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罕见虫灾 来势凶猛(图)

2012-08-14 01:03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粘虫虫灾
辽宁省8月的虫灾灾情,三代粘虫严重发生面积达208万亩(看中国配图)

中国华北、东北等粮食主产区,最近爆发十年来罕见的粘虫灾害,辽宁、吉林两省的玉米和水稻,均被粘虫大规模蚕食。官媒形容灾情严重,农民使用大量农药杀虫。但有境外媒体指,有上千农民在喷洒农药时中毒甚至死亡,亦引述农民指责地方政府不作为及反应缓慢。

本台周一致电有“产粮大县”之称的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了解灾情,三盛村农民沈女士指出,农民们于最近十天,开始发现粘虫的踪迹。他们按一贯做法向农作物喷杀虫水,但粘虫被杀死后,新的虫子又再冒出来,情况非常严峻,三天就能把玉米底部叶片都吃光,农作物面临绝收。

记者:有报道说,你们之前受到很大影响是吗?
她说:不是之前,是现在,不信你们来看搅就知道了,虫子多得很。主要玉米,但现在连黄豆、绿豆都有虫了,一夜晚就可以给你吃过光。

大陆多家传媒报道,近日,辽宁省、吉林省等粮食主产区,爆发大规模粘虫灾害,玉米和水稻等被铺天盖地的粘虫吃光。不过,海外维权网站《博讯》和《大纪元》的跟进报道,均引述农民投诉地方政府面对虫灾不作为,报道并指上千农民自行喷洒农药时,因选用药性较强的杀虫水,例如“敌敌畏”等而出现不适,甚至有农民中毒身亡。

对于有关消息,沈女士表示亦有听说相关传闻,但无法证实真伪,而邻近村落均未有出现因喷洒农药而导致死亡的个案。
记者:听说有农民因为用了很强的毒药而导致身体不适甚至死亡,有这回事吗?
她说:听说是有这事发生,但眼前没有见过,说是有这样说,反正没有

对于评撃政府处理是次虫灾反应缓慢,沈女士亦有同感。她说,至今报章、电视均已报道有关粘虫肆虐的消息,但仍未见政府人员到她的农地了解,更批评,政府连确保市场上的农药供应都做不到,她不敢对政府寄予厚望。
她说:“我们想买农药,现在连买也不到呢。
记者:政府技术人员来了是吗?
她说:来了又有何用,我还没有看过他们呢。”

沈女士又指,今次粘虫肆虐的程度十分罕见,不知何时才能复耕,对于最终的损失,她亦无法计算。而农民普遍认为,要对付这种大规模的粘虫侵袭,必须政府出手,以高端喷雾器在空中进行喷洒农药。

本台致电长春市农业局,接听的局方职员否认政府于对付粘虫灾害上反应迟疑,又否认有农民因吸入农药死亡。

她说:“现在官员都去了,由市、县、到乡、行政干部跟技术干部都去了教导农民防虫技术,据我们掌握,没有农民因为洒农药毒或死亡。”

广州中山大学化学与化学工程学院教授陈六平指,由于未有明确报道指出农民使用何种杀虫药而导致死亡,所以不敢贸然下定论。但他指,农民做好一定的保护措施,采用正规的农药,即使被指药性较强的“敌敌畏”,进行连日甚至多次喷洒,亦不会产生过份吸入而导致死亡的情况。

他说:“那个农药一般不强,如果是挥发发性那么强就根本杀不了虫,即使农民真的吸收了,也只是很微量。”

新华网引述农业部种植司副司长周普国表示,今年粘虫灾害范围大面积广。八月上旬,全国粘虫相继爆发,全国害虫已发生三亿亩次。

粘虫以叶子为食,例如麦、稻、粟、玉米、豆类、蔬菜等100多种以上植物都是粘虫的蚕食目标。

原题目:大陆罕见虫灾传有农民喷杀虫药中毒死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