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西藏事件反映北京的民族政策错误

2008-04-03 02: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批中国大陆知识分子最近联名发表「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公开信,呼吁北京当局和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展开对话,共同化解西藏的危机。这封公开信的起草人、著名的北京作家及西藏问题专家王力雄,3月27日接受央广编译季平的专访,说明了组织发表这封公开信的动机,并且表达了对于化解西藏危机的看法。

◎ 官媒误导 汉藏族群对立

季 平:王先生起草这封公开信,有许多知识分子共同参与,请说明组织这项活动的动机?

王力雄:这个动机,一个就是我们在意见书里所写的这些意见。我们对目前官方处理西藏问题的方式,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而且认为,目前的这种方式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好的结果;因此,我们提出来的一方面是为了能够用我们的意见,呼吁官方来找到一条比较正确的解决之道。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也看到,目前由于官方媒体不恰当的宣传,把现在的西藏事件变成了藏、汉两个民族之间对立的一种关系,而这种关系,我们认为是非常危险的。因此,我们也想通过这个意见书,来向藏族人民表达,在中国汉族、知识分子和人群之中,还是有另外的声音和另外的思考的,并不是都是在官方媒体的影响之下,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极端民族主义的那种心态。

季 平:这封公开信目前仍在开放联署吗?最新的统计,有多少人参与?都是知识界人士吗?

王力雄:对,目前还在开放联署;昨天(3月26日)晚上,我看到是266人吧,除了知识界人士以外,当然也有一些青年、学生或者各行各业的人也有参与。

季 平:请王先生介绍公开信上12点意见中的重点部份。

王力雄:首先我们就是在呼吁当局,目前官方媒体的这种单方面的宣传,具有一种煽动民族仇恨的效果,因此,我们呼吁停止这样的宣传、改变这种宣传方式;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呼吁,按照达赖喇嘛的和平理性精神,我们支持达赖喇嘛这种非暴力的呼吁,希望各方面都停止暴力活动,一个是中国官方停止暴力镇压,一个是藏族百姓也要停止这种暴力活动。

◎ 达赖和平诉求 北京充耳不闻 令人费解

季 平:达赖喇嘛一直不断地重申,不追求西藏独立,而且坚持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来寻求西藏的自治,可是,北京方面却一再要求达赖喇嘛,放弃暴力和追求西藏独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力雄:就这一点,我们是真的也都是、大家都感到非常的困惑,因为,明明的事实就是,达赖喇嘛不断地重覆「不追求独立」、「愿意在一个中国之下,寻求高度自治」,中国政府所提出来的所有条件,达赖喇嘛都是在不断地表示,他接受这样的条件,可是,中国政府却还是重覆地要求他承认这些;所以,我们也都觉得「这是为什么?」,到现在,我们也是觉得不得其解。

◎ 呼吁当局听取建言 向外传达不同思考

季 平:北京当局对达赖喇嘛一再地公开表态都充耳不闻,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这封公开信能够起到何种作用,您有何评估?

王力雄:其实,我个人并不认为,我们这个意见真的会被当局能够听进去多少;因为,这也是以往的经验了。尽管我们对各种事情都会发出一些呼吁和对政府的一些建议;但是,我们几乎没有看到政府有过回应,包括像西藏问题,不要说我们提出这种呼吁,就连西藏当年带领中国解放军进入西藏的平措旺介先生,曾经担任中国政府里面很高职位的这个高级干部,那么,他给胡锦涛连续写信若干封都是石沈大海;所以,现在很多藏族人也说,当年平措旺介先生的建议如果当局能够听进去一些的话,那么,也许今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动乱了。

当然,我们说,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要发出这个声音,一方面我们总是希望我们的政府内部,能够有这样的明智的领导人,能够听进去一些不同的声音和明智的建议;另一方面,我们这个也是、就是除了是给我们的领导人的提议以外,也是向社会、向国际、向公众来表达另外一种声音。

季 平:就是让外界了解中国大陆上,除了北京当局的态度,一般人士对于这个问题是什么样的看法。

王力雄:是的。

◎ 改变政治体制 提供民众民主参与渠道

季 平:如果北京当局仍然如大家的意料,对所有的请愿、公开信呼吁、提供建言等等社会人士所作出的这些举动都置之不理,中国大陆知识界有无可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王力雄:这个现在我们还没有进一步的考虑,因为说实在的,我们在这方面是很没有能力的;因为,你也知道,在我们现在的这种政治体制当中,民众的参与实际上是几乎是没有这个渠道的,那么,我们只能以一种话语的方式、通过公开的渠道来表达一些想法,如果这个想法不被回应和不被接受的话,那么,我们下一步能做什么,我们基本上也是觉得无能为力的。

季 平:站在您的立场,王先生认为,外界要怎么做,才能对这些问题产生一些具体的帮助?

