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喝酒喝死人的中共将军们(图)

从喝酒将军张岩说到喝酒将军许世友

2016-01-13 09:09 作者:程凯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什么样的军队竟有喝酒喝死人的将军(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1月13日讯】近来网上有一个热闹话题,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6集团军军长张岩在军部请老部下喝,喝死了一位团长。他试图花钱私了,但团长的老婆索价过高,要为喝酒喝死的老公争得革命烈士称号。这本是合理要求,但不是张岩的权限所能及,于是事情闹大了,惊动了中央军委,正军级的张岩降为副军级,免去军长职务。据说张岩是解放军十八个集团军中最年轻的军长,前途无量,因成了“喝酒军长”,他的官运就暂时止步了。

张岩绝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最能喝酒的将军,也不是第一个把下属喝死的将军,他只不过撞到军队改革和整治的枪口上。并且张岩的后台不硬,他的岳父仅是死去的一位大军区副参谋长,如果他的老爹或者老岳父官拜上将,结果可能就不同了,喝酒喝死个团长算什么大事?

从张岩我想起另一位喝酒喝死部下的将军,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共开国上将许世友。

那时正是文革期间,许世友从南京军区司令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军区召开学习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我作为记者驻会采访。会议结束,照例要开怀畅饮,以庆祝圆满成功。宴会就在军区珠江宾馆宴会厅举行,许世友当然是宴会的主角。他似乎千杯不醉,只见他端着酒杯,身旁跟着一位斟酒的服务员,轮流向各酒桌敬酒,都是一饮而尽。他走到一席师级军官的酒桌前,那张桌子有一位广西省军区所辖军分区的司令,这位军分区司令虽然官不大,资格却比许世友还老,是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老红军站起来,战战兢兢的举着酒杯,对许世友说:许司令,我高血压、心脏病,医生嘱咐不能喝酒。说完他舔一舔酒杯,表示意思意思。不料许世友大怒,骂道:“不喝酒算什么军人,喝!你他妈的不喝老子毙了你。”老红军被骂得慌了神,不得不把手里的一大杯酒喝下,那可是65度烈性白酒。喝罢,可怜的老红军脸色苍白,跌坐在椅子上,待医生赶来,他已一命呜呼。这时候许世友头也不回,继续到各桌敬酒,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是我亲眼见到的将军把部下喝酒喝死的一例。老红军白死了,许世友酒照喝,司令员照当,那个年代,除了毛泽东,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当年“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解放军”,因此我常到中共军队采访,每次都有进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土匪山寨的感觉。有一次我采访南海边防的一个团部,团长设宴招待我,政委、副团长、副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后勤部长,都来陪客,整整两桌。这样的事我见得多了,无非借招待记者的名义领导班子集体大吃一顿,地方和军队都一样。不同的是,军队不用酒杯喝酒而是用海碗喝酒,斟满一大碗一口干,再斟满一大碗一口干。我那时年轻,酒量不输人,但与这些军官们喝酒,也心生畏惧。好在我不是他们的部下,不会有人对我“你他妈的不喝老子毙了你”。不过我心里纳闷:怎么这些军官一个比一个能喝?莫非解放军有一条不成文规定:不能喝酒不得提拔?

从汉朝开始,酿私酒就属非法。但文革期间谁也管不了解放军,军部设于广东惠州的解放军42军,私酿的假茅台全军闻名,可与贵州茅台乱真。42军从到军部到连部,必有盛自酿假茅台的大酒坛子;不少军官的军用水壶里装的不是水,而是假茅台。我与42军副军长兼参谋长是老熟人,我去他家做客,他就用假茅台款待我,临走装满十个军用水壶的假茅台送给我。回到编辑部,我与同事们共享,文人喝武人的假茅台,大家一场好醉。

许世友有很多故事流传,讲的无非是一个李逵式粗鄙之人的二杆子行为。那个年代,谁是“大老粗”,谁就最自豪。不过这位大老粗人品甚差,他本是红四方面军张国焘属下,1937年因不满毛泽东,在延安策动叛逃,被抓回来后向毛泽东下跪表忠,保住了一条命。文革期间,他为取悦毛泽东的老婆江青而诬告谭震林、余立金是叛徒。共产党里君子少小人多,大将军许世友内心龌龊,小人一个。

不知道许世友战争年代打过什么样的胜仗,但1979年中越战争,让人方知这位喝酒将军打起仗来乃草包一个。中越战争分西线与东线两个战场。杨得志指挥西线,许世友指挥东线。中越战争是一场败仗,主要败在许世友指挥的西线战场。开战之前许世友把军长们叫到面前,命令他们什么时候占领什么地方,也不分析敌情,也不讲究战术,下完命令就一句话:完不成任务拿头来见我。一头雾水的军长领完命令把师长们叫来,也是一句话:完不成任务拿头来见我。于是整个西线战场数十万大军,从军部到连部,回响一片“拿头来”的声音。那时许世友一定喝醉了酒,“拿头来”怎么听都像是一句酒话。结果,西线进入越南的许世友“拿头来”部队,被越南人民军打得晕头转向。一位前线指挥官对我说:人死老了,尸横遍野,想撤退都撤不回来,撤退比进攻死的人还多。

酒杯不离手的许世友将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浸泡在酒精中,喝酒将军张岩与他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了。酒伤肝,1985年许世友死于肝癌,可以说,他是戎马一生没死于枪炮死于酒杯的将军。

张岩的一位朋友写文章说张岩如何杰出,到俄国伏龙芝军事学院进修,十六门功课门门5分。但如果他是一位酒徒,成绩越优危害就越大,虽不至于像许世友那样喝了酒只懂得说“拿头来”,但肯定会干出比拿头来要惊天动地的事情。我看过一本政治幻想小说:记得其中的情节:一位解放军优秀青年军官被派到美国军校培训,下了课找美国女人开房,不举,被美国女人嘲笑:中国军官都是银样蜡枪头。回国后,青年军官当上核潜艇艇长,有一天几杯酒下肚,想起不举被美国女人嘲笑的丢脸事,越想越来气,一腔复仇的热血沸腾,就乘着酒劲,一按电钮,把艇上的核弹一颗不剩射向美国。结果招来美国核弹回击,把俄国也扯进来,一场核大战爆发,中国进入核冬天,农作物绝收,国人冲出国界逃生,社会瞬间崩溃,中共政权顷刻瓦解。

所以,张岩、许世友喝酒喝死部下,尚属小事。如果解放军的将军们,有哪位像那位核潜艇的艇长一样,喝了酒想起自己的一点烦心事,就去按一个什么电钮,那中国可是有大麻烦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