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烦请罗姆尼先生转致奥巴马总统的信

2012-11-06 12:28 作者:张凯臣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给奥巴马总统的信为什么要请罗姆尼先生转,主要是因为无论是谁上台下台,看一看均会受益。两年前,我发表了《与奥巴马总统谈心》相当于给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现在想来,有两个遗憾:一是若总统看到了它,但总统的作为与其主要观点相悖,从而面临了连任的危机。另一个若总统没看到它,说明总统吸纳外界有益言论的渠道不畅,措施不得力,故请罗姆尼先生转就是为了避免这后一个遗憾。

记得我在《与奥巴马总统谈心》中首创了英美兄弟战略关系的概念,并指出了它的重大意义。我也见到过总统乐道这种关系的密切。但我觉得总统做得并不好,这个不好已给美利坚合众国造成重大伤害。

英国在一个重要时刻赠予美国丘吉尔首相的塑像,这是一个富有政治与理想情怀的有益举动。美国应像接纳法国人民赠予美国人民的自由女神像那样,欢喜而感激地接受这一重要礼物,并将之放置重要位置予以展示及世代相传。主要道理就是,英美关系对于英美都太重要了,对于世界也是重要的。我们没有任何权力做出伤害英国人民的事。

丘吉尔先生是英国人民的杰出代表,也是世界上不多见的重量级的,有眼光、有才华、有胆略的政治家。对此断然不接受并愤然退回去,这应是美国总统所为吗?此举简直难以令人置信!这是在爱护无比珍贵的英美兄弟战略关系还是在蔑视它、毁坏它?这绝不是一个小的失误,这是一个重大外教场合的重大外交失误,有损英美两国人民的共同颜面。用中国的一句话说,这是在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做出此事,简直有失作为美国总统的一般水准。

如今叙利亚人民遭受独裁者怎样残暴无耻地镇压与灭绝,世人有目共睹,而且一直在持续,至今还看不出有快速的转机。为什么叙利亚独裁者敢于如此残暴,如此胆大妄为,如此顽固坚持;叙利亚人民的际遇如此悲惨,如此孤立无助?主要是缺少强有力的声音与行动。这个声音与行动来自哪里?百年的历史证明:它只能来自美国,来自英美战略联盟,来自英、美、法、德、加、澳……,来自当任的美国总统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总统而非政客总统。这绝不是叙利亚一国人民之事,是关乎美国百年来的立国理念与处事根本,关乎人类世界的公平与正义。

百年的历史证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有美国的强大声音与行动,世界就有公平与正义。正是美国总统在重大历史时刻,发出声音,做出行动,才使美利坚合众国赢得世界民主国家当之无愧的领袖地位,才使世上无数的人们尊敬美国,敬仰美国,向往美国,赞美美国。换上任何一位总统,都不会漠然放弃这个维护世界公平与正义的契机,从而展示美国人民真诚强大的“救世情怀”。正是美国人民为了向世界人民展示与抒援这种情怀,才使得美国得以与众不同,才使得美国人民得以独一无二。诚然,美国在这种赢得中也付出了代价,但历史证明,这种付出值得,它对世界来讲无比珍贵,对于美国来说所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得多。是谁把这一机会丢失了,把美国人民的这一情怀遗弃了?

其实,叙利亚的事情不只是阿萨德的猖狂,明摆着它的身后,坚定地站着复活了的“彼得大帝二世”和“胡温腥政”。这在本质上是没落垂死的共产主义铁幕寡头,在怂恿专制与恐怖主义的小独裁者在台前做最后的挣扎。如果是真正的政治家总统,会直面这种挑战,会及时有力地抓住这一契机,亮出利剑力展美利坚合众国之国威以维护美国的强大尊严与世界的现实公平。历史的轨迹这样展示:美国越打击独裁政权对人民的残暴压迫,美国就越安全,越强大;美国越积极帮助更多国家成为民主国家,美国就越繁荣越安全。