王力雄:其实,说实在的,就是真正地要解决这些问题,我都觉得是在于一个政治制度的变化,就是在目前这种政治制度之下,我觉得,很多问题它也都是处于一种僵局,并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哪怕是高层的领导人,也不是说,他想解决、就能解决的;那么,只有当这个社会的整个政治体制发生了比较本质性的变化,真正的给民众提供了民主的参与渠道,和一种自由表达的这样的一种言论的权利,那么,这样的话,才有可能有民众和体制、权力之外的人去参与和进言的这种可能性。

◎ 修正民族政策 治本关键

季 平:王先生的身份相当特殊,您本身是汉族,对西藏问题有深入的研究,您夫人唯色女士则是藏族;对于探讨西藏问题,您的见解非常有份量。请教王先生,您认为,汉藏之间的问题应该如何处理,才能够慢慢地走向一个比较好的情况?

王力雄:这个问题说起来比较复杂,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但是,我觉得,我个人是比较赞成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之内,给予西藏高度自治;这样的一种方式,我觉得,可能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一个根本性的合适道路。

季 平:就是希望北京当局能够跟达赖喇嘛以对话的方式,来探讨一步一步的解决办法?

王力雄:这个就是,其实我也不是抱有很大的这种信心,因为仅仅和达赖喇嘛见面,虽然说,这个议题是被很多现在的各方面的舆论来呼吁的,世界各国的领导人也都有这样一个敦促;但是,我觉得,如果中国的民族政策不变化的话,仅仅是和达赖喇嘛的会面,那么,很可能也是流于形式的一种会面,并不一定能够真正的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应该仔细的检讨,这么多年所执行的民族政策,错误在哪里?问题在哪里?

因为,在历史的比较当中,已经非常明显的显现出来,1980年代末的西藏也发生过这种动荡,但是,那个时候基本只局限于拉萨,参加者也只是僧侣和一些城市居民;但是,现在20多年过去了,在西藏问题上是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做了很多的努力、投入了很多的资金,力图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你到今年的事件发生之后会看到,这个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而且更加恶化,动荡的地域扩大了很多,参与的人增加了很多,而且参与者的身份也不断向下延伸,现在很多农民、牧民都参与进来。所以,这种比较,说明一定是对西藏的工作和民族政策的处理,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基本可以肯定是一个失败的政策。

那么,我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从政府方面应该自我反省,而不是说先把责任推给别人,先说对方是敌意的挑动、组织和策划,也要考虑自己在这些方面到底做错了什么;因此,要通过这种自我反省,来改变和调整这个不正确的民族政策。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根本的解决之道。

◎ 避免民族分裂 国家领土得保完整

季 平:请王先生做个总结。

王力雄:这次我觉得是一个很严重的事件,这个事件嘛,其实最重要的不在于现在表面上浮现出来的这些东西,而是说,它会对目前的汉藏关系产生一个很大的冲击,就以往的西藏问题虽然是长期的存在,但是,大部份的只是纠葛于政治方面、历史方面或者文化方面,在普通的汉藏百姓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和睦,甚至说还是比较亲近的。因为,以往几十年我经常到藏区去,从来都是感觉到,尤其是底层的藏族百姓和汉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密切的。

但是,这次事件当中,就是因为作为这种民族政策产生的恶果,在藏族人起来闹事或者抗议的过程之中,就发生了很多针对汉人的打砸抢的行为;当然,我现在也不能做结论,我们至少是通过中国官方媒体的报导,我们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一些现象。但是,这样的一种现象,它又通过官方媒体的这种宣传,它产生了一种煽动民族仇恨的效果,就激发了汉人民众中的极端民族主义,而且,这种民族主义通过互联网进行广泛的传播,而在互联网上,很多那种不负责任的言论就非常的极端;因此,它现在就是导致了这两个民族的普通百姓之间,通过这次事件就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我觉得,这种对立是最危险的。

其实,只有在两个民族的民众都发生对立的时候,它就已经蕴涵了未来发生大规模民族冲突的危险,甚至可能导致更多的民众去流血啊什么的,出现这样的灾难。其实,我们在原来南斯拉夫之间的那些战争、柯索伏战争这些,我们都看得到那些大规模的种族清洗啊什么的这些,它的基础就是民众之间的那种相互敌视、对立。所以,我说,真正的这样的一种政策,它才是把西藏推向和中国分裂的一种未来;所以,我们在意见书中就强调,就是中国政府要强调反分裂的话,首先最该做的就是要反对民族之间的分裂,只有民族之间不出现分裂,你才能真正地保证国家领土的不分裂,这就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出发点。

季 平:非常感谢著名的北京作家及西藏问题专家王力雄先生,接受央广的采访,就西藏问题作出精辟的分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