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三个代表”家族背后的秘密(组图)

2013-06-02 03:42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中共“三个代表”:中共前魁首江泽民家族、江泽民的“大管家”曾庆红家族、
江泽民的铁杆“打手”周永康家族,带头贪腐淫乱,内幕惊心动魄。(AFP)

中共“三个代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此三大家族带头贪腐、淫乱,并以纵容中共官员们贪腐来换取中共太子党及特权阶级的政治支持,致使中共官场陷入腐败泥沼,中国广大农民与工人劳苦大众被当成专政的对象,每年被逼上访维权多达数百万人次。

有人说,中共是体制性贪腐;也有人说,中共依靠的就是腐败治国。不管中共承不承认,不可否认的是,当今中国,号称“无产阶级”的中共党员们早已家财万贯,中共权贵们更是家资亿万,而像农民和工人们这样的劳苦大众被当成专政的对象,每年被逼上访维权的多达数百万人次。

近几十年来,中共每次在危机中都会有所变化和妥协以求存,但不变的是,中共对国家资产和国家政权的掌握却从不放松。无论中共口头上讲述得多么冠冕堂皇,自称“公仆”、“廉洁”,但只能惹天下人笑。不能遮掩的事实是,中共权贵们已经大量瓜分国有资产,老百姓们在被专政中只能图个衣食温饱、打工者终身劳累只为一套房。

中共权贵一再掠夺全民资产及到处贪腐淫乱的现实,恰恰符合《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所阐述的内涵之一:掠夺是中共的基因,流氓是中共的本性。

通过研究中共“三个代表”家族,无疑能够看清中共背后更多的秘密。

中共“三个代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带头掠夺全民资产

在大陆杂志《半月谈》中,某位检查官谈到当下中共官场的情况:官员们有的先捞钱后洗钱,在位时拚命捞钱,退休(辞职)了就下海开公司或炒股,而且不管实际上是赚了还是赔了,都会宣传自己“大发特发”,因为他们要用新身分来解释其不正常的暴富;有的边捞钱边洗钱,贪官自己在台上利用职权拚命捞钱,亲属则下海通过开娱乐场所、餐厅,办企业等方式来掩盖巨额黑钱来源;还有的则连捞钱带洗钱,中共官员或国企老总以他人名义创办私人企业,企业表面上是别人的,但大权由自己控制。这样既可以通过经济往来把黑钱转移到这些企业的帐户上,又可通过正常的纳税经营再赚一笔。

这方面的例子就多了,中共前魁首江泽民家族、江泽民的“大管家”曾庆红家族、江泽民的铁杆“打手”周永康家族就是“三个代表”。

1989年,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大规模抗议贪腐,但遭到中共血腥屠杀。江泽民踏着“六四”学生们的鲜血上台后,带来了曾庆红做“大管家”,两人的家族开始带头贪腐,并且以纵容中共官员们贪腐来换取中共太子党及特权阶级的政治支持,再用“反腐”去打击不听话的“异已”来安抚民心。

澳洲《悉尼晨锋报》曾发表长篇幅文章报导江泽民与曾庆红家族的暴富史。文章称,江泽民与曾庆红家族,开启了现代太子党大规模从商敛财的先河。

中国第一贪”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获贪欲真传

“中国第一贪”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获其父贪欲真传。江绵恒涉及多起震惊国际的中国重大贪污要案。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江绵恒涉足上海很多重要的经济领域,很多国企落入江绵恒私囊。

2001年5月,在香港举行的“财富论坛”上,江泽民把江绵恒介绍给非富即贵的国际要人,特别是跨国公司的富豪们,以扩大江氏王国的实力。果然,在中国申奥成功的第二天,江绵恒就开始与这些外国富豪们签下大笔订单。此时江绵恒已经成了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


“中国第一贪”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获贪欲真传,
涉及多起震惊国际的中国重大贪污要案。