但奥巴马总统不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而是不想做这样的事情。因为奥巴马总统的理念与美国的立国之本与处事原则有所不同。奥巴马总统为了连任,在重大的国际场合,通过俄现任总统向还未上任的“彼得大帝二世”要“空间”,并许诺给予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利益作为交换。麦克风的出卖是违背奥巴马总统的意愿与预见的,但这一举动是血淋淋的、赤裸裸的,简直是在乞求与出卖。我简直不能理解美利坚合众国这个世界上相对最先进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对此竟无有力的对策与决断,致使奥巴马总统没有被弹劾下台且还在卖力地争取连任?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的总统在私下秘密地向着老牌的共产主义独裁国家的独裁者摇尾乞怜,竟是让对方放自己一马,好使自己获得连任。这样的总统不做也罢,这样的总统不选才对。

网上讲,中共专制寡头集团还通过上海某公司攫取巨量的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送奥巴马总统助其的得以连任,望此事能得以澄清与调查。中共调动海内外一切它所控制的媒体,调动华人团体,指使华人选民,甚至包括华人议员站在奥巴马总统一边,为总统得以连任制造舆论氛围,表达实际支持,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中共喜欢奥巴马总统什么呢?主要是喜欢总统先生拿中共没有根本的办法。任中共对中国人民的专制暴政日益加深,任中共用卑鄙龌龊的手段离间欧洲,离间欧美,使欧洲的声音渐弱,使世人在最需要有北约出现的时候而找不见了北约的踪影,使中共利用美国的软弱,人为地操纵汇率,向美国、向世界倾销世界血汗工厂大本营的低廉品,使得美国的高精尖产品在一定时期内匮乏无踪,却总是进行着虚假的人权对话与空谈,被中共长期戏耍却对中共毫无有力的办法。不顾美国的立世原则而无原则地与东方专制大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并给予专治大国暴政头子以“国宴”的待遇。喜欢为了连任而求得中共的配合而有失原则地处理“王立军事件”与“陈光诚事件”。

美国一直是极权暴政国家的强大天敌。当以美国总统为首的美国政府,试图与极权暴政称兄道弟,做好朋友时,美国与世界必然一起沉沦与堕落,必然致使美国人民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分,必然致使中国人民及其他国家人民对美国失望与不满。美国此举,不仅放任暴政独裁在本国得以横行,其实也在培养自己的对立面,培养潜在与现实的敌人。这个敌人会在专制暴政集团的洗脑下,狂妄而凶狠地杀向“美国鬼子”。但只要美国人民在政治家总统的率领下,揭露暴政政权,瓦解暴政政权,打击暴政政权,消灭暴政政权,这个潜在与现实的敌人就提前被消灭了。“美国大兵”就不会不得不去付出鲜血与生命,这就是美国政治家总统必然明白和实施的政治真理与政治作为。

奥巴马总统执政实践显示总统先生与共产主义集权政权打交道的理念是错误的,是抱有幻想和认知不清的,是事与愿违与损失惨重的。

总统执政四年,美国经济持续下滑,许多美国人沉浸在“兜里没现金,卡中无存款”的新窘困之中。使得非但外国人无法像以往那样成就“美国梦”,就是作为美国人的“美国梦”的理想也在不断破灭着。

问题出在哪?不出在时间上,而出在理念上。如理念相反,时间给得越多,灾难就会越重。美国若在这样的理念下再持续四年,美国及世界人民必将落置伟大的里根总统所警示的“万劫不复”之地。

美国强盛的根本是以消灭法西斯主义,消灭共产主义,消灭恐怖主义为前提的。是要发展自由竞争的宪政的资本主义,而不是与共产主义妥协的,对自由竞争压抑的大政府主义和杀富济贫的社会主义的假公平主义。因为共产集权是一切恐怖政权的总后台与策源地。大政府与小社会,只能使无产者更无产,使知识份子更无知,使少年更癫狂,使女人更不理智。也就是说,“无知少女”会伤害一个不适宜做美国总统的人,这样的美国总统也必然给他们带来更加悲惨的结局。

