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横河:昆明砍杀事件初探(图)

2014-03-07 11:26 作者:横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3月07日讯】主持人:在3月1日晚上9点多,昆明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大规模砍杀事件。事件是发生在昆明火车站。媒体的报导比较简单,只是说一伙歹徒持械冲进了昆明火车站车站广场售票厅见人就砍,致多人死伤。

2014/03/02/20140302140346152.jpg

大家知道国内的火车站一般都是人山人海的,所以这次事件受害人数就非常多,官方公布的数字到现在为止,已经是有28人死亡,113人受伤。据称已经有5名凶手被击毙,官方没有公布凶手的身分和动机,据说国内的媒体也已经收到了封口令,要求按照新华社的通稿来报导。

那我们在这里因为没有官方的非常详细的报导,我们只能是根据网路上,现场目击的人公布出来的一些情况,做一下这个事件的分析,就是说仅仅是分析而已,因为我们没有第一手的详细的资料。横河先生,您觉得这样的事件是不是应该算突发事件?那在这样的突发事件里面,您觉得警方的反应怎么样?

横河:我想先说一下对这样的事件,对受伤者,对死亡者这确实是很惨的,首先想表示一下悼念。但这个事情我们必须得分析一下。首先我来讲这事件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突发事件,在这之前肯定是没有任何预警的,警方的反应我认为是很慢的。

案发的时间是在9点30分前后,因为现在目前最准确的一个消息是有一个网民叫广君歌,他最准确是在9点24分看过表,然后他说没过多一会儿,人群就被持刀的凶手赶进了大厅。这个没过多一会的,我们就假设他几分钟吧,可能就在9点半前后。

到9点55分的时候,从现场传出来5名凶手被击毙的消息。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至少有可能20多分钟的时间。这一点来说的话,地点就是在火车站应该是戒备比较森严的地方。

主持人:应该当时就有警察在附近的。

横河:应该随时都有警察的,因为在这种交通的公共场所的话,长期是有警察部署的。所以从点来说,警方的反应应该是比较慢的。当然我们还看到另外有一张照片,显示是有2名凶手被抓,现在不清楚这是不是凶手,因为官方现在公布的是其他凶手还在追捕中,所以应该是没有活的,就是5名击毙,其他还在追捕中,这是官方最新的报导。

所以那一张有人举手举在那个地方,我还真怀疑是不是凶手,因为这个凶手用砍刀,现在估计有7到8名嘛,用砍刀这样乱砍的话,他不大会举手投降的,因为他举手很可能也被立刻击毙。所以像那照片上很可能被指道是嫌犯,就是说他们怀疑这个人叫他举起手来,这个人就举起手来,说不定就是个过路人,或是一个普通人,现在很难说这个人就是凶手。因为从情况来看的话,这些人可能没打算活着回去,投降的机会很少的。

主持人:对,我们就觉得有一点奇怪,就是这个事件发生的时间比较奇怪,像这么一个大规模的恶性砍人事件,因为发生在刚刚好就是两会要召开之前。两会要召开之前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国内,就是各地的保安措施都是加强到非常严密的,而且在火车站人这么多的一个地方,那这个地方一般都像您刚才讲的,国内的警察会随时在那里戒备的。

那是不是说它这样的保安人员的安排,其实都是一个表面的,不起作用的,怎么会在保安那么严密的一个地方和这个时期,会发生这么大的一个事件?

横河:我想这里有几个因素我们可以讨论一下的,第一,就是我们知道现在在中国大陆尽管不叫这个名字了,但实际上操作还是一个高压维稳的实际操作。也就是说这样子的高压维稳,它不能够防止这一类的突发恶性事件发生。而高压维稳很可能,更可能的是促发这样恶性事件的发生。

当然它就更不可能迅速的制止这样发生,就是说就从这个事件发生来看的话,迅速的制止也是不可能的。其实也就说明了,就是如果说有一个突发事件,立刻就被当局报导,或者被当局制止的话,那很可能这不是一个真正的突发事件。

