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少奇惨死真相 刘源:全家感激胡耀邦(图)

2015-11-26 05:06 作者:杨天资 桌面版 正體 17
    小字


胡耀邦之女满妹著《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11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杨天资综合报导)被称为中共体制内的异类领导人胡耀邦100周年的诞辰被习近平当局高调推出,随后海内外互联网出现诸多有关胡耀邦生平轶事。由北京出版社出版的胡耀邦之女满妹著《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最近又被关注。此书中一段关于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遇非人的折磨,胡耀邦将其平反,被刘少奇的子女感激涕零的往事,再入眼帘。

刘源:我们全家感激胡耀邦平反刘少奇

据此书描述:1978年12月,刘少奇的子女联名写信给中央,要求释放王光美。1979年1月上旬,王光美从秦城监狱被放出。1月下旬的一天,王光美在儿子刘源、女儿刘婷的陪同下,来到富强胡同6号,看望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胡耀邦,要求对刘少奇一案重新审查,做出结论。

胡耀邦说:“刘少奇的案子是党的历史上最大的冤案,这个案子是一定要平的……。”

回家后,被关了12年之久的王光美大哭一场。事后刘源对胡耀邦之女满妹说:“那天从你家出来,我们全家人都很振奋。我们非常感激耀邦叔叔,他是最早对我们说这个话的人……”

1979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结束对王光美的审查。1980年2月23日至29日,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一致通过了《关于为刘少奇平反的决议》。5月17日,中共中央为刘少奇举行了万人追悼大会。

刘少奇之死:全身没有一条好血管

中共自它出现以来,内部的政治斗争残酷而无人性,《九评共产党》一书论述说,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暴力和谎言的历史,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大都没有好下场。

此前,海外中文媒体转载顾保孜著的《中共高层人物命运沉浮:中南海人物春秋》里有关刘少奇惨死过程的部分内容。

文章记述,在此之前,刘少奇被开了许多次批斗会。1967年8月5日,批斗刘少奇的大会在他家的院内举行。几个彪形大汉把刘少奇、王光美架进会场,他们一会儿强按下刘少奇的头,把他的手扭到背后,强迫他做出卑躬屈膝的样子,还让他做喷气式;一会儿又揪著刘少奇稀疏的白发,强迫他抬头拍照;最后,他们把刘、王押到会场一角,硬把他们按下去向两幅巨型漫画上的红卫兵鞠躬。

刘少奇已被打得鼻青眼肿,他的鞋也被踩掉,只穿着袜子!王光美不顾一切,挣脱造反派的手,扑向刘少奇,刘少奇也不顾拳打脚踢,与王光美的手紧紧握住。文中说,这是他们最后的握手。

1967年8月7日,刘少奇给毛泽东写信,抗议给他扣上反党的帽子,书面提出辞去现任职务,并告诉毛他已失去自由。

信送上去了,可刘少奇的腰也伸不直了,右腿也被打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妻子和孩子们与他在同一个院子里,却不能相见,更不能相互照顾。十几天后,这种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待遇也没有了,9月13日,刘少奇的孩子们被赶出了中南海,王光美也被捕入狱,刘少奇则被强迫抽去腰带,被“严加看守”起来。

1968年7月,刘少奇突然发起高烧,医生过来用常用药敷衍一下就走了。第二天,他的病转成肺炎,引起多种并发症,随时有死亡的危险。上面得知后,立即派医护人员来抢救,防止刘少奇死掉,当时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对医护人员说:“现在快要开刘少奇的会了,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活着看到被开除出党,给九大留活靶子。”

为维持刘少奇的生命,医生提出实行监护,住院治疗,被看守人员拒绝;医生请求撕掉卧室内挂满的标语口号,使病人少受精神刺激,也被拒绝。刘少奇虽然没瘫痪,也只能躺在床上无力起身,没人给他换洗衣服,没有扶他起床大小便,由于不活动,他的双腿肌肉逐渐萎缩;他的胳膊和臀部由于打针被扎烂了,护土记录日记上写着:全身没有一条好血管。

残忍的折磨,使刘少奇植物神经紊乱,他不能正常下咽食物,只好靠鼻饲维持快枯竭的生命,疾病和窒息的难忍,常使他紧紧攥著拳头,或伸开十指乱抓、乱撕,一旦抓住东西就死死不放,医护人员实在不忍目睹他难受的情景,就把两个硬塑料瓶让他捏在手里,不久,这两个塑料瓶被攥成了两个“小胡芦”……

文章说,对刘少奇来说,活着已是一种折磨的惩罚,但他还是要坚持活下去,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等来的却是晴天霹雳,却是轰然雷击。这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他被中共中央十二中全会定为“叛徒、内奸、工贼”,被“永远开除出党”,而且是在他70岁生日,即1968年11月24日这一天通知他的(十二中全会闭幕日期是10月31日)。

刘少奇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气愤得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哇哇”地大口呕吐起来,长期积郁在心头的气愤和非人折磨留给他的疾病,一起爆发出来,他的血压陡然升高到260/130毫米汞柱,体温达40℃。但他一声不吭,攥紧双拳,那双干涩的、快要裂开的眼睛,喷射著怒火,心已成灰。

从此,刘少奇沉默了,他一句话也不说,哪怕是治病和生活用语也一句不说,他用无言表示坚决的抗议。

1969年11月10日晚,刘少奇再度发高烧;试体温表,5个小时后才取出,体温为39.7℃,虽不能确诊是否肺炎,但按肺炎治疗,不准送医院抢救。到11日深夜,刘少奇嘴唇发紫,两眼瞳光反应消失,体温体温 40.1℃。但直到第二天早晨6点40分才发出病危通知,五分钟后,即1969年11月12日6时45分,刘少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969年11月15日深夜12点,六七个人把头部面部全都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刘少奇拖到一辆吉普车上,开向开封市东郊的火化场。车厢装不下他的身躯,两只脚露在车厢外……

火化场已得到通知,将要火化一个烈性传染病患者,工作人员忙着喷洒消毒剂。20多个军人在火化场外实行戒严。吉普车到达后,刘少奇的遗体被匆忙地送进了火化炉。与此同时,他生前在开封的遗物也付之一炬,灰飞烟灭,留下的,只有一张骨灰寄存证:

骨灰编号:一二三

申请寄存人姓名:刘源

现住址:××××部队

与亡人关系:父子

死亡人姓名:刘卫黄

年龄:七十一

性别:男

职业:无业

死因:病死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