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灭掉一个农民的利润有多少?(图)

2013-04-03 13:00 作者:六朝烟水满金陵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河南中牟县,一个农民刚刚被所谓的开发商的铲车司机活活压死,湖北巴东又有一名维权妇女被罐车碾压得支离破碎。而此前,盘锦农民王树杰被恶警张研一枪毙命,湖南长沙岳麓区农民何志华被轧道机活活压死,温县公安局政委将嫌疑犯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射杀,更早有贵州警察将两名农民无故杀死。中国梦,被这些横飞的血肉染得色彩斑斓,煞是鲜艳血腥!

“和谐时代”的中国农民,被四处碾杀....
 “和谐时代”的中国农民,被四处碾杀.... (看中国配图)

只是因为不肯将自己的地低价承包给开发商,就被铲车活活压死,这样的事情,其实不是一次,而是多次出现。结果呢,无非是司机追责,开发商出钱,政府维稳,然后冤沉海底,最后平息了事。人命特别是农民的人命,在我们的官员和开发商的眼里,早就可以用金钱计算了!

王树杰被杀害,据说赔偿了400万人民币。就金额而言,这是自从开始肆意杀戮农民以来,赔偿的最高金额了。其他的十几万几十万的各自不同。但是,他们的人命都是有价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究竟是意外,还是谋杀,我们没有证据。不过,好在我们都有理智。虽然,在我们的一生中因为什么不需要我们思考,剩余的理智似乎不太多了,不过,只是用这剩余的理智分析一下,或许也得出比较理智的结论吧。

一亩地是有价格的。不过在农民那里,价格虽然不敢要多高,总是要从这亩地计算出未来的生活费用,哪怕是低保那样的费用也好,但是,一亩地八百元,养一头猪都不够,更何况要养活一家人,而且这一家人也并不是猪,他们不仅要生存,而且要有尊严地活着,你让他拿着八百元怎么活呢?本朝的恶毒资本家们是不会考虑这一点的,而我们的人民政府,则永远是站在资本家们的一边的,他们很乐意与之合作,以便从中获得好处。那么一亩地到了政府的手里,会得到多少钱呢?如果用来开发房产,那出让的价格,几十万到几百万亩不等,我们不用计算这利润的倍数了,这简直要人疯狂,如果那农民是他们的父母,估计也会下狠心杀死,如果是他们信仰的马克思在场,也会毫不犹豫地开足马力压过去,真是佛挡杀佛了!至于到了开发商的手里,那利润又不止这个数。站在农民的尸骨上,我们分明地看到官员和开发商们举杯庆贺了,只是那酒杯里面盛满的是鲜血!

由此看来,杀掉一个农民,即便按照盘锦的先例,赔上400万的话,对政府和开发商来说,也是有利可图的。不仅如此,其潜在的震吓作用所带来的利润,远远超过了400万,也许是4000万,或者4个亿也未可知。

司机们,当然是替罪的羔羊。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司机甘愿冒着坐牢的危险(这是必然的)也要干出如此灭绝人性的事情呢?要么他们是傻子(事实上不可能),要么他们就是被收买的。意外,(这不,又有消息出来了,说那被压死的农民喝酒了,自然他要负的责任大些了),交通肇事,或者失去控制,凡此等等,无论如何,是不会判司机太重的刑罚的。倘若用几年的牢狱生活换来一家人一生的“幸福”生活,而且那金额超乎想象的话,在一个没有道德的国家里面,谁敢保证司机们不会铤而走险呢?对司机们来说,失去自由所带来的利润,比自由本身更诱人。至于道德,良心,那是有权有钱人玩的把戏,在利益面前,把戏可以抛弃,而利益高于一切了。

有的时候,我们总是奇怪,为什么总是铲车、压路机或者罐车成为杀人的凶器。有的时候,我们总是奇怪,为什么在每个鲜血漓淋的现场,没有警察,没有官员,即便有的话,那也是预备好了去镇压,比如盘锦的张研,不就是在司机们没能用机器斗倒农民的时候,适时出现,然后一枪将农民毙于当场的吗?

因为这些车辆,杀死人的效率太高了!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除非出现奇迹。干净而且不露痕迹。事后的解释很容易合理。

2010年,温州钱会云案为巧妙地除掉不合作的农民开了一个先例;2012年,警察开枪杀掉农民又开了一个先例。从那开始,温县的“小偷”就可以在很正当的理由下被击毙了!从那以后,不断有农民被各种各样的重型机器意外地处死了。

对开发商而言,他们不过获得利润。对政府的官员们来说,他们不止获得经济上的利润,而且他们还必将获得更多的政治上利润。斐然的政绩,让他们获得更多获得经济上利润的机会,而且他们没有任何风险,何乐不为呢?至于人命,在本朝,他们的太祖不是早就鄙夷地说过,死几个人算什么呢?和本朝的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官员的政治生命相比,几个农民的土命能值几个钱?和本朝中国春秋大梦比较起来,几个农民的土命又能值几个钱?

其实,何止是被征地的农民。在本朝,任何一个有点权力的部门,随便草菅几个人命,那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聂树斌不是说杀就杀了吗?而且还是铁案!虽然真凶已经落网,但是冤魂却依旧不得安息。张高平叔侄“强奸杀人案”,不也曾经是“铁案”吗?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也不过换来几句道歉而已!

为什么这个国家有权有钱的人,都不把人命当回事,随便践踏随便冤枉呢?每一个被杀死的农民的对面都站着一个饮血作乐的开发商,每一个被杀死的农民的对面都站着一个踏着人民尸骸上位的官员,每一个冤案都会让一群公检法的畜生高升。将张高平案办成铁案的那个聂海芬不是成为学习的榜样了吗?而聂树斌案的办理者,不也依旧在位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吗?

每个事件里面,总是临时工和被雇佣的司机们承担责任,其他人永远会逍遥法外,他们用最少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润,人命当然不是个事了。

除掉的成本是最少的,而利润是最大,那么,就除掉吧!

如此看来,他们要是再和你说什么“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如果你是正常人的话,你能不毛骨悚然吗?因为那每个字里面都有无数的冤魂在呼喊!

每件惨案之后,无非是维稳,无非是花钱,无非是删帖,无非是辟谣,无非是声称是铁案,无非再找几个王八蛋专家来术语一番。但是,请别忘记,自己蠢,不代表天下所有人都蠢,你们的伎俩,早就让身经百战曾百胜的中国人民看透了,你们的谎言连自己都不信,你以为中国人民会相信吗?

要将天心挽得回,请将这些惨案一追到底,并让他们得到如他们渴望获得的利润还多的惩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