主持人:您刚才为什么说像这样的突发事件,它被迅速制止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横河:比较小的就是在这个事件当中我们已经看到,就是您刚才讲的,它是一个敏感时刻,而且是一个敏感地点。在种场合下应该是戒备很森严的,居然让砍死了28个,砍伤了100多个,这是官方公布的数据,我们现在即使是以官方公布的数据来说的话,这砍杀的时间也太长了。据当时在场的人的说法,有人说是砍了2波,就是第一轮杀,然后又第二轮,还有人甚至说第三轮,也就是说这些逃避的人群其实目击了来回的砍杀,居然没有警察出面,居然没有警察出来能够制止住。所以我认为这种安保措施是没有用的,至少除了在北京可能有点用,在其他地方是没有什么用的。这就说高压维稳这个措施,对于这种突发的恶性事件,几乎没有制止的可能性,也没有防止的可能性。

主持人:就是它没有实际的作用。

横河:对,没有实际作用。第二个,就是高压维稳的设计,就不是防范这种突发事件的。就是说这种突发事件,从2008年开始在奥运维稳的时候,就提出来了什么五种势力呀,包括什么恐怖袭击呀、或者是什么极端份子啊,就这一类的从2008年已经提出来了。

但是显然它当时也明明知道它的这种布置,实际上防的是相对来说比较和平的民众。像这个访民呀那些对当局还抱希望的民众,因为上访实际上是对当局抱希望的,所以它这种就是一味的打压,其实,一个打压的是还希望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的民众,再一个就是把还希望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的民众打压成暴民。

主持人:就是把事情推到对立面去了。

横河:对,推到极端的对立面去,这可能是当局高压维稳的设计的目的。本身就是这样子的,所以它不可能去预防制止这些事件。再一个,就是维稳的思维,其实我们知道维稳的概念很早提出来了,但是真正做为一个治国的策略来说的话,是从2008年开始的,提出到现在已经6年了。

社会治安的情况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是好转还是恶化,显然是恶化了,就是社会治安的情况比2008年还要恶化。也就是说高压维稳的设计,它本身不是解决社会矛盾的,而是激化社会矛盾的,只能这么说。

主持人:对,您刚才讲的社会治安的恶化我特别有同感,就是这次事件据当时在场的人,在网上发来的照片呀什么呀,给人感觉就好像是在看黑帮电影。那么在我的记忆中,以前这些事情也确实只是在电影中存在,在现实生活中你是碰不到的,但现在好像它越来越多的发生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比如说上个星期香港的明报前总编刘进图,他也是被砍了。那么我就是想问说,现在这人是怎么了呢?就是说现在这个社会的治安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呢?

横河:这个跟维稳其实是有关系的,你可以看到,就是最先使用暴力,大规模暴力的应该是官方。就是你不是从一个事件,而是从持续的事件发生的情况来看,是官方在使用暴力。就像2008年的时候,奥运会其实并没有遇到实质上的威胁,在那之前在西藏发生过抗议行为,立刻就被镇压下去了。

所以当时奥运火炬在海外传递的时候,遇到的抗议行动,实际上是抗议中共在西藏实施的暴力,而并不是说对当时奥运会真的形成了威胁,就是为了奥运安保所进行的一系列的预防性打压行动,实际上制造了很多敌人。

我们就可以看到维稳的思维提出来以后,实际上对社会矛盾是激化的作用,而不是舒缓的作用。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最近一段时间,警方或者是有关部门是不是有消极怠工的情况,就是它唯恐天下不乱。

要知道前几年,就是这次消劳教制度之前,人大已经试图要取消劳教制度,但当时公安部门威胁:一旦把劳教制度取消以后,没有办法保障社会治安。这是一种赤裸裸地威胁:只要取消了,社会一定会乱,而且就要制造混乱让你们看。所以当时人大没有办法了,只好放弃取消劳教制度。现在确实取消劳教制度,而且政法委也受到打击。警方有关的人员消极怠工,这是最好的说法;更坏的说法,警方会不会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或者制造这样的事情?现在网路上确实有人在讨论这种可能性。

主持人:现在网路上有一种观点,这些人可能是由于什么社会不公。这些人很显然是没有抱活着回去的态度,因为他们杀人杀得这么狠,但是大家也有不同的看法,“冤有头债有主,前方右转是政府。”不管有什么怨气或者仇恨,应该找官员去报仇,而不应该是找普通的民众;但是在公开的场合,在火车站这种地方杀的肯定是普通民众,官员是不会去火车站那种地方排队。他们这样做是不是对普通民众不公平?

