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投奔中共的下场!世界冠军受辱惨死(图)

2015-09-30 13:00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为中国夺得了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的容国团。(网络图片)

对于现在中国的年轻人来说,容国团这个名字已然十分陌生,但40岁往上的人却记得他曾经拥有的辉煌。出生在香港的容国团17岁即在香港乒乓球埠标赛获得冠军,19岁战胜23届世乒赛日本新科状元狄村,一战成名。

他所研究出来的快速抽击,打破了当时主导欧洲和日本的花巧式打球方法。1957年,在20岁的时候,他从香港回到大陆,进入广州体育学院学习,并立下了“三年夺取世界冠军”的誓言。1958年入选广东省乒乓球队,当年在全国乒乓球锦标赛获男子单打冠军,随后被选为国家集训队队员。1959年4月在联邦德国多特蒙德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3:1战胜匈牙利名将悉多,为中国夺得了第一个乒乓球男子单打世界冠军,也是49年后第一个世界冠军获得者。

容国团获得这个冠军对中共来说可谓意义非凡。一时间,不仅各种荣誉纷至沓来,他还获得了副总理贺龙亲自到机场接机的特殊待遇。毛、周亦多次接见容国团,而且每次外宾来访,容国团都是座上宾。外貌出众的他更成为中国年轻人的偶像,据说,信件堆满了乒乓球队的传达室,内中当然不乏求爱信。容国团后与广东老乡、田径运动员黄秀珍一见倾心,并结为连理。

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为中国队首次夺得男子团体冠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后由于技术的曝光和革新,庄则栋取代了容国团的地位,容国团改任乒乓球女队教练,并率领全队夺得了第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女子团体冠军。

然而,幸福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1966年文革爆发后,兵乓球队也受到了冲击。当年12月,当容国团从国外参加比赛归来,发现兵乓球训练馆已被红卫兵贴满了大字报,大字报称国家乒乓球队是修正主义的产物,因为所夺取的7个世界冠军奖杯都是资产阶级冠名的。而由于贺龙被打倒以及容国团在香港的成长经历,使其同也是从香港归来的国家队主教练傅其芳、北京队主教练姜永宁一起被隔离审查,并被造反派揪斗、侮辱和毒打。他们几人因常在一起聚餐而被打成“反革命特务小集团”。

造反派说容国团是铁杆保皇派,因此将其关在厕所里写揭发材料。厕所内装大喇叭,拉线至专案组。看管他的红卫兵玩一会儿麻将,便对着喇叭喊让其交代,从早到晚对其进行精神虐待。有时还将他拉出去审问,并进行暴打。而他爱看外国小说,爱听外国古典音乐,怀念香港,从香港带东西不接受检查也都成为了其罪名。

在第30届世乒赛举行之前,容国团与队友起草了请战书,希望以行动证明自己,但却石沉大海。就在此时,傅其芳和姜永宁最终因不堪精神及肉体上的残酷斗争、毒打选择了自杀,这让容国团十分迷茫,也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他不断询问自己的队友邱钟惠:“你觉得我们有错吗?”,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复,两个人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错。不久,体育界进一步清理队伍,要求容国团写检查,质问他为何要写请战书。容国团最后一丝希望破灭。

1968年6月的一天傍晚,容国团上吊自杀,终年30岁。其最后留给国家体委的造反派和革委会的信中写道:“我中贺龙修毒太深?!我爱面子甚于生命!我历史清白!最大的错误是两次站错队!不要怀疑我是敌人。向毛XX请罪!”不过,其队友邱钟惠始终认为容国团是他杀而非自杀,并对其遗书的真实性提出了怀疑。她认为以容国团的坚强个性,不会留下这样的悔过遗书。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在容国团死去十年后,终于被还以清白。只是昔日的冠军再也无法绽放。令人感叹的是,当大陆人拚命逃亡香港时,容国团却选择了来到大陆。如果当时有人借其一双慧眼,这样的惨剧就不会发生了吧。

責任编辑: 林枫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