近年来轰动国际的中国多起重大贪污案,如“周正毅案”、“刘金宝案”、“黄菊前祕书王维工案”等都涉及到天文数字的贪污受贿、侵吞公款,都与江绵恒有关。江绵恒与台商王永庆的儿子王文洋合作搞宏力微电子公司,但王文洋私下表示,他一分钱都没有出,64亿美元均是江绵恒的。另外,中共中纪委在调查周正毅案官商勾结圈地问题时,已查出江的两个儿子均涉案。

案发于2007年的中国证券市场有史以来第一大案:涉案金额高达1.2万亿人民币的“招沽权证案”(招商银行认沽权证),直接将江泽民、江之子江绵恒、江之外甥吴志明,以及中共高层贾庆林、黄菊等卷入其中。此案使得约50多万大陆股民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直接损失228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500多亿元人民币。

外界分析,江泽民家族贪腐所牵涉的金额,数量之巨大,可谓怵目惊心,其中很多都隐藏在江氏家族控制的企业中。

曾庆红被认为是江泽民的“大管家”和代言人,其家族贪腐也令人叹为观止。

曾庆红之子曾伟以经商为名捞钱

雄心勃勃的政客、中共官员和商人想升官发财或摆平丑事,均竭尽所能的与曾庆红建立关系,并得到他的“荫庇”,曾庆红家族趁机上下其手,曾庆红儿子曾伟就以经商为名大捞特捞。据说,曾伟当时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笔项目的进项少于两个亿,免谈!

据透露,在曾伟捞钱的历史中,他除了插手上海大众汽车、东方航空、北京现代汽车等公司,获取巨额佣金外,还曾在北京开了一家基金性质的公司,主要是通过内部管道获知都有哪些公司欲“股份制改造”并上市发行,然后曾伟的公司会主动锁定那些公司,与他们联系,“协助”这些企业顺利上市。

曾伟的公司声称,自己可以包办企业股份制上市发行的所有“政府批件”,条件是购买即将上市的企业原始股。比如两千万股,按每股一元算,曾伟只需支付2000万元,但企业一旦上市溢价发行,比如每股10元,曾伟手中的原始股就在短期内迅速增值到两亿元,这就是曾伟著名的“没有两个亿的进项,免谈”的由来。

2007年,《财经》杂志的记者调查发现,帐面净资产为740亿元人民币(120亿美元)的山东鲁能电力公司,其92%的股份被以37亿元人民币转给了两家不知名的私人公司。当中共高层了解到涉及此事的太子党的身分后,后续的杂志一送到报摊便被回收,编辑们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与曾家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披露,在这一祕密转移数十亿美元国有资产的事件中,具有最敏感身分的人物就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 周永康之子周斌控制中石油系统

江泽民、曾庆红一系的铁杆“打手”,身为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也没闲著,其家族在商界“闷声大发财”。

周永康家族长期掌管石油行业,非法获得庞大经济利益。维基解密曝光的一份2009年的美国外交电文评估显示,周永康和儿子周斌等同伙控制着中国的石油庞大的利益。四川和中石油的信息源称,周永康的儿子周斌控制中国中石油系统,促成了重庆和四川高层中共官员的众多升迁。

周斌还涉嫌借周永康的权力,要挟古蔺县地方官员,假借国企产权改制,伙同私企老板汪俊林暗箱操作,将拥有固定资产17.28亿元(尚不包含无形资产在内,不包括价值十亿左右的窖藏酒在内)的四川省古蔺县郎酒厂蓄意搞垮,然后低价评估贱卖,变相掠夺为私有。


周永康家族长期掌管石油行业,非法获得庞大经济利益。(AFP)

据2009年因中国首富黄光裕案被查办的中共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披露,周斌还利用其父的影响力,在周永康曾任职的地方或部门,大搞权钱交易。比如插手四川大型工程项目,通过国土资源部大肆倒卖土地。包括尤其是利用其父在政法系统的影响力,收取巨额“保护费”,替一些不法商人“铲事捞人”等。