横河:当然是不公平。一般来说,大家都希望是冤有头债有主,这些人不管是受到谁的迫害、不管是受了什么冤屈,他们应该去找债主、找冤头而不应该找普通民众,但事实上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呢?有几个因素,第一,暴政逼迫出来的往往是暴民。这是中共制定很多政策的基础,它希望你用暴力,这样它就可以名正言顺用暴力来镇压了。它用各种手段让大家采用暴力,这是官方的一个政策。

第二,中国人以前为什么讲“穷寇勿追”?就是不能把人给逼急了,逼到没有生存的路上去,但中共的政策就是把你逼到造反的路上去。所以当藏人开始自焚抗议的时候是很危险的苗头,当社会有危险的苗头出现,大家都没有警觉,不管是官方还是民众,其实在藏人开始自焚的时候,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是一个社会危险的苗头。现在自焚人数达到一百三十多人,按说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会觉得大难临头了,但是无论当局或很多人(肯定有相当多数)并没有这种感觉。

主持人:他们并没有真正关心那些人为什么要自焚!

横河:对,实际上这并不仅仅是藏人的问题,是全社会的问题,是非常危险的征象,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不可能指望哪一个保留下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也是这个意思,当一个社会出现大的动乱,受伤的不仅仅是那些引起动乱的人。像现在当局在制造动乱,受伤的或者最先受伤的往往不是那些人,当然那些人最终也不可能是安全的。

目前的情况是把最温和的、连反对派都算不上的那些人都关进了监狱,把那些有理性、能够谈判的人都关进监狱或者都杀掉了。最早,“六四”天安门的学生是和平示威的,结果用坦克镇压;法轮功学员和平要求修炼的权力,结果都被关到监狱里面去了;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现在要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起诉。就把这些最温和的、根本连反对派都绝对算不上的人都关进监狱去以后,这个社会你能指望有什么结果?

广义的说法,在中国无论什么错误的政策,倒霉的都是民众。文革,互相之间杀来杀去的都是邻居和朋友、都是家人,真正发动文革的人,他自己不会卷进去,他不会被杀也不会去杀别人,都是底下的老百姓之间互相杀;“六四”屠城,杀人的和被杀的都是年轻人,那些统治的老人们决定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真正牺牲的都是底下的老百姓,互相之间不管是杀人的和被杀的。

而且你想想看,“六四”之间在军队里面和广场上被杀的学生,其实他们很可能就是同学,他们的位置很可能在一个不当心的情况下就可以互换的,就那个人如果没有考取大学,那个人考取大学了,那么他们两个人的位子就互换,他们是同样的人。当一个社会矛盾爆发的时候,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谁也不可能置身其外,成为安全的人。

主持人:您刚才分析的其他地方我都非常同意,但有一点,您说中共当局非常希望把这些就是下面的普通人给推成暴民。这个我有一点不同的想法,我觉得如果大家都用暴力来抵抗它的话,这是中共政府最害怕的事情,它怎么会希望把所有的人都推成这个暴民呢?

横河:它并不认为这种暴力能够把它推翻,因为中共就是搞暴力的,它搞暴力它认为它已经登峰造极了,不可能有人能用暴力的方式把它推翻。

主持人:因为它觉得军队在它自己手里。

横河:它觉得军队在它自己手里面,这个跟那个清朝晚年的时候不是一样的吗?就是当时张之洞去见摄政王要他安抚民众的时候,这个摄政王说的是不怕,有兵在。所以当时张之洞就知道完了,清朝完了。是一样的,就是这个统治者,自己认为它的暴力是最强大的,它的暴力可以粉碎一切暴力,因此,它要名正言顺的去镇压的时候,它最希望你也采用暴力。

它当然没有想到,玩火的永远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火上。全都是干柴的时候,它会不会去说它先去点一把火,然后用这个理由来镇压,很可能的。但是一旦发生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最终这个火烧起来了,灭不掉了,它控制不了了,那是它没有想到的。

主持人:目前警方对这件事情的定义,他是说暴力恐怖袭击,但是对这件事情的起因和凶手的背景,他们没有公布任何的细节,那您这边有什么推测吗?

