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清涟:中国工人“世袭制”引发的纵火悲剧(图)

2012-09-22 00:45 作者:何清涟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2012/09/21/20120921124523848.jpg
〝工之子恒为工〞还被社会视为〝特权〞,中国这个国家怎样看,也不是个正常国家。(Getty Images)

在诸多影响中国社会安定的问题当中,最大的问题是失业。中国媒体有个特点,凡讨论也解决不了的就不再多谈,因此“失业”这个天字第一号的难题近几年反而从媒体上消失了。最近湖南邵阳自来水公司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纵火案,其起因就是该公司“内部退休”职工石燕飞为女儿谋求一个工人职位未果。于是中国严重的失业问题再次成为话题。

自来水公司为何会成为就业优选?

8月27日上午10时多,湖南省邵阳市自来水公司清泉大厦6楼会议室发生纵火案,纵火者是公司“内退”职工石燕飞。石因不满公司未同意招收其第二名女儿,走入会议室,对正在召开例会的公司党委成员泼洒汽油并点火,导致3人死亡,4人烧伤。石燕飞纵火后跳楼自杀未遂,送往医院后死亡。

为一个工作,而且只是一个普通工人的职位,值得吗?我估计台湾人、香港人等看了这则消息后会非常不理解,当然更不会理解此事引发的讨论诞生了一个新名词——“国二代”,即国营企业职工的第二代,与“官二代”、“富二代”并称,其意涵是指石燕飞要求其所在公司安排其女儿当工人是国企职工的“世袭特权”。且先将网友谈的所谓“特权”由来简述如下:

自来水公司、供电公司、煤气公司等在中国,属于公共事业,在一个城市或一地区,一般是由国有企业独家垄断经营,营业收入稳定,职工通常无失业之虞。早些年在经济发达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在这类公司工作倒也算不上优选。但在经济欠发达地区,90年代以来竞争性行业的国企先后破产,这类经营公用事业的企业,其职工却因收入稳定且有福利而成为工作优选,吸引力仅次于党政部门的政府公务员,因此也往往会成为当地官员安排亲属及关系户的重要企业。

湖南省邵阳市在1978年经济改革前是个工业布局完整的中等城市,有不少大中型国有企业,自来水公司在其中不算优质企业。自改革以来,原有的制造业、制药、印刷等各种国企在80、90年代纷纷破产,业绩平平的自来水公司因其本地市场稳定(人们不管贫富都得喝水用水),反而成为邵阳市的优质企业。

邵阳及其他中小城市失业现象相当严重

一个不起眼的自来水公司,在邵阳市竟然成为就业优选,这当然是邵阳市的经济结构与人力资源状况所决定的。据《邵阳人口与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提供的资料,目前邵阳市下辖八个县、市,人口共为792.76万人,其中15岁到59周岁的劳动力年龄人口共计454.7万人,除农林牧渔业有39万人口就业之外,在制造业中就业的只有61,332人;在第三产业中就业的人口只有62,613人。也就是说,在454.7万劳动力年龄人口中,只有51.43万就业,再扣除15到20万公务员及党政事业机关工作者,以及20来万外出打工者,邵阳市的劳动力年龄人口中,至少有70%(约为380多万)失业。

邵阳市的经济状况与就业状况,是今天中国中小城市的普遍状态,这些中小城市的青年人,即使大学毕业后,回到本地仍然一职难求。

了解以上情况,就明白一个自来水公司的铁饭碗,对于邵阳人来说是何等珍贵。也因如此,邵阳市自来水公司基本不公开招聘员工,而是实行“单位自包”,即每个职工内部退休后,单位可以安排一个子女工作。为空出更多的工作岗位,该公司职工“内退”成为习惯,男职工“内退”年龄为50岁,女性为45岁。石燕飞47岁,两年前内退,每月领取内退费1,000余元。其丈夫为原邵阳市煤炭机械厂职工,该厂倒闭后下岗,至今没有工作。夫妻两人育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今年22岁,都是中专毕业。