另据《新世记》杂志披露的内容证实,周斌的确在甘肃、山西、辽宁等地“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使一些难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获应有的审理。比如,最高法院有这样一个案子,警察用开水从头到脚的浇嫌犯致其被活活烫死,但周斌在拿到一亿元好处费后,摆平此事,涉案警官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是在最高院有据可查的案子。此外,有消息人士透露,周斌在收取2000万人民币后,捞出了涉嫌杀人、开膛剖心的甘肃二号黑帮头目出狱。据称,这个案子在甘肃人民法院和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都有记录。

2011年6月,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李元因违纪被宣布“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有报导称,周斌曾通过李元“搞地皮”。在周永康担任第一任国土资源部部长时,李元是副部长,国土部很多人都是周的亲信。当中纪委调查李元时,周怕事情涉及自己的儿子从而影响自己在18大人事安排上的发言权,于是一面通过贺国强叫停了调查,一面下令公安部暗查是谁在调查,最后此事不了了之。

据报导,周斌还在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帮助下积累了2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据说周家的财富惊人,周斌仅在北京就拥有18处房地产,其中一处价值高达2500万欧元。而所有周永康家族聚敛来的财富,大部分也都隐藏在其家族控制的企业中或是通过这些企业清洗干净。

周永康的“黑”在国际上相当有名气。2012年1月,英国《每日邮报》评选出中国十大“黑领人物”,周永康名列其中,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级人物里唯一上榜者。 中国“黑领人物”的定义是:“他们的脸色是黑的,汽车是黑色的,衣着多是黑色的,他们的收入、生活、工作都是黑色的(隐蔽的),但却控制着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命脉。”

在上述贪腐“三个代表”家族带动之下,中共官员从上到下政商结合,大到江泽民家族控制电信行业,小到一个小小的区房管局长也让太太儿子开房地产公司,大批中共官员将贪腐而来的钱财转成“商业”所得的同时,还能在市场上再赚一把利润。

普遍认为,这些中共达官贵人的家属很多都在大型企业、公司任职,同时中国的大多数亿万富翁也都是中共高官的家人或亲信。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赵晓曾在〈中国大陆财产过亿富豪91%是高干子弟〉一文中表示:截至2008年3月底,大陆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万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万450余亿元。考证这些高干子女的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权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外衣下的非法所得。

中共体制性贪腐的结果就是见不得别人道德高尚,见不得别人做好人,一见有好人就感觉自己受威胁;一听别人谈“民主”、说“公平”就慌了神。这也就是中国最大的修炼群体法轮功提倡做好人,修心性后,遭江泽民发动中共集团疯狂迫害的其中一个原因;这也是当今中国民运人士倍遭打压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共转移黑金掏空中国

无论如何,人世间有一个公理,中共权贵们贪腐来的钱财无论如何改头换面隐藏在中国,也总觉得不安心,生怕有一天老百姓们“反”了、社会好人多了,或者“民主”了,他们遭到清算;下层中共官员们既怕清算,又怕被拿来开刀“安抚民心”。于是一股“黑金”外逃潮形成,大批资金常年流向海外。

由于中国的外汇管制措施,中共官员们向外大笔转钱也受限制,据专家介绍,中共官员将贪腐资金外逃方式主要有四种,包括随身携带现金出境、通过地下钱庄、以“贸易”名义转出、或以“投资”名义转出。

最没有门路的中共官员就是托人或自己亲自提现金出境。官员们一般会请人通过各种方法,把现金夹在行李包中、或塞进洗发水瓶、或装入小袋子然后吞入腹中等,蚂蚁搬家的方式偷运出境。美国海关边境保护局(U.S.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1年,美国机场海关人员从中国公民收缴逾500万美元(折合约3117万元人民币)的未申报现金。这在美国海关缴获的全部未申报现金中占比8.4%,是紧随其后的国家的两倍多。 这恰说明了这个问题。

 

 


中共官员将贪腐资金携巨款外逃方式主要有四种,包括随身携带现金出境。(AFP)

