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痂(一)(图)

2017-8-12 17:00 作者:追奇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许多事件的发生,记得或不记得,都使我们成为结痂的人。(图片来源:时报文化

人生是一条长长的路,我们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以为就快要接近痊愈的终点。然而真的存在着终点吗?

许多事件的发生,记得或不记得,都使我们成为结痂的人。

这层痂,也许厚也许薄,也许是靠自己想像--皆说服了自己拥有防护,可以敌得过未来任何形式的突袭--直到某个夜半再禁不住内心叫喊,回到那片曾经溺毙的海洋,才澈底晓得,伤口还在疼。

 

 

〈结痂〉

我不沉睡

沉睡的人有清醒的梦

梦里的伤都结了痂

只有我的,无法结

 

 

〈梦与现实〉

千万颗星星一起住在夜里

只有几盏灯,被我们命了名

其余都是孤火

流于无义

 

 

〈自顾自〉

被在乎是容易的

意识到被在乎

是困难的

 

就像每一个天上的星座

根本不知道

光年之外,自己的眼泪

会是场盛宴

 

 

〈来我心里作客〉

下辈子发誓

再不要去想念一个无关的人

不要做依恋金鱼的池水

牢记它的颜色眼神,闪亮的鳞片

忘了自己至微的身分

只是供它防罩

好无忧无挂地爱上别人

 

 

〈天真〉

天真地以为

可以到什么地方去

拥有一座海洋

不觉得伤心是坏

拥有一地荒田

不因为贫瘠而苦

拥有一个爱人

不晓得单恋叫病

天真地以为

可以离开哪里去到哪里

相信回报

相信只要好好吃饭

好好睡觉

病毒就会死掉

 

 

〈无策〉

即使预知了

死亡,也没法预知

死亡晃荡的余震

唯有事发当下

你才确定,崩塌残断的

是什么

人心有多软弱

鼓励其实无用

一只手

撑不了天

一双脚

踩不到地

要时候来了

才会懂

上路,常常不明白终点

是不是最初所盼

只听他们说

——“会好的”

就信了

 

 

〈路过时交换的多与少〉

螳螂挡车之前

螳螂没有问

前方敌人多汹涌

真正要保护的

是什么

手心向上

其实,也可以是给予

就算你不能救一个人的命

你或许能救一个人的人生

有些人的人生

糟到只剩一条命

有些人的命

好到他错过人生

 

 

〈花〉

你爱一朵花

就是爱一朵花

你不会看它的蕊

就会为它浇水

 

(本文节录自《结痂》一书)

 

书籍简介:追奇,《结痂》(时报文化,2017)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