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论地方政府的倒掉(下)(图)

2017-8-13 08:30 作者:王尚一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看中国2017年8月13日讯】(续昨)

地方政府的倒掉

极端是中央政策的首要特点,也是中央强有力的主要表现。回顾中共历史,中央的所有政策都是走自己的路,让他人无路可走,最后自己也走不下去。从苏区到文革,从改革开放到国企大下岗,从血汗工厂经济到房地产立国,中央无一不是把所有事情做绝。比如先是全力发展国企,然后一个国企改制,几千万国企工人一夜下岗。一个血汗工厂出口经济模式,把数亿内地农民驱赶到沿海做奴工,低价劣质产品涌向全世界,最后摧毁西方经济系统。房地产立国走到最后,房子够50亿人住,GDP的三分之二以上与铁公基、房地产和汽车挂钩,呈铁锁战船之势。

地方政府负责执行中央政策。中央政策并不能自己施行,必须通过地方政府一级级宣传和贯彻,才能起效果。更重要的是,中央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制定各种政策,必然损害到地方利益,这时地方政府就起到重要作用,负责压制地方民众,有效贯彻中央政策。当中央对地方利益损害过大,地方政府一方面进行宣传和舆论压制,另一方面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压制地方利益,分化反抗力量,确保中央政策的实施。

地方政府是中央政策的缓冲地带。中央发布个政策,随便几千万工人下岗几亿农民背井离乡,数字看着很庞大,但经由地方政府化整为零后,都变成小数字。地方政府通过宣传动员,从意志和力量上瓦解多数人,少数人闹不出什么动静。对于中央的极端政策,地方政府分阶段逐步实施,温水煮青蛙,坚持的少数人耗不起,终至无声无息。当中央政策与地方利益矛盾过于尖锐,地方政府会强压执行,民众则认为,地方政府是歪嘴和尚念经,歪曲中央的英明政策,找中央上访就行。有时地方民众反抗过于激烈,如某省农民极度不满农业税而活埋乡干部,中央马上息事宁人,停纳该省农业税,其他省份不反抗,那就继续敲骨吸髓。通过种种缓冲方式,中央任意制定政策,交由地方政府实施。   

1990年代后,中央和地方合作建立血汗工厂经济模式。改开前,中国的主要经济集中在北方和内地,由北方和内地的地方政府,从地方征收农产品和工业品,上缴中央消耗,东南沿海主要作为战争缓冲区,上缴的资源很少。改开后,东南沿海的经济放开,大力开办地方集体企业,积极吸引外资,但仍然很少上缴资源。江朱从上海到中央后,实施血汗工厂出口经济政策,一方面打散实力较强、技术队伍完整的国企,让北方工业发达地区沦陷,另一方面支持东南沿海大规模建立血汗工厂,用农业税和计生罚款的经济高压,把农民驱赶到东南沿海做奴工,中央和地方政府联手建立起血汗工厂出口的获利系统。

中央摇身变成发工资的大老板。在过去,中央通过地方政府从地方盘剥消耗地方资源,中央掌控一切资源貌似很强大,但在征缴资源的过程中消耗掉大部分力量,实际非常虚弱,正是中央的外强中干,促成改革开放以及1980年代的社会开放风气。血汗工厂经济建立后,中央制定各种政策鼓励沿海各地方政府。出口增加后,中央收取外汇,再把人民币发给地方政府。在此模式下,地方政府是出口创汇的劳工,中央变成掌控血汗工厂经济给地方发工资的老板。中央在实现角色转变后,成真正大Boss,用资金掌控的方式,打垮任何反对者,形成对国家的实力掌控。

地方政府急剧分化。东南沿海地区政府帮助中央赚取外汇,受到中央政府的更多政策支持,资金更加充沛,经济增长更快。当地农民洗脚上田,建立越来越多的血汗工厂快速致富,并吸引更多的内地技术人员和农民奴工打工。内地政府难以吸引外资和出口,赚取外汇的能力弱,获得资金少,经济日益萧条,大量工人失业。内地的地方政府为了生存,只能为沿海地区政府打工,廉价供应血汗奴工、农产品和能源原材料。血汗奴工寄钱回家,或者把廉价农产品和原材料卖钱后,资金再回到内地支持地方政府运转。

美国次贷危机后,中央和地方关系再次改变。中国产品潮水般涌向全世界,中央和地方政府获得资金的同时也压垮了世界经济,成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和经济崩溃进而引发国际金融危机的重要推手。美联储QE后,中国随之转型。国际投资和游资疯狂涌入中国,血汗工厂出口遭重创,中国的外汇来源发生关键转变。中央不再控制生产成本,而是推出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全面利用外资,中国火热的经济景象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随着外储剧增,中央开动印钞机大水漫灌。地方政府水涨船高,房地产价格飞速上涨,同时不断提高通胀。在外资流入和通胀压力下,血汗工厂不断倒闭,中央和地方的血汗工厂经济瓦解。

地方政府也再度转型,欠债越多越光荣。地方政府积极进京跑部钱进,尽可能多从中央获得专项资金和贷款,然后展开各类设施,推高房地产价格,刺激楼市,获得更多收入。沿海地区出口利润日益微薄,部分实体老板转型投资到房地产。沿海地区房价日益高昂,工厂要么关门,要么把生产搬迁到内地或转到东南亚。随着实体倒闭潮和大裁员,沿海地区人口不断减少,原工厂用地不是改作房地产项目,就是被遗弃。内地政府出于成本优势接受部分沿海工厂,经济反而显得更加活跃。

