱什么?最深层次的,当然是兽性。暴力造反者中,有些人侥幸成了既得利益者以后,那种被引发、开发出来的兽性,由于没有被‘良心发现’有效消解,善良仍然沉睡,就会以另外的形式表现出来。于是,以吨计的酒精的浸泡,以车船计的烟草的熏烤,没日没夜的游乐的消骨融筋,结果便只能是基因的麻痹,染色体的板结。可惜,可叹。”

老师说:“喔,这可能还是个生物学问题。”

我说:“限于水平,学生很难说清此事。我说的,只能是思索的线索。类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事例和传说,够得上汗毛充栋,可是,原因解说呢?多半浮于表层,甚至流于迷信和玄学,难有准确贴切的阐释。然而,很多事实却是客观存在!事实的背后,肯定有一种巨大的推动力,或叫能量,是什么呢?那就暂且把它称作善良的穿透力吧!”

此后,我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也许,从我的思索过程中,能够找到一些诠释的蛛丝蚂迹。

由于举家移居京都,我的孙子因而有幸通过考试进入英国哈罗公学北京分校读中学。哈罗公学是英国久负盛名的公立贵族学校,走出许多世界级精英。于是,我接触到哈罗公学许多杰出校友的传奇故事,惊讶不已。后来,我的孙子以当届毕业生全校两位之一“最佳生”资质和大考高分考上英国三甲大学——帝国理工,又带回物理学研究的前沿信息——“量子纠缠”,令我想到,善良的穿透力,还可能是个物理学问题,我再一次惊讶了!

那就选取其中两个疯传已久的的传奇故事,一试诠释。

第一个传奇故事:

19世纪的哈罗公学,校园暴力频发。一天,一位横目立目的胖大男生,霸气地叫住一位文弱新生:“过来!掏出你的手帕,为大哥擦擦皮鞋!”那位文弱新生瞪过来,胀红了脸,愠怒地说:“为什么呀?你自已没有手帕没有手吗?”胖大男嗷的一声蹿上前,一把揪住文弱新生,旋即按倒在地,一阵雨点般的拳头无所顾及地落在了文弱新生瘦瘦的脊背上。那位新生倔犟地一声不哼。

往来的同学或围观,或起哄,或悄悄躲开。只有一位单单细细的小男生冲上前,几乎带着哭腔大声责问:“你究竟要打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这样殴打一位新同学?”胖大男一脸横肉颤了几颤,额上青筋瞬间爆起,吼道:“你敢管老子?活得不耐烦了吗?猪!"小男生毫不畏惧,双眼涌满泪水盯住胖大男,“不管你还要打几下?让我替他承受一半的拳头行不行?”胖大男怔住了,羞愧地停了手。

奇怪的是,校园反抗恶行暴力的声音开始响亮,帮助弱者的善举开始增多。从这件事开始,文弱新生和那位挺身而出的小男生,竟逐渐发展成了莫逆之交。

那位被殴打的新生深感善良的可贵,这次少年时的被殴与解救,竟让他铭感终生,发展成为一种对于家国世事的悲悯情怀,后来他竟然成长为英国的大政治家!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罗伯特.比尔!而那位不惧强横的小男生,就是扬名世界的大诗人拜伦!

这就是善良的穿透力对人生的审美穿透!它既可以穿透人生的长度,又可以穿透人生的高度。

其实,善良的穿透力的穿透力度远不止于此,它的强大程度,很多时候超出想象。那就再说——

第二个传奇故事:

19世纪末。苏格兰一处荒郊野外。一位老农民领着十来岁的儿子正在田间耕作。忽然,一个孩子稚嫩、惊惶的呼救声撕破了荒郊的寂静。老农民和他的儿子循声奔过去,眼前的一幕令他们大吃一惊。

一个孩子滑进了化粪池,正在奋力挣扎。化粪池的烂泥臭水已经淹没了孩子的胸口,孩子忽蹿忽下,一头一脸污泥浊水。惊恐的呼声一声比一声弱了,小了,身子缓缓地下沉着。

老农民不由分说跳进化粪池,从背后拦腰抱住孩子,托起,一步一步挪向岸边。老农民的儿子伸过一根随手抓到干树枝递给孩子,一点一点,把那孩子救上了岸。

第二天,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老农民的田头。从车上走下一位衣着华贵的绅士,直奔老农民而来。还没走到近前,便张开两臂,朗声说:“非常感谢你昨天救了我的儿子!我要酬谢你,给你一笔酬金,为你买一座上好的农场!”

老农民窘迫地连连摆手,说:“多大个事呀!不需要酬谢!我不会要你的酬金!请回吧!”坚辞不受。

绅士愣住了,不肯走。他忽然细细打量起老农民的儿子。孩子单单瘦瘦,一脸纯真。大大的眼睛,十分明亮,闪动着聪慧的光芒。绅士心头一亮,果断地说:

“这样吧!我把你的儿子带到伦敦,我负责全部费用,让他接受伦敦最好的教育!如果你的儿子象你一样心地善良,那就等着为他骄傲吧!”