横河:这个就不好推测了,但是我们只能从大的方面来说,就从动机和受益者来看的话,确实不能排除网上现在猜测的,某些现在已经失去了势力的那些势力所为。至于说直接的凶手是谁,就说即使最后官方公布是什么人,明确的这是什么人,也不一定就能说明问题。

因为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可能被官方冒充,就是当局或者是曾经当局当中的某一派势力,他都可能在这个群体当中找到人来冒充这个群体的人,这对当局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个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们实际上是要看到,从这个时机上来说,谁对这个事情最有可能得益,这个是需要注意的。

像目前我们知道周永康的案子快要收尾了,快要结案了,香港《明报》总编刘进图遇到袭击,这一连串的重大事件、恶性冲突事情,从来都是维稳的理由。所以当这个集团现在眼看就要覆灭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制造事端,我们现在不能去说这个事端一定就跟这个有关系,但是我们在分析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

主持人:就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它不会是偶偶然然,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是不是?

横河:当然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发生20多个人被砍死,100多个人被砍伤,即使是这个事件本身是很简单的话,它的背后因素也是非常复杂的,也必须都要考虑进去。因为一个人突发脑子不对头了去杀人,单独的枪手,这个在美国经常发生的,但是如果说你要找出3个人以上的去做同一件事情,就非常困难了。

主持人:而且他们这次还穿着统一的衣服,好像要确实要表明一个什么东西。

横河:对,而且你现在要找7、8个人去做同一件的事情,而且是必死的,那你当然不能很简单就说这是一个报复,不能这么简单。因为能够在这个土地上如果能够生成这么大的仇恨的话,它背后的社会因素一定是非常复杂的。

主持人: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官方马上说在昆明那个火车站,保安戒备就升级了,就是实行交通管制啊什么的。那您觉得这表示当局真的就是想认真的防范和解决这类重大的事件再发生吗?

横河:就从长远来看的话,我并不认为当局会真的想防范和解决这类就是底层发生的重大的恶性事件。第一个,我认为刚才我讲的官逼民反已经变成中共维持政治的手段了,就是说它认为只有民间乱,维稳这个机制,才能够有权、有钱、有各种利益。这第一。

第二,即使是真的没有这种背景,也并不是说一定就是官方不乐意看到的。因为民间互相杀,从来就不是官方真正担心的东西,你像毛泽东他还有意策划了持续十年的民间的互相屠杀。

第三个是从目前情况来看的话,官方并没有任何意愿去用怀柔的政策来缓解国内的矛盾,无论是国内不同意见,网路上的不同观点,还是少数民族,比如西藏和新疆,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的手段都是激化矛盾的。另一方面,即使是当局想用怀柔的方式来解决矛盾的话,它也没有相应的手段。

我看网路上有人说八十年代这个汉人,他说他在新疆的时候,维汉之间的民族矛盾还是基本上融洽的,个别暴力事件他说往往是不尊重当地人造成的,那他自己还交了很多维族朋友,他认为民族的压迫政策使得民族关系越来越紧张,而理性的维族知识分子被严厉的打压,民族间的沟通基本上阻断,所以他认为这个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最后一点就是说,即使当局有意愿不让这样的恶性事件发生的话,它有没有这个能力?其实没有这个能力,就中共它已经没有对中国社会的管控能力了,除了维稳以外,或者是用暴力的手段制造敌人以外,它没有别的手段了。这个一方面是中共统治这么多年以来,它消灭了中国传统社会一种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机制和这些菁英阶层,另外它又消灭了和拒绝了西方现在社会这种草根管理的机制,所以中共它这么多年就是胡闹,就是瞎折腾,折腾到最后就是这个结果,它也管不了。

主持人:从这个事件里头我们还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这次事件的图片包括视频,其实很多都是社交媒体发出来的,包括国内的官媒它也用一些现场用手机视频发的那些图像。那么我们能看到社交媒体越来越在这个群体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就是这次官方它虽然是说会通知官方媒体不能随便去报导这个事情,但并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的真相被所有社会上的人知道,就是因为这个就体现了社交媒体的力量。那您怎么评价这件事情呢?