里根总统年轻时任电影协会的工会负责人时,就有同共产主义迫害做坚定有力斗争的深刻经历;而奥巴马总统更为年轻时是同反美国的,倾向共产主义“乌托邦”与马克思主义的人物极其亲密并乐于接受其教诲的。这是性质完全对立的两回事,是极其危险的和不能容忍的。不智与冲动地选奥巴马总统做一任,就已经给美国与世界造成了无法抹去的重大伤害,为什么还要让这种伤害得以延续?要美国,还是要奥巴马?要强大的美国、公平的世界,还是要迷失的美国、沉沦的世界?这是需包括总统本人在内的所有美国人迫切回答的问题。

我看报导,说奥巴马总统若不能连任,就去大学当教授去教诲年轻学子。我说且慢,总统先生,您去教这些学子什么东东?是有关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与原教旨主义的东西吗?请您还是慎重考虑一下您的这一选项,应该先自己闭门清理一下才好。我来美国后一直喜欢讲的话是:中共的一党专制是危害中华过去、现在及将来的万恶之源。在这里我要说: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集权专制主义是危害世界(首先包括美国)的万恶之源。不是奥巴马总统的勤奋耽误了美国,迷失了美国,而是由于总统的执政理念所致。因为方向相悖,道路必然相反,只会越走越远,越走越惨。Stop,畏途!

奥巴马总统不是没有遇到“搭舞台,演大戏”的良机,而是被总统放弃了。清除北韩邪恶政权,使南北得以统一不是机会?积极主导中东茉莉花革命,使中东民主国家发展连片不是机会?利用德国举办世界性纪念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的良机,高调展示美国的光彩形像,强化美欧同盟强化北约,不是机会?下大力气不使“彼得大帝二世”顺利上台,致使“胡温腥政”得不到美国政府的赞扬与输血,尽早崩溃,使东方最大的集权专制国迈入民主宪政,不是机会?出重拳保护自己国家的企业“谷歌”,不被中共凌辱,切实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而不是像希拉里女士那样只是空泛的讲而不见实效,致使亿万中国人得以了解与认识真正的美国,真正的中共,这不是机会?

这都不是关键,我认为,关键是总统先生对真正的美国精神与价值的认知与实施判断有误。价值取向相反,机会就将变成地狱。

前总统克林顿先生在声嘶力竭地,非常卖力地帮助现任总统竞选,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事,对克林顿先生本人、对总统、对美国人民都不是好事。克林顿总统执政并得以连任时流行一句话:“笨蛋,重要的是经济”。今天我要做一个颠覆性的改变:“笨蛋,重要的是

政治”。因为政治关乎一国总统所有的执政行为,关乎一个国家的根本发展方向与前进道路。关乎国家经济能否在正确的方向与道路上得以提升。正因为克林顿总统那时贸然给了中共专制集团而绝不是给中国人民,好的最惠的经济待遇,才使得中共政权得以强暴全体中国人民,得以向美国,向世界倾销“血汗经济与强盗产品”,才祸及美国、欧洲及全世界。好像当时美国人民那时在这种政策影响下得到了实惠,可现在受到了十分强烈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负面报复与掠夺。

我愿对总统这样讲:美国什么时候背弃了“里根主义”而奉行“基辛格主义”,那么美国与世界必然遭受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极大伤害。“里根主义”是美国之萃,而非一党之产。

“基辛格主义”是贪小利而失国体的反西方亲专制的“美奸主义”。基辛格先生是毛的座上宾,是邓、江、胡的亲密客,是否还是总统先生及希拉里女士的好顾问呢?

最后,我衷心表示:为了美利坚和众国人民的生活幸福与国家尊严,为了人类世界的正义与进步,希望奥巴马总统不能得以连任。

张凯臣
2012年11月5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