中共官员们稍有点门路的就把钱通过“暗道”汇出境——即通过地下钱庄转钱到香港、澳门,然后再汇往包括美国、加拿大、瑞士、澳洲等世界各地。

专家介绍称,在珠海、深圳有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商家,他们有自己的渠道,能通过种种方式把资金带出去;广东、福建、浙江一带的地下钱庄一般与香港的兑换店连为一体,采用在境内用人民币交割,境外用外汇交割的形式,不发生资金外逃的物理过程。

有行内人举例介绍,这项业务繁忙时每五分钟就有一笔交易完成。对待陌生客户超过1000万元以上的大业务,为了让客户放心,甚至可以先转钱到客户在香港的帐户,然后再让客户存钱至地下钱庄在中国大陆指定帐户。

2012年底香港媒体报导,一名22岁大陆电脑店的店主涉嫌在香港以公司名义开设银行户口,八个月内清洗黑钱多达131亿港元,平均每日5000万元。这被认为表明了这一行业的冰山一角。

将钱转到境外更高级的手法是贸易和投资,这种方法最不容易被发现,相当受中共官员们欢迎。

中共官员们通过家族企业或关系企业,通过贸易洗钱。它可以进行一笔虚构交易,即只有单据上的往来,并无实际成交发生——比如,向一家境外公司订购货物,付一笔高额定金,之后通过其他渠道把这笔定金转回来。另一种手法则是进行真实交易,通过高价买低价卖的方式将资金转到境外,比如1993年,中国向美国出口车轮空压机的均价竟然只有其他国家对美出口均价的0.23%,而从美国进口钠的均价却是其他国家进口均价的433.53倍,类似交易引发的资金外逃数额惊人。

国际贸易中还有一种安全捞钱办法,这是中共高层掌握重要部门的核心贪腐圈内独享的方法,即钱直接在海外捞,根本就不出现在国内。比如有国际贸易人士介绍,在向海外购买矿石、煤炭、或是采购其他大宗金额物品时,海外公司直接转“佣金”到中共官员代言人指定的帐户,这已经是公开的“祕密”了。

以进口煤炭为例,一吨煤炭进口价平均上百美元,如提“佣金”0.5美元/吨,2012年中国进口煤炭2.9亿吨,即有约1.5亿美元黑金进入中共官员们在海外的指定帐户,而其他采购如矿石、大型设备之类的尚未计算。

第四种洗钱手法就是投资。这种方法的好处是一次能洗较大的金额。中共官员们通过家族企业或关系企业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萨摩亚、百慕大等离岸金融中心设立离岸公司,然后通过复杂的财务手续将钱以投资名义转往海外。

中共贪官外逃资金 数目骇人

多年来,中共官员们外逃的资金可谓天量,数目骇人听闻。国际非营利机构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FI)2012年12月下旬发布报告称,2001至2010年十年间中国共流出非法黑金2.74万亿美元,占纳入统计的150个发展中国家同期流出资金总量高达一半,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稳定增长”。

报告还称,2011年非法流出中国的黑钱有6020亿美元,再加上2000年中国流出的黑钱,使得2000年至2011年流出中国的黑钱总数累积到3.79万亿美元。这一数字超过中国目前的天量外汇储备,截止2012年底,中国的全部外汇储备也不过是3.31万亿美元。

尽管GFI公布的上述黑金中还包括富人们带出海外的钱财,但外媒报导的公开祕密是:“资金外逃者中的第二大群体是中共官员。”

中国究竟有多少中共高官外逃,又卷走了多少赃款?官方从未有正式的数字公布。《中国经济周刊》曾在报导中引用学者们的观点:“滞留境外的贪腐官员保守估计仍有一两万人,携带的资金不下万亿元(约1800亿美元)。”

当然,这还不包括那些只把资金转走,而人还留在国内的中共官员们,其中包括大量所谓的“裸官”(老婆孩子都到了国外,官员孤人一人留在国内)。

中国大陆有统计数据显示,中共官员一年贪污的资金在2万5000亿人民币左右(约39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流向国外。按照GFI的统计,中国流出黑金一年约3000亿美元。两相结合计算,流出的黑金中,中共官员资金每年至少在2000亿美元上下。