石燕飞纵火事件发生后,据该厂职工反映,此次事件中死亡的公司总经理任职该厂后,未再履行当年公司有关“内退”职工子女顶替父母职位的规定,反倒安排了大量关系户。本厂岗位被外来关系户挤占,引发了该厂职工不满,经过多方抗议协商之后,自来水公司于今年5、6月间安排了近百位内退职工子弟进厂,石燕飞的一个女儿获得安排。但石认为她的女儿是双胞胎,符合计画生育政策(因为是一胎),公司应该再安排。公司未曾答应,双方产生矛盾,导致纵火事件。

工作岗位世袭本是身分型社会的特点

到了21世纪初,由于中国经济成长是“无就业成长”,即GDP每年的成长速度高达8%到10%,但就业成长率却徘徊在1%左右。大学生毕业就陷入失业,全国就业形势日渐艰困。所有社会成员为了就业,不得不凭藉家世背景等社会关系竞争。“官二代”可以依靠父母关系进党政事业机关(许多地方政府下文件规定,党政事业机关只招收父母在这类单位供职者),富二代可以子承父业。一些垄断型国企在做大、做强之后,当然也效法政府机关,开始实行本企业职工子弟优先招工的方针,这一方针被中国舆论称之为“世袭制”。这种“世袭制”下,农村及城市非国企职工子弟就业更加困难。

中国目前这种“工之子恒为工”的现象,是中共建政以来,为了解决就业问题屡屡采用的一种方式。“文革”时期,中国的就业异常困难,将城市16岁以上青年赶到农村,谓之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引发很多社会问题。当时的企业就采取这种“顶替”政策,即让父母提前退休,将其下乡的子女招进单位工作,既算是对本单位职工的一种照顾,也以此来缓解社会矛盾。政府部门及文化、教育、卫生医疗部门也实行同样政策,只是子女不能顶替专业职位,而是安排当工人。上世纪80年代,中国启动经济改革,就业较为宽松,人们有机会向上流动,这种“顶替”现象也就暂时消失了。但到了90年代末期,就业市场一职难求,这一制度很快又在有条件的国有企业恢复。只不过,国企这种“世袭”在中国不是潜规则,而是政府事实承认、社会普遍接受的明规则。

这样一来,父母的工作单位无法“世袭”的城市平民及农家子弟求职更困难。

网友对石燕飞纵火事件的复杂态度

工作岗位世袭,实际上导致了社会阶层固化,是阶层向上流动发生严重梗阻的病态现象。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处于低阶社会地位的人,并不愿意让子女继续从事自己那份低阶工作,大多希望子女接受教育,找到能够提升自己社会地位的工作。现代中国出现这种前现代的身分型社会现象,其实是中国的不幸。

石燕飞纵火案发之后,自来水公司这种“世袭”制为外界所了解,因此人们对石纵火的评价分为两极。同情者认为石是反抗社会不公的英雄。但还有不少人则认为石燕飞不值得同情,认为她有“特权”思想,“对世袭疯狂迷恋”。更有一位网友公开宣称,他不同情石燕飞,因为石“自己的背景不够硬,还想打破既有规则,还产生不公平感,这就是不值得同情的原因”。

其实,对石的这两种评价,都是在对石燕飞生存状态缺乏了解(或者说不想了解)的情况下发出的诛心之论。石燕飞只是一个朝不保夕的社会底层成员,她没有能力为社会制定规则,她只不过是按照她所在的工作单位制订的规则,希望为女儿谋求一个工人职位,谈不上迷恋“世袭”,更谈不上有什么“特权”思想。她在送礼给公司领导之后也未能解决其女儿的工作,被迫纵火,逼迫经理与自己同归于尽,这一社会悲剧其实反映了中国就业极为艰难的绝望现实。

梅因在1861年发表的《古代法》一书中有一段著名的论断:“所有进步社会的运动,到此处为止,是一个‘从身分到契约’的运动。”中国的官二代、富二代、国二代都说明,中国至今为止还具有严重的身分型社会的等级特点。一个国家的国民,寻找工作机会需要走后门,拼爹,拚命,“工之子恒为工”还被社会视为“特权”,这个国家怎样看,也不是个正常国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