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的通缩来了

2015-02-22 14:31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5年02月22日讯】不容回避的事实是,中国经济通缩已经渐行渐近。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短期压力,下一步宏观经济政策该如何走,下面来看一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是如何解读最新的CPI数据的。

现在很明显,通缩已经来了。整个大环境也在加剧通缩,比如原油价格下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因为中国是原油、矿石等大宗商品的主要进口国,这样就有大量输入性的通缩。原来我们的经济就有通缩压力,两个因素的叠加就加深了人们对通缩的担忧。

现在与2009年相比,程度还不一样。因为CPI统计的是同比增幅,假设原来是100,现在99,也是同比负增长。

但是现在的通缩是,原来增幅是100,一直往下,现在已经变成80了。虽然同比仍然在涨,但是累积的涨幅回落是很大的。所以当前的通缩形势跟2009年还不一样。

我认为政策上面要有大的调整,一旦形成通缩,是很难治理的。通缩会让消费没有信心,投资者没有信心,外资没有信心,这种情况下,有效需求没有办法产生。

通缩会抑制有效需求,需求减弱又会加剧通缩,这个螺旋要是往下走,经济将来会比较糟糕。这个局面的形成蛮可惜的。

当年朱镕基时代,1998年左右,形成了经济通缩的局面,到2002年才恢复过来。当时正是因为政策做了大的调整,刺激了国内投资,房地产市场起来了,慢慢的才让经济回暖。那个寒冬也很长,差不多用了4年时间

现在最大的问题,要先解决债务问题,现在放的水都被还债的需求吸纳掉了。

根据美国UCSD一位华裔经济学教授的测算,中国目前的债务总量(包括政府、企业、家庭等三部门债务)仅利息就有11万亿人民币,这个利息还在以每年10-15%的幅度在增长,假设3-4年还完,每年需要还的利息额度接近我们每年GDP的增量(2014年中国GDP增量为4.8万亿人民币,观察者网注)。

目前的货币供应量从官方的数据来看还是比较大的,比如去年12月份广义货币M2增长约12.2%,社会融资增长更大,去年12月份增加1.69万亿,但是放的水大部分还利息去了。

由于2008年之后几年,在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那里形成了巨额的债务,现在利息就把他们压的够呛。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不惜支付更高的利率来从影子银行借贷的原因,这样一来就把融资成本推上去了。

这么高的借贷成本,实体经济实际上是没办法获得更多的信贷。所以货币政策上要放松,不仅要大幅度降息,要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的投资需求;还需要从财政政策上入手,加快减轻债务的拖累,而且这应该在前两年就开始行动。

化解债务我认为有三个办法:一,首先是要加大债务重组的力度。目前债务负担太重,放水都被还本付息的需求冲销掉了。

二,要核销相当一部分债务。核销的办法就是地方政府债务向中央政府转移,中央政府再通过发债补充银行资本金来对冲这些债务,让银行将这些债给核销掉。

第三,就是降息,否则债务利息会越滚越大。目前的状况与日本80年代末的泡沫破裂时期的状况有相同的地方,日本的企业和开发商当时也是出现了巨额的债务负担,整个经济被债务困扰,日本央行当时不得不采用零利率来冻结利息的增长,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然日本的经济与我们有很大不同,它那个时候已经很发达了,收入很高,投资机会几乎为零,所以尽管保持了长期的低利率政策,但日本经济并没有太大的起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