这就不难解释江泽民家族在海外存有的巨额美金。有海外媒体披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存有3亿5000万美元的祕密帐户;江泽民在印尼的峇厘岛买的一栋豪宅,1990年代的价值就值1000万美元,由前外长唐家璇替他办理。”

2005年前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因贪污罪被判死缓。香港媒体披露,刘金宝在狱中招供,国际结算银行在2002年12月发现的一笔20多亿美元无人认领的中国外流资金,实际是江泽民为准备后路而转移国外的,只不过不巧被发现。


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儿媳蒋梅


曾伟和蒋梅在澳洲的豪宅

曾庆红家族也往海外大笔转钱。曾庆红儿子曾伟夫妇2007年移民后,于2008年以3240万澳元(合人民币2.5亿)的高价购买了东悉尼PointPiper区的建于1908年、占地1100平方米的豪宅“克雷格-Y-莫尔”。据悉,这乃是澳洲第二昂贵豪宅。更令人惊奇的是,曾伟夫妇还想将豪宅推倒,再花500万澳币(4000万人民币)重新盖一栋,事件惊动了整个澳洲。有消息称,曾伟在澳洲的资产达十亿澳元(相当于70亿人民币)。

此外,曾伟还在英国也拥有资产。据报导,曾伟于2005年在英国利物浦街以其妻子的名义购买了价值100万澳元的公寓。

周永康家族往海外转移的钱财也不少。海外多家媒体曾披露,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在海外有一堆的银行帐户,周斌还曾被发现涉嫌“非法转移数百万欧元”。

当然,上述“三个代表”家族向海外转移的资金具体多少,外人难知其详,本文列举的只能是媒体公开报导的一小点资料,只能说是“冰山一角”。

不过,即便不看上述江泽民等这“三个代表”,他们着意培养的接班人薄熙来在海外的资金也着实吓人一跳。

法国《解放报》世界栏曾披露,薄熙来作为重庆直辖市委书记每月工资只有一万元人民币,但是其家庭财富至少高达1亿500万欧元。薄熙来的儿子和兄弟等家人都有其他名字的护照。

日本大媒体《朝日新闻》曾在头版报导,薄熙来夫妻向美国和英国至少转移60亿美元(约380亿元人民币)非法收入资金,被灭口的海伍德曾协助开设帐户和货币兑换。

实际上,中共权贵亲属们移民海外相当普遍。一项对中共中央委员会的研究发现,中央委员当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甚至加入外籍;中纪委成员当中,88%的人都有亲属移民海外;而网络疯传称据美国政府的统计显示,中共部级以上的官员(包含已退位)的第二代中74.5%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分,第三代中有美国公民身分达到91%或以上。

多方对照,中共权贵们争相让家属移民海外的目的无需用脑,只需用脚趾头想想也都非常清楚了。

中共官员流氓淫乱竞相攀比

中共官员们有了钱,自然少不了醉生梦死的花用,“天天都是过年,顿顿都是初一”。当然,吃、喝、玩、乐、游、赌之类的“三公消费”,都是公费报销,“工资基本不动”都不算是什么祕密。

在中共官员们捞满私囊之后,没有任何道德廉耻的流氓本性自然暴露,随后出入淫乱场所,包“二奶”、养“小三”之类的已经是公开的祕密,不胜其数。

包二奶目前在当今中国的官场都是司空见惯,没人觉得惊奇的,反而如果不包个女人在外面,中共官员们都似乎觉得丢人。“包二奶”据说在2010年前已经过时,如今流行的是包“小三”、“小四”不等(也就是二奶后面再包数个)。

包“小三”之类的,自然免不了送钱、送名贵珠宝、送房送别墅、洗身分之类的事,有甚者让“小三”再为自己留下一个后代,免得贪腐的太多资产花不完。

江泽民时代开始,包养女人、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已经成了中共官员们的特征之一。

