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老翁台北忠烈祠寻父,目睹者陪哭(图)

2016-06-28 09:54 作者:jetcat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2016/06/27/20160627214922276.jpg
位于台北的忠烈祠(网路图片)

【看中国2016年06月28日讯】去年去台湾,然后我就无聊,跟同学去了圆山饭店,ok,你们知道的,那附近有忠烈祠

九点的仪兵操演和升旗仪式,身边挤满了日本旅游团和大陆的团,各种吵啊。

然后,大陆人看完升旗,跑掉了,七辆大巴的人数,我和同学进了武烈士庙,忠烈祠内外到处是日本人,居然各种眉飞色舞,让人特别不是滋味。

我和同学看了一会儿,有一对老夫妻一直没有走,在看牌位,因为牌位是按军职,可能会一个牌位密密麻麻写的都是名字,老人看不到,就犹豫着一直在我们身边晃,最后开口,请我们帮他找个人名,老爷子说那是自己的父亲,出生就没见过,想知道在不在这里。

我们就瞬间傻了,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可能被我们遇上,然后拼命找,密密麻麻的牌位里找那个名字,最后还真找到了,离远征军、驻印军的牌位不远。老爷爷就哭了,拿个袋子,里面是水果,一样样往外掏,喊爸爸,忠烈祠的管理人员被声音惊动,进来了,两个老人就特别慌,说我来看爸爸,我们就来给爸爸磕头。那个工作人员就说不要哭,国军有类似电子档案的东西,去查一下,因为当时在场就我们四个大陆人,老爷爷一定要我们陪着去,就去了,真的查到了,还打印了一份出来,那个年轻的军人牺牲于1940年,一次没什么名气的战斗,老爷爷就哭哭哭。

这边忠烈祠已经备好了仪兵,花圈,祭祀品,把牌位请下来,单独给老爷爷祭祀,老爷爷出门的时候,有仪兵开路,进门的时候,全体敬礼。我作为打酱油的小跟班,和同学已经完全懵了。

老爷爷就跪着给父亲磕头,供桌上还放着他从江苏老家带的一袋子土,母亲坟上的,哭着说了很多,最后说爸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你了,我老了,走不动了。。。然后我就没出息的和同学都哭了。。。

这大概我旅行中最难忘的经历,忠烈祠管理人员说他们尽量做到对牺牲军人完善档案,以便将来后人们查访祭祀,老爷爷哭的时候说妈妈一直担心爸爸孤魂野鬼没人祭拜,管理人员安慰说我们一直有祭祀他们,老爷爷就说谢谢谢谢不然爸爸孤独几十年,还要给钱。。。

就,抛开政治,单纯的看到这种场景,特别泪目,白发苍苍的儿子,照片上英气勃发的父亲,母亲坟上的一捧土,几十年间的世事,风雨飘摇时的年轻夫妻,哎,特别泪目,特别。

。。。。。。。。。。。。。。。。。。。。。

呃,鉴于我弱弱的文笔。

老爷爷给管理人员钱,是想感谢他们几十年来帮忙祭祀他父亲,几十年他不知道父亲生死,只知道是反革命。

忠烈祠日本人去的非常非常多非常非常吵,大陆人只看升旗,看完之后就走,根本不知道里面有文武烈士庙,希望以后去的小伙伴能往里面走走,不要照相,不要偷拍,那里面的牌位上有些名字可能我们接受的别扭,但是更多的是我们不知道的尉官校官还有无名的人,他们中很多是为了这个国家死去的。

最后,不知道从哪里看得一句话,大概是国军军官在大战过后祭奠自己的部署,里面有句,逐我之部曲,各自还乡,享家人四时之祭。

(此文,还是用叶禄群先生回忆文章中的从大脊岭撤退时的一段来收尾吧:开拔前,我叫特务长周中生买来香烛、三牲等祭品,在空地设一简易祭台,自己写了一篇祭文,对空宣读:“我阵亡之战士,随我旌旗,逐我之部曲,一同上路,各人认准本乡,魂归故里,受家人四时之祭祀……”)

不管城头如何变幻,成王败寇如何定义,我个人将始终尊重这些人,感谢他们在战时的牺牲,成全了我的先人活着,让我今天能坐着码字。

话痨如我最后一次表示,老爷爷说了很多,但是我听懂的不多,我也没法给打出来他的原话啊,比如他带的母亲坟上的土,比如他说自己走不动了,老了,飞不了,腿坏了,太远太远了,爸爸你要好好的,你要好好的……害我翻日记翻的泪目……

嗯,你们也多泪一下~

想了想,有些还是删了的好,毕竟想说的只特别简单但是特别感触的事情。

至于别的,岂容青史尽成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