横河:实际上我们看社交媒体上传的一些照片和录像现在正在被删减当中,你随着时间推移,每次上去看到的都越来越少了。那官方呢,现在实际上是已经封杀了,就是它说官方有个正式通知,对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的砍杀事件,如果报导的话,要严格按照新华社通稿,或者当地权威部门发布的信息报导,不做大标题、不配图片。它已经发这个通知了。而事实上呢,当地的权威部门现在也不行了,就在昆明准备发这个记者招待会,准备发布消息的,最后说明天等新华社通稿。就他们也没有权力,当地权威部门也没有权力再发布消息了。所以呢,官方的报导当然已经迟后很多,说法也非常含糊。

你知道,新华社它无论如何也不如当地的媒体发布的这么快、这么的全面,肯定不如的!那么为什么要用新华社通稿呢?通稿并不是通报新闻,而是引导舆论,也就是说官方怎么样去统一口径,怎么样去解释这个事件,这才是通稿的作用。所以通稿不是新闻。

问题是为什么(报道)这个事情迟后这么多呢?我认为是当局到现在还没有拿定主意,究竟用什么方式来报导这条消息对当局更有利。也就是说它的这个舆论引导的方向还没有确定,所以才会迟后这么久。当我们看到新华社通稿正式出来,或者官方正式对这个有个定性的时候,也许在我们这个节目做了以后它会出现,但是不管怎么说,它已经丧失了新闻的意义了。

主持人:那官方对这件事情的控制是不是正好说明它这件事情背后可能另有原因呢?

横河:很有可能的就是它也不能拿定主意,它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因为它有不同的人,不同的团体,不同的因素在背后,就是现在掌权的人可能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这件事情背后究竟是什么因素,他应该怎么去报导对自己最有利,对中共最有利,他可能也拿不定主意。主持人:但是那个现场有这么多人拍了录像,也拍了照片,它不管怎么样在网路上删,我想它用现在这种社交媒体的手段,它其实很难真正的制止这个事件的真相往外散布。

横河:我想这就是社交媒体的作用,就是在社交媒体的情况下,不管中共怎么控制,预防性的控制是不可能的,因为突发事件的最大特点就是你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该不该去封杀,这个是不能够预设的。就是说像这件事情一定是超过了官方预设的封杀的范围,所以很快的就传出来。而网路的特点就是一旦传出来以后,你就收不回去了,你不可能说把它完全清掉。

主持人:您刚才评论里头也提到了香港《明报》前总编刘进图遇袭的事件,刘进图他也是被刀砍的。那么您觉得这两者之间它有什么关系吗?横河:这两个事情看不出直接的关系,但我认为还是相关的。一般认为,《明报》前总编被袭事件不是一个普通的袭击案,而是有背景的,就包括刘进图本人也是这么看的。那么联系到这个香港的媒体人最近一段时间连续遭到暴力袭击和攻击,而香港也有一些明显有中共背景的团体在香港对法轮功学员和民主人士进行暴力袭击,所以可见香港的这些暴力事件都是有中共背景的。

不管它这个背后是哪个派系,它都是中共的,事实上中共对手无寸铁的和平的平民实施的有组织的暴行,它才是中国大陆各种暴力行为的原发因素,而且也是最严重的和最危险的,就这一点而言的话,香港的《明报》前总编刘进图的遇袭案,和昆明火车站发生的暴力砍杀事件,它还真是有一些联系的。

主持人:这一次节目的时间也到了,关于昆明火车站的砍杀事件,就像我们前面讲的,因为我们所掌握的资料目前比较有限,所以我们也就是跟大家一起探讨事件的真相,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