江泽民有数位情人,比较出名的主要有三位:一位是原深圳党委书记黄丽满,另一位是前全国妇联主席陈至立,还有一位是歌手宋祖英。

江泽民任职电子工业部部长时,黄丽满任职电子工业部党组办公室,两人搭上关系;江泽民调任上海,又搭上了上海宣传部长陈至立。由于各取所需,黄、陈二人也是“有身分地位”的人,江泽民也不需要每次发生关系后直接付钱给她们,但黄、陈二人在江泽民的关照之下,在权势上平步青云,力压众同僚,实在也是“获益非浅”。另外,官职一高,加上有些人听说这黄、陈跟江泽民的关系,自然跑官的、要官的、逃法的、讲情的,上门行贿者络绎不绝,据说黄丽满家里的美元当年是成捆的收。

江泽民带头 其手下有样学样

江泽民与宋祖英的劣迹全天下皆知,好像只有江本人假装不知道。为了宋祖英,江泽民倒也没少花钱,当然江也很心疼自己的钱,最终都是以国家名义做了投资。比如为宋祖英量身定造的国家大剧院,整个项目造价花费31亿元人民币,差不多是过去12年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海内外捐款总和的两倍。


江泽民为讨好情妇宋祖英,为其量身定造国家大剧院,
整个项目花费公帑31亿元人民币。(AFP)

江泽民在上海的主要手下执政人,上海前市委书记陈良宇被抓后,调查结果显示,同样是男女关系混乱。

中共官方对陈良宇的审查报告称,1991年初至2006年案发前,陈良宇利用职权玩弄女性,先后与两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致其中一人三次怀孕,并要求对方做人工流产。在此期间,陈良宇又与其他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陈良宇还利用职权为这些女性及其家人安排工作、获取利益等提供帮助。

而更为详细的报导则披露,陈良宇在他的两位马姓和刘姓情人身上,也花费着实不少。此外,《亚洲周刊》还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揭露,陈良宇钟爱嫖娼,每一次都花数千或上万元。

江泽民的铁杆打手周永康也是淫贱之人。

来自海外的报导称,周永康长期接受薄熙来和王立军提供的美女,有28名在薄熙来、王立军被抓后已经确认。她们中有歌手、女演员以及中央民族大学等学校的女生。其中一名著名歌星,与薄熙来淫乱后,送给周共享。为了方便淫乐,周永康有六处“行宫”。

事实上,周永康贪污腐化在党内早已是不争的事实。早在周永康担任正部级高官、管辖石油系统的13年间(1985至1998年),其生活就极度腐化,经常出入夜生活场所,赢得“百鸡王”的外号。有四川媒体透露,周在1999年至2002年到四川任省委书记时,还传出与女星有不正当关系,并且在酒店长期包养一名服务员。


有军方公共情妇之称得汤灿

当然,维持这些淫乱生活,少不了要花钱,不过这对于周永康这种级别的中共官员来说,几万、十几万的已经是小意思,甚至不用他来付钱,为他提供美女的薄熙来与王立军等就已经帮他打点好了。

在淫乱包二奶这方面,中共江泽民、周永康等为延续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密谋政变,选定的继承人薄熙来也是一个样板。

海外媒体曾揭露,薄熙来与大连电视台美女主播张伟杰有染,后因张伟杰受薄熙来老婆谷开来逼迫,接受掩口费后隐姓埋名,也有指张伟杰遭谷开来毒杀。此外,大陆有消息指薄熙来曾与100多名女性有染,包括28名公众人物,当中有的是模特儿、影星、女主播,甚至央视主持人。
当然对于这些名人来说,要价绝对不低,要么是权、要么是钱,不过这对薄熙来不算什么,轻易就可以一一满足。

中共官方对薄熙来的调查报告则简要描写,薄熙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曾“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

其他如近年来倒台的江泽民的部属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薄熙来的下属王立军、深圳市市长许宗衡等,个个是包“小三”的行家,均被查出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主持的《官员形象危机2012报告》统计,在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 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究竟在女人身上花了多少钱,目前尚没有定论,不过以上述资料的抛砖引玉,相信可以引发公众一些联想。
 

来源:新纪元周刊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