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干将莫邪 阴阳双剑──铸剑的传奇故事(图)

2014-06-29 14:4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古剑出土,寒光四射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中国一支考古队在湖北挖掘楚国古墓时,发现一把古剑,装在黑色漆木鞘内,细察剑身,赫然出现“越王勾践自作用剑”八个字。这把青铜长剑,埋藏地下两千多年,虽已沾满泥土,然而令人不可置信,剑身完好如新,出鞘后寒光四射,毫无锈蚀,而且锋利异常,二十余层纸片一划而破。(按:楚国的首都郢,在今湖北省江陵县纪南城。这座古墓距纪南城七公里。)

怎么做到的?经过专家研究,谜底揭开,原来越王剑千年不坏,主因是剑的表面有一层铬盐化合物。铬是极耐腐蚀、极耐高温的稀有金属,熔点在4000℃左右。地球岩石中含铬量很低,提取不易。科技尖端国家如德国、美国,迟至二十世纪(一九三七、一九五○年)才发明并申请铬盐氧化的技术专利,而两千多年前,中国就已运用成熟,怎不教人惊讶?

这种天才所铸出来的剑决非海内孤剑,展现出来的铸剑天分决非偶然。九○年代考古人员在秦始皇一号坑发现一把青铜剑,被一百五十公斤的陶俑压弯超过四十五度,
陶俑搬开,青铜剑居然在瞬间反弹,恢复平直,那样的柔软度,弯曲了那样久的年代,古代铸剑师傅的功力,在在令人不可思议。

打造一把剑不难,只需好的技术,打造出传世宝剑,却有赖冶铸艺术。历史上许多名剑,包括前述越王剑的吴越铜剑更是出名。春秋中期后段,公元前六世纪前半叶,吴、越国力趋盛,这时期的铸剑工艺几乎臻于顶峰。吴国的干将、越国的欧冶子就是当时极富盛名的铸剑家。

铸一把绝世宝剑往往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许多铸剑的故事成为不朽传奇,许多铸剑家的敬业态度成为动人传说。

例如底下要说的,干将铸剑的故事。

干将剑和莫邪

春秋时代,吴王阖闾请干将为他铸造两把名剑。干将和莫邪是铸剑的夫妻档。干将首先四处采集优质铁矿和铜矿,当日月同照大地时,开炉冶炼,怪的是三个月下来,炉内的金属迟迟无法焀化为流质,干将想不透原因,只能干着急。

莫邪问干将说:“要让神物化合,须要人气,你造剑,是不是得不到人的催化,以致造不成?”干将回忆说:“以前我的老师造剑,有一次铜、铁在炉内互不相熔,他们夫妻一起跳入冶炉,剑才造成。从此以后,他们后代开矿冶铸,都披麻带孝,然后才敢在山上铸造。

我现在造不成剑,是否也是这个原因?”

莫邪听了之后,说:“先师知道舍身成剑,我们又有什么难的?”

于是干将夫妇剪下头发和指甲,投入炉中,又派童男童女三百人,装炭装炉,鼓风吹火,铜铁这才销熔,铸成宝剑。这两把剑,各分阴阳,阳剑取名为干将,阴剑叫做莫邪。干将藏起阳剑,只献出阴剑。阖闾非常高兴。

雄剑悲鸣思雌剑

前述故事出自《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大概还不够浪漫悲怆,后人加油添醋、改编重写,把干将的老师和师母跳入火炉殉身以成全造剑的事蹟,代换成莫邪。根据传说,吴王阖闾命令干将铸将,铁无法熔化流动,莫邪奋勇跳入炉中,感天动地,铁汁溶出,干将便打成两把剑,雄剑献给吴王,雌剑自己留着。雌剑想念雄剑,常常悲鸣。

牺牲小我的角色,在这里变成莫邪。莫邪,也作莫耶。

但这故事影响深远,成为流传很广的文史典故。不管跳进熔炉里的是谁,都显现出一种浪漫情怀,一种敬业态度,一种视事业如性命,全力以赴的决绝。对干将或欧冶子等铸剑师而言,剑不单是铜或铁的集合体,它有灵魂,它有生命,铸剑时诸神观礼,阴阳调合,而后才可成功。

任何工匠艺师,任何艺术工作者,又何尝不是如此?制作任何产品,画作、诗文、乐章、艺品,呕心沥血,在所不惜,他们所面对的,是自己的魂魄所寄,是自己的情感所系,像《百年孤寂》的主人翁所说的,万物都有生命,必须唤醒它们的灵魂。

但其中所代表的敬业精神,以及对工作的尊重,却是令人动容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