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新快报》事件 三中全会前的又一场博弈(图)

2013-10-27 04:25 作者:庚元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新快报》事件是中共即将召开三中全会之前出现的又一起公开的涉及高层权斗的标志性事件。

【看中国2013年10月27日讯】曾在《新快报》发表多篇报道,批评上市公司中联重科销售造假、夸大盈利、国有资产流失、抹黑竞争对手等问题的《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长沙警方跨省抓捕事件近日持续发酵,中国国务院与中国中央主管新闻媒体的两大主管部门都已卷入其中,分别发声。这是继薄熙来案件之后,中共即将召开三中全会之前出现的又一起公开的涉及高层权斗的标志性事件。

国务院主管部门为何罕见发声

在陈永洲10月18日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跨省抓捕后数日后,《新快报》大胆回应此次事件,23日的头版赫然写着《请放人》三个大字,第2天的头版又现《再请放人》。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又称“中国记协”)的一位负责人在23 日表示,记者协会对事件非常关注,已经致电长沙宣传部门,要求对此事进行调查。24日,中国记协网发表声明说:中国记协对新快报记者被拘事件会继续高度关注,有关部门对此也很重视。我们希望湖南有关方面能够做出有司法依据的、令人信服的说明。

24日,国务院主管新闻出版事物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位负责官员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首次罕见表示:“总局将坚决支持新闻媒体开展正常的采访和报导活动,坚决维护新闻记者正当、合法的采访权益。”他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在密切关注事态的进展。

尽管这位官员也同时表示,总局也坚决反对任何滥用采访权利的行为,但这位官员的表态被广泛认为国务院主管部门并不认同长沙警方的行动。仅这一点就足以表明, 《新快报》之所以敢于连续2期在报纸上发声让长沙警方放人,在于事先已经获得中国记协,甚至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同意。

根据中共官场的行事规则,国务院某部门就涉及其他部门的事项公开发表意见,通常会事先在底下进行沟通与协商,如果协商能取得一致意见,认为抓个地方媒体的一个普通记者无碍大局,主管部门是不会公开发表不同意见。在协商未能取得一致意见,就自己公开发表已过去作法不同的意见,如果没有更高层的支持,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是不会匆忙表态的。何况长沙警方能跨省抓捕陈永洲,也不能完全排除警方已经掌握了陈违法的确凿证据的可能性。也就是说,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表态是有一定的风险的,是在拿国务院主管部门的权威与脸面在背书,因此,此次表态获更高层授意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与今年初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中国梦,宪政梦》”被删改而引发的采编人员抗议事件的不同之处在于,南周事件的主要焦点集中在中国官方的新闻审查制度与媒体人对新闻自由的抗争上,加之中共最高层对宪政是否适合中共体制仍存在严重分歧。相比之下,陈永洲事件则简单的多,并不涉及意识形态之争以及对新闻审查的挑战。也因此将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陈永洲事件罕见的发表不利于长沙警方的表态而得出当局可能将放宽新闻自由度的结论显然还为时尚早。

中纪委中宣部介入  再显高层角力

有媒体分析称,湖南公安不顾舆论阻挡,大费周折跨省拘捕一名记者,而不是由中联重科通过法律途径与《新快报》对搏公堂,究其背后皆因报警者中联重科背后的政治实力。大陆媒体《经济观察报》2012年底曾报道,中联董事长詹纯新既是湖南省高级法院前院长詹顺初之子,同时又是湖南省委前第一副书记万达的女婿。此外,外界又盛传,中联副总裁孙昌军是湖南前省委书记杨正午的女婿。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中联重科的前身-----中联建设机械集团曾经是国家建设部的中央直属企业。尽管目前有一批湖南高管子弟身居其中,但显然背后仍然有北京高干(子弟)的背景。

就长沙警方刑拘《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一案,中联重科近日表示,案件已引发中央高层关注,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关注案件,相信定有公正处理。

那么中纪委为什么要介入?中纪委是查处官场或者国有企业违纪贪腐的。中纪委不会为陈永洲这样为一名普通记者可能的贿赂行为介入,何况长沙警方抓捕陈永洲后,已经进入司法阶段,显然中纪委的介入应该是针对中联重科或长沙警方,甚至湖南警方。而如果没有已经掌握充分的材料,中纪委也是不会贸然出手的,如今中国的官员,包括大型国企的官员,几乎都是只要一查都有大的、致命的问题,只看上面是不是要收拾你。

陈永洲事件的另一个看点就是中宣部的介入。大陆的传媒已经接到中宣部指令:“关于新快报记者被长沙警方跨省刑事拘留一事,各媒体暂不要跟进报道,并加强对官微及记者个人微博的管理。”鉴于中宣部直接掌控几大中央媒体的的实际,央视10月26日的《朝闻天下》中报导称,陈永洲向民警坦承,为显示自己有能耐,获取更多的名利,受人指使, 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导,致其声誉严重受损。央视称陈永洲对自己的犯罪事实进行了“供认”并“深刻悔罪”。不过陈永洲在央视的认罪画面在网络上以及一些媒体上受到普遍的质疑。

如果说中国记协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表态引发了国内众多媒体的跟进报道,那么中宣部的指令则是一道禁报令。25日以后,国内媒体开始明显减少了相关的报道。

陈永洲事件演变至此,已经不仅仅是《新快报》与中联重科的较量,而是北京高层与中联重科背后力量的博弈。无论今后的结局如何,都会带来更多的看点,如果长沙方面“胜”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脸面丢尽。如果长沙方面“输”了,央视有关陈永洲的“认罪”报到就是陈在被胁迫下无奈之举,央视和中宣部,以及中联重科的背后主子也将现形。

在国务院主管部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经介入的情况下,中宣部的介入,则将此事件背后的高层博弈公开化。继薄熙来案件之后,可以说,陈永洲事件的走向,将是中共三中全会之前的又一场高层博弈过程的体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