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看守所里的不归路 他才18岁(组图)

2013-04-09 23:18 作者:陈秋颖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看中国记者陈秋颖采访报道】“这社会太不公平太黑暗啦”“到哪儿能伸冤啊”“孩子才18岁啊”——这是一位母亲失去孩子后的绝望呐喊。2012年4月1日,年仅18岁的宋普亮停止了呼吸,家属认为宋普亮在被关8个月后不明原因死亡,同时身上有多处不明伤痕,看守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事人头部的伤痕


当事人身上的伤痕

看守所内8个月死亡

2012年6月10日,宋普亮因涉案,被羁押于洛阳看守所。

10月30日,宋普亮所涉案件开庭审理,宋母在庭上发现宋普亮的腰无法直立,且有肿胀。当宋母问及腰部因何受伤时,宋不敢说出实情,只说是干活累的。此后,宋母多次前往看守所,请求先给孩子看病,但一直没有回音,连请求看望儿子都被拒绝。

四个月后的一天,3月6日,宋家接到法院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准予看望的通知,而是孩子已经重度昏迷的噩耗。家人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孩子被送往的洛阳第四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宋母说,见到孩子时,“孩子那都跟死人一样,都是植物人”,毫无知觉。

当问及医生宋普亮的病情及病因时,医生含糊其辞。宋普亮家人从医生那里获得消息,他于2日起就开始出现昏迷现象,但看守所并未将其送医院急救,直到5日完全昏迷后,才将其送到医院,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

4月1日12时20分,宋普亮病逝于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家人为死者整理遗体时,发现死者身上有多处不明伤痕,家人并从死者衣物中获取一份看病申请。


当事人身上的伤痕


当事人身上的伤痕


当事人头上的伤痕

宋母在接受《看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去世后,宋家希望找看守所讨说法,但联系不上任何与此案相关人员。此外,看守所屡次派人来抢尸,欲将宋的尸体拉往火葬场。而公、检、法也协同,在晚上派上百警察抢尸。

年仅18岁的宋普亮无任何病史,刚被关押时身体也很健康。8个月的时间,孩子就不明原因死亡,宋母认为这期间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律师:看守所涉嫌体罚虐待

从事律师行业20多年,擅长刑事辩护的莫宏洛律师分析,按照目前当事人家长所反映的情况——当事人刚被羁押时身体健康,8个月后就因抢救无效身亡——看守所涉嫌体罚虐待被监管人,因为中国参加和缔结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和《人权公约》,监管机构不但不能体罚虐待被监管人员,也不能唆使其他犯人对被监管人进行虐待。如果案件走入法律程序,监管机构应该承担举证责任,如果无法提供相应的证据,监管机关应该先承担赔偿责任,再追究有过错的警察。

莫律师表示,他曾经代理很多国赔案件,都涉及人权保护。但是根据莫律师的经验,虽然中国缔结了人权公约和反酷刑公约,但是监管机关仍会掩盖真相,“并且他们有的是自己不动手,让其他犯人,或者牢头狱霸去动手。他们采取一些其他的技术措施,比如什么心脏病、肺结核这些,掩盖他们自己所犯下的责任。”

莫律师还鼓励当事人家属走理性的维权渠道。莫律师表示现在很多百姓用“土办法”维权,有时会对自己不利。比如堵路造成交通瘫痪,给自己的维权带来阻碍,他说:“他自己本身合法的事,也会遭致拘留啊,给他安个帽子,扣个罪责”。

看守所没有回应

当《看中国》记者致电洛阳市看守所,说明希望了解事件情况时,接电话人员与其同事协商很久后,将电话挂断。再次拨过去,无人接听。第三次拨通电话时,对方说:“你们这是骗子电话,扰乱我们办公秩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