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放倒”周永康 可喜可贺

庆贺迫害狂周永康的倒掉

2014-08-01 09:16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8月01日讯】曾经不可一世、作恶多端的迫害狂周永康倒掉了,这次是真的,有官方的新闻公报为证。我买了一挂在市面上所能找到的最大圈鞭炮,燃放庆贺。看着一长串的鞭炮在爽风中一声声欢快地炸响,我觉得荡气回肠,并隐约看到一个个的冤魂,在天国里为罪大恶极的周永康的倒掉而欢呼而欣慰。

两年前的今天,我在异乡于《演绎的不过是落幕前的疯狂》中写道:“黑暗制造者,无毛大虫也,有大虫的存在就会有降龙伏虎的存在,这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常言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孰知仅仅是刚好相隔了两年时间,黑暗制造者周永康就倒掉了。周贼啊周贼,你也有今天!

何为天道好还?这就是天道好还!不论新政反腐的动因何在,接下来的反腐会进行到何等深度,这回的“放倒”周永康,都算得上是替天行道和为民除害,在国人而言的确是可喜可贺。

但以党国处理贪官酷吏惯有之作派,我们还只能是确认了魔头周永康的倒掉,并无法确认周永康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会悉数被曝光在阳光之下。周永康所涉及的问题,决不仅仅是贪腐和政变的问题,他手上绝对已直接或间接地染有血腥。对周更彻底的清算,估计会在国家实现民主转型之后。

一时权倾天下的“维稳沙皇”周永康,扮演的一直是个黑暗制造者的角色,不可理喻地疯狂破坏法制建设。祸国殃民的周贼让整个政法系统变得面目全非,其间以魔化公安系统为最烈。对无数中国百姓而言,周贼横行以来,便是有公害而无公安,警民间曾有“鱼水情”被不断的对立所替代。

周永康是中共建党史上的一个孽障,将这个党已是毁得非常彻底。自其窃任公安部部长以来,整个公安体系就已出现了十分可怖的变异,知法犯法、执法乱法的现象十分严重,警察不断在抢尸,在截访,在监控和打压良心人士,在充当暴政的打手,在血腥强拆中自甘沦为掠夺者的马前卒……

将血淋淋的凶杀案硬说成“自杀”,这般明目张胆混淆黑白、草菅人命的事,在周贼为恶期间,不知凡几。周贼一手遮天之下的政法系,在法治史上和人类史上发明了令后人闻之胆寒的新套路,那就是不论多么惨绝人寰的命案,都可以通过强权压迫的手段,来逼使遇害者家属“协商解决”。

迫害是周贼秉政的一大主题。在迫害狂周永康丧心病狂作恶的这些年里,暴政的迫害面已几乎是公然扩大到了全民。学者、记者、作家、律师、艺术家、信仰人士、民主人士、各种访民……任何层面的人士随时都可能成为暴政迫害的对象。不少被迫害者在残酷的迫害中,已悲惨地撒手人寰。

我见胡佳在一篇文中直指周是中共的掘墓人,不禁与妻子谈到:胡佳这样写文章肯定要惹大麻烦。从周的行事手法来看,是个十足的小人,在他失势前一定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果然胡佳随后就身陷囹圄。我一直迂回反击着,结果也在“几条线压下来”的警方行动中,被强加了莫须有的罪名。

周贼操纵下的黑暗司法,已成了帽子工厂,动辄给良心人士冠以“颠覆”、“煽颠”、“诽谤”之罪名,但极尽讽刺意味的是,狗胆包天的周永康,自己却是暗地里动真格,图谋政变!他不只是对习李政权图谋不轨,早在胡温任上,他就有了政变的企图,否则许多事就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

我在旧文中已披露,那年京城召开“盛会”,我恰好在京上访,发现一个十分吊诡的路数:大量走投无路的冤民,原本露宿在小巷里,蜗居在地下室,可在“盛会”召开之际,却全部被警方给赶到大街上去露宿。当时的北京南站一带,整条街差不多都是人间地狱的景象。这路数是何等阴毒。

维护社会稳定本是职能部门的天职所在,但“维稳沙皇”周永康却要以“维稳”之名,福荫本部,掏空国家,每年竟向国家索要高达几千亿的维稳经费,其开支已高于国防开支。而每年耗费数额如此之巨的民脂民膏,是令这个国家一天比一天更加阴森,党政的“敌人”也像滚雪球一样增多。

周永康任上的普施迫害,为党政凭空制造的“敌人”不计其数,我也同样是这个时期被制造出来的一个“敌人”。我不过是撰文谈论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莫名其妙”成了被迫害的对象,就“莫名其妙”家破人亡,就一再见识了政法官员和“人民警察”是一副怎样的嘴脸。

在周永康横行无忌期间,我反覆被“维稳”者告知,我是所在地区的头号被“维稳”对象,后又被告知是中央政法委的监控对象。我所在的这个小县人口只有十几万,高高在上的前中央政法委,居然会去监控一个小县城里的作家!周贼在我孩子惨烈遇害的这件事上,究竟扮演了何种的角色?

……

苍天有眼啊,祸国殃民的迫害狂周永康终于大势已去!虽然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在目前未必能得到彻底的清算,但至少又一次印证了亘古不变的真理:多行不义必自毙。哪怕他的种种罪恶,在这样的体制下一时会被忽略或掩盖,冥冥之中高悬的正义之剑,也一定会有彻底斩向他的那一天。

我们今天奔走相告,庆贺着迫害狂周永康倒掉的同时,也深知这样一种现实:即便是将周永康枪毙一千次、一万次,也还是无法告慰在黑暗时节里惨烈而去的无数冤魂,也难于真正平息被激发的种种民愤。要走的路兴许山遥水远,对于伏虎者而言,首先要做的,是有效抵挡周贼余孽的反扑。

写于2014年7月3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3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3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有删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