在债务经济支持下,各地方政府差距不断缩小。由于内地大干快上,农民工在内地也能获得较高工资,而生活成本大幅降低,离家更近,所以宁愿留在内地找工。这迫使富士康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向内地迁移,沿海与内地的差距越来越小。沿海和内地都疯狂举债,各种贷款支持房价上涨,沿海和内地极大差距在负债增加和房价上涨的过程中不断缩小。整体上,各地政府都借了永远还不完的债,差别只是理论上100年还是1000年还完,房地产价格也远远超出房屋寿命,差别是租售比50年还是100年。

系统性危机最终爆发。中央不断以印钞和其他手段,支持地方政府的运营。而地方政府不考虑后果,只要能获得贷款,就展开大规模基建和开发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快速积累,中央试图控制地方债务增幅,但地方政府积极开拓新的融资渠道,设法获得更多非正规渠道资金。我在《中国系统性危机》一文有过总结,过去数年中央帮助地方政府缓解债务的措施,主要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高利贷和理财市场、A股市场以及楼市去库存。可以说,中央为支持和挽救地方政府也是竭尽全力。但地方政府既要创造GDP,又要解决就业,还要维持自身生存,只能不断举债,不断铺基建,不断推高房地产,引鸩止渴越久,债务规模越大,资金需求也越大。2016年,中央面临经济全面失控,即中国经济空中解体。2017年3月中旬,中央以房地产限购为开端在金融系统急刹车,意味着系统性危机爆发在即。

在举债经济中,地方政府失去对外交往能力,中国人思维也与欧美文化也急剧疏远。血汗工厂出口时期,沿海地方政府为吸引外资和扩大出口,积极启用外向型人才,以市场化操作模式,建立与世界各国的交往关系。2009年之后,地方政府只需要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中央,利用中央政策获得更多资金即可,不需要关注外界,外向型人才逐渐被淘汰。2008次贷危机后,美国超级大国的形象破产,中国崛起则唱响世界,中国人到全世界买买买,让老外目瞪口呆,中国人自信爆棚,开始藐视老外。很多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也因祖国崛起而充满自豪感,巴不得西方列强对中国统统跪拜,完全不理解西方社会和文化。

中国境内过去两年的外汇流出数额惊人,堪称全球之最
中国境内过去两年的外汇流出数额惊人,堪称全球之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央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保外汇,政策急剧大逆转实属无奈。当地方政府举债促经济增长,中国人民迷信房价永远涨积极买房时,都忽略了中国外储接近枯竭。2014年7月起中国外储不断减少,中央启动无锚印钞,从当时的M2不到120万亿增加到2017年6月末的163万亿,随时轻易冲垮名义上3万亿美元、实则见底的外储之堤。中央必须以金融安全的名义对贷款全面急刹车,全力打垮房地产,压制M2,保住所剩无几的外储。同时,提出支持实体经济,企图重新以劳力赚取外汇。中国迫于川普(特朗普)政府定位中国汇率操纵国的压力,人民币节节升值,既然不能从人民币贬值上找到出口优势,那么只能尽力压低内部成本,为达这一目的,打垮房地产,降低与房地产相关的所有成本,是首要也是必要。因此,中央政策的大逆转是在内外部都极度危机下的无奈之举。根据惯例,中央的处境越被动,采取的政策也越极端,牺牲的利益群体也越多。

地方政府无法跟上中央的行动。中央政策已经明确,通过金融安全和促进出口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推行金融安全,即全面清理金融市场,打垮房地产,并推动各种债务和庞氏骗局爆破,消灭市场中的存量资金,卡死资金换汇外逃。在这个阶段,中央已经甩开地方政府密集推出政策,迫使地方政府跟进,而大部分地方政府落在后面。第二阶段,重新促进出口,包括吸引外资和支持本土生产出口。中央对此提出了明确方向和要求,地方政府并没热烈响应,原因前面刚说过,当前各地方政府职能全面支持举债和房地产,早就失去外向型经济的能力。

地方政府被中央抛弃后不得不重新回到市场找外汇。金融会议后,中央密集出台措施表明态度和决心。节流之余更要开源,体制想生存必须找到新的出口突破口,开创新的创汇渠道,在金融上全面卡紧,把资源集中到吸引外资和出口。也就是说,回到血汗工厂出口时期的政策,能出口创汇的地方才有相应的资金配套,不能创汇的就停止资金供应任由倒闭。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地方政府的导向,促使地方政府把主要精力从房地产转移到出口创汇。

地方政府必然倒掉。各地方政府在房地产立国中只保留了一个技能,那就是举债生存,且已负债累累,一旦中央卡紧资金,地方政府只能倒掉。同时地方政府功能严重内化,失去促进出口创汇的能力,如果重新建立创汇导向,那么大部分职能部门根本没用,可以直接裁撤。所以地方政府有两条路,一是大多数政府没有能力创汇或者支持创汇,只能破产倒闭自生自灭,二是少数政府建立起创汇导向,留下少数有用的部门,裁撤大多数废柴。继1990年代国企工人从头再来之后,地方政府也从头再来。

到此,估计很多人想问,中央到底是谁?简单的说,现在的中央指的是太子党和技术官僚集团,换句话就是,赵家和赵家的忠犬。技术官僚,顾名思义,擅长技术善于操作,同时他们没有灵魂没有道德没有预见,中国的技术官僚尤甚。我很早在微博说过,中国不是个正常国家,只是伪装成国家的一部分人的提款机。谁提款?太子党。谁伪装?技术官僚。近二十多年,中国人民变成以房子为信仰,就是技术官僚的杰作。主子一声令下,技术官僚有的是办法给民众洗脑。

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没有国家利益,只有中央利益和地方利益,只有小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所以,当蛋糕越来越小,必须让中央先吃,其他人就不要吃了。此时此境,地方政府也属外围,被踢开理所当然。(全文完)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17年8月7日)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