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因中国赌场,脱北者难以进入泰国”

2012-09-26 12: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脱北者们的主要路线-泰国、老挝等国边境地区出现中国公安进行边境警戒,这使得脱北者们难以进入泰国。脱北者们为避开公安已经开始向数十里之外的东南地区移动,继而进入泰国。”

这是在泰国边境地区给予脱北者援助的一名传教士所言。中国租借泰国、缅甸、老挝等3国边境的金三角地区99年。 据传教士所言中国富翁们为了享受租借老挝土地并开设赌场

去年结束中国海关事务与赌场建筑工程后赌场便开始营业,中国公安也开始对此地区进行警备。因此脱北者们避开此处前往距湄公河一个多小时的地方越过国境进入到泰国和老挝。

还因为去年走私犯与当地警察在此发生冲突后到现在为止警备森严,此处之前一直作为脱北路线,据悉现在已经基本没有脱北者了。

“90%脱北者经由泰国进入韩国”

大多数脱北者都途径中国南部地区的云南省进入老挝和泰国。20世纪初期,虽然有过蒙古、越南、缅甸、老挝等与中国临近国家的脱北路线,但现在所有的路都被封锁,90%以上的脱北者都通过泰国与老挝进入到韩国。

同中朝边境一样,与中国云南省临近的泰国与老挝脱北路线有数千公里,被称为“苦难的行军”,怀着避开中朝边境公安进入韩国的愿望来到遥远的泰国,但却因中国公安而深深陷入遣返恐怖之中。传教士称:“不顾性命来到数千公里之外的脱北者们都害怕听到有中国公安这样的话”,“由于是中国领土,所以被逮到肯定会面临着强制遣送。”

当地传教士及教民称,现在通过老挝、泰国脱北路线进入的每周10人,最多15人。最近金三角地区警备有了相应改进,虽然传闻说有极少数脱北者直接脱北,但是但现在为止为了避开公安,大多数脱北者们都是通过边境脱北。

脱北者一般越过边境后听到脱北人贩的话后便会前往各警察局。脱北者们背下警察这个单词是“Police”,所以一旦越过边境就会向当地人民询问“Police”这个地方应该如何前往。

以前都是在凌晨越过湄公河,最近在白天也越过边境,泰国警察们各处都是,得到脱北者们的贿赂后还会提出将其送往警察局。

“不会说一句英语的脱北者,只会说‘Police’”

包括泰国地方城市清莱州在内的城市都对非法入境脱北者进行逮捕并马上送往清莱州地方法院。在此,少说2,3天,多则要接受一周左右的审判。受到裁判的脱北者会被送往移民局收容所。

记者亲自来到移民国收容所并向脱北者提出了相关问题。移民局职员说并不能见脱北者。虽然以前老百姓可以见到脱北者,但是自5月开始韩国外交部全面负责脱北者问题后,老百姓便不可以接触。仅可以了解到收容人员。

截止到9月初,共有21人被关押在移民局收容所内,其中女性20人(青少年7人,成人 13人),男性1人。现在脱北者们大部分都以家族单位进行脱北,一般是2,3人,多时为4人。女性带着子女抛开丈夫脱北的情况居多。

为了移往曼谷移民局收容所需要关押50多名脱北者。因此可能只关在此处短短10天,还有可能被关押一个月才被已送到曼谷收容所。在曼谷收容所关押期间接受一个月左右的调查后才可以进入到韩国。脱北者越过泰国、老挝边境后若想要到达韩国还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过去管辖非法滞留脱北者的警察局会负责安排住所,经过一周左右后再把他们移送到清莱州地方法院。但是现在警察局已经没有住处,而是直接送往法院接受审判继而进入韩国。

记者来到脱北者们曾居住的警察局后看到环境非常恶劣,被关押在清莱州等警察局的脱北者临时居住地可以看得出他们停留过的痕迹,男女房间及生活手册、蚊帐、饭碗、韩国书籍等一直保留到现在。

临时居住在清盛时的房屋是木质建筑,清孔警察局门前的居住场所是用帐篷搭建的,内部仅有两张床和几个椅子而已。为防止出逃还用红色铁皮包围起来。

“韩国外交部、泰国警察、移民局互助合作”



真是难以想象脱北者们在由帐篷、木质等建造的临时居住场所内度过炎热的夏天。传教士称尤其是数十人的洗漱、洗澡、卫生等问题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环境恶劣,但是相对来说他们还是很自由的。仅在限定的时间外出,甚至可以到市场上去买白菜用来腌制泡菜。

当天教民称:“过去,脱北者会在警察局度过一周左右的时间再被移送到地方法院,现在只要一逮捕便会被直接送往地方法院,所以现在警察局并没有脱北者居住。”

教民称自今年5 月起,为协助清莱州脱北者,外交部负责人员正在与韩国政府、泰国警察和移民局互助合作中。

长时间援助脱北者的一位当地教民称:“事实上,若外交部职员直接负责脱北者,那么就不需要老百姓或传教士的帮助了”,“现在与泰国政府进行积极合作,使脱北者们在最短时间内便可以接受审判继而被送往移民局收容所。”

5月以前可以在没有任何制约的情况下接触脱北者,但是对一直援助脱北者的传教士不能见到脱北者这一点感到非常不满。据自今年开始援助脱北者的一名传教士称:“政府称由于传教士接触脱北者会延迟快速处理时间,所以才要求限制接触,但是传教士却可以做到政府不能做到的事。”

接着,他还提到:“对于心理不安的脱北者来说,接触当地人可以给他们带来心理上的安慰。”

但是当地大使馆相关人士称:“泰国警察与移民局收容所间的合作正在顺利进行,老百姓或传教士接触脱北者会为在最短时间内解决脱北者问题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存在脱北者不协助配合问题”

居住在清莱州等地的当地教民们称,脱北者的意识变化带来了些许问题。这是由于他们忘记了他们的非法滞留身份,甚至还采取不合作,不配合等行动。

居住在清莱州的一名教民称:“接受韩国家属帮助来到泰国的脱北者们熟知泰国审判及进入韩国的过程,生活在中国很久的脱北者也是如此,所以他们的态度与过去截然不同”,“一部分脱北者认为受到帮助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也有不合作的人。”

接着,他还提到:“脱北者们认为接受他们,帮助他们的人是理所当然要这样做的,一部分脱北者们还表现出不满”,“因此教民们已经大大减弱了对他们的同情心,称 ‘政府会看着办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