老农民答应了,绅士也信守了承诺。

那位掉进化粪池被救的孩子,就是矗立于世界史册的一代伟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带领英国人民取得辉煌胜利的民族英雄、至今仍普遍公认的英国最杰出的首相、哈罗公学最著名的校友丘吉尔!


英国前首相(公有领域 维基百科)

那位接受丘吉尔父亲的资助,在伦敦完成学业的孩子,就是青霉素的发明人、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获得者、开创抗生素时代的大科学家弗莱明!


青霉素的发明人弗莱明(公有领域 维基百科)

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

二战时,丘吉尔出访非洲,不慎感染上肺炎。当时,肺炎是绝症,无药可治。主治医生束手无策,心急如焚,情急中力劝丘吉尔试用还在实验中的青霉素,丘吉尔固执地说:“别指望我充当实验的小白鼠!”可是,当得知青霉素的发明人是弗莱明的时候,又欣然接受了,说:“那我就当一回小白鼠吧!”

弗莱明十万火急赶到非洲,小心翼翼地主持了丘吉尔的试用和护理。很快,丘吉尔便康复了。他攥紧弗莱明的双手,动情地说:

“谢谢你们父子给我两次生命!”

弗莱明诚恳地笑了,说:“跟我不用客气。第一次是我父亲救了你,但是,如果没有你父亲的资助,我不可能在伦敦最好的学校完成学业,当然,也就不可能有青霉素。严格地说,第二次是你父亲救了你。”

这里,起点是善良,引发的是善良,运行的是善良!善良,在这里不是义务,不是法条,甚至不是必须维护的价值取向,在人们褒贬的视线之外,在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外,为什么一切竟然在一个空寂的荒郊野外隆重地出场了呢?

弗莱明的老爸只是一位贫苦的农民,根本就不知道丘吉尔和他的老爸为何方神圣。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获得酬谢,结交权贵,就是出自本心、本能的义无反顾。事情过去了,就如一石投湖击起层层涟漪之后,自然很快就平静了。可是,善良经过突发事件的撞击轰地一声爆响以后,击起的千重浪,会很快平息吗?

丘吉尔老爸的资助,仅仅是开始。一种来自善良的穿透力,正以常人无法想象的运作,不断推出令人震颤、震撼的美丽和雄壮!一个荒郊野外的转瞬即逝的小小偶然事件,竟然造成大千世界中一种无可置辩的坚似钢铁的因果逻辑:

如果没有弗莱明老爸在少年丘吉尔命悬一线时的挺身而出,就没有丘吉尔老爸信誓旦旦地给予弗莱明的助学资助,也就没有大科学家弗莱明和他的青霉素,也就没有二战危急关头丘吉尔的第二次获救。当然,也就没有法西斯主义在二战期间造成的人间苦难的有效遏制和却除,也就没有肆虐世界、疯狂吞噬大批生灵的传染病时代的结束!这里,如果没有善良的隆重出场,也就没有善良的升级和升华,当然,也就没有善良的雄壮和辉煌!

善良的穿透力为什么如此强大?

这种谜一样的存在,似乎可以从物理学研究的前沿发现——“量子纠缠”中窥见一、二。

研究发现,整个宇宙是一个整体能量的惯性体系,包括实在的粒子和空间。由于能量惯性的存在,整个能量体,时刻按着一定能量运动规律在运动。也就是我们老祖宗说的“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量子纠缠”,是指一个粒子发生变化,立即在另一个粒子中反映出来,不受地域、空间、时间的约束。“不管他们是在同一间实验室,还是相距数亿光年。”科学家说:“这是宇宙在冥冥中存在的深层次的内在联系。”是想象力都难于达到的“上帝的效应”,是“鬼魅似的远距离作用”。

人们耳熟能详的惩恶扬善,应该是“宇宙在冥冥之中存在深层次内在联系”的、“整个能量体时刻按着一定能量运动规律在运动”的、“能量惯性”的一个聚焦点!

联想到历史上那些诡异的、神奇的巧合,真的仅仅是巧合吗?

秦将白起坑杀赵军40余万降兵,而半个世纪后,在与当年坑杀赵军的地点相距不到二百里的地方——巨鹿,项羽又坑杀了秦军降卒20余万。施暴者项羽最后落得霸王别姬乌江自刎的下场。白起后来被范睢逼迫自杀,自杀时痛悔坑杀降兵之恶,长叹:“我不死,没有天理!”

南京大屠杀,万恶的日本鬼子,屠杀了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八年后,广岛长崎遭遇原子弹,死亡人数也是30万之多。

造成这些“粒子”运行的巧合,是否就是“量子纠缠”产生的“上帝的效应”呢?是否就是“整个宇宙能量运动”形成的“能量惯性”的选择呢?

正是在这种探求中,可以窥见如下端倪:

善良的穿透力,在运行中形成的正能量,无与伦比的巨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