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少年连杀8人案还原:警方赶到现场后折回(一)(图)

2012-08-11 01:2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发生在8月1日晚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的特大杀人案,截至发稿时共造成8死5伤。凶手是一名17岁的少年,导火索是他与16岁的女友闹矛盾。8名死者中,除其中两位是女友亲属外,其余6人均为毫无关联的陌生人。这起杀人事件,混杂了少年世界里的迷茫和成人世界里的冷暖。

永陵镇

8月1日,星期三。永陵镇多云转阴,气温开始下降。新闻报道说,未来两天,今年的10号强台风“达维”将会在辽东半岛登陆,抚顺也将迎来强降雨。

永陵镇位于抚顺以东120公里处,因境内的清代陵寝永陵而得名。罕王路是小镇唯一的主干道,沿街密布着门面房和居民楼。往常每到夜幕降临,街旁满是饭后散步的,街边吃烧烤的,麻将馆里打牌的,小广场上跳舞的,偶尔还有操外地口音的旅行者。就这一天,由于气温降低,街上显得冷清了不少,小广场上的舞曲始终没有响起。到20点多,除了个别几家门面房还亮着灯,大多都已经打烊了。

16岁的少女李杰(化名)前几天刚从乡下的外婆家回到镇上。这个暑假对她来说,谈不上高兴,在刚结束的中考中,她只考了300多分,远远不够新宾县的高中录取线,不过,家人商议后,还是决定缴纳一笔1.8万元的赞助费,让她继续上学。

李杰的大娘叫李萍,今年44岁。三四年前,他们家在镇上的金银塘小区买了一套楼房,便从老家赫图阿拉城村搬来居住,丈夫则远赴韩国打工。平日,李萍每天都要回到的5公里外的赫图阿拉古城去上班,在食堂负责给80多名员工做饭。村民们印象里,李萍性格外向,热心肠,“是李家门里最好说话的人”。

李杰12岁时,母亲就去浙江打工,一年也就回来一趟。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村里种地,农闲时也出去找活干。母亲外出后,李杰就一直跟着大娘生活,与小她1岁的堂弟李东(化名)一起在镇中学上学,很少回村里。放假后,大娘催她去看看外婆,她只待了4天就回来了。相比乡下,她更喜欢住在镇上,因为大娘家里有电脑,上网更方便,这是她最大的爱好。

几个月前,李杰在网上聊天认识了抚顺的17岁少年李恒(化名),两人于6月份见面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未能证实的消息说,短短两个月,李恒为这份感情付出了六七千元,大部分都花在李杰及其家人身上。李恒来过李萍家至少3次,但是,李萍并不赞成两个年轻人继续交往。

往常忙完一天工作的李萍,经常会去村头的小卖部打会儿麻将,但这一天她拒绝了麻友的邀请,说侄女李杰脸上起了疙瘩,她特意去买了药,便急匆匆回家了。或许她并不知道,就在这个下午,李杰和李恒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李杰已经明确提出分手,但李恒坚决不答应,在他看来,导致他们分手的最大障碍就是李萍一家人。电话里,弟弟李东为堂姐打抱不平,他告诉李恒:“我指定不能让我姐嫁给你。”李恒愤愤地回应道:“那我就杀了你们全家,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凶杀第一现场

大约在18点,李恒搭上了去永陵镇的长途车。从抚顺市区出发,到永陵大概要两个半小时。当地一位知情人透露,出发前,李恒去旧货市场买了一把三棱军用刺刀,也可能是一把机床上用的三棱刮刀,但所有伤者对这件凶器的描述均一致:“一尺多长,三棱形状,锋利无比。”出门前,他给父亲扔下一句话:“我要去永陵杀了他们全家。”李父急忙打电话到永陵派出所,但是并没有引起值班警员重视,警方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接近当地警方的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李父无奈,又跑去抚顺市区某派出所报案,后来,该派出所派了警车拉着李父赶往永陵。(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没人知道,李恒在这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中经历了怎样的愤怒。他留着板寸平头,上身穿一件紧身黑色T恤,下身是迷彩裤和黑色高帮军靴,手上还戴着黑色的警用霹雳手套,以致后来街上的目击群众,有的还误以为他是外地来旅游的特战队员。

最早的凶杀,就发生在金银塘小区李萍的家中,本刊记者多方核实,时间应该在20点半左右。金银塘小区以前是镇上的粮库所在地,位于罕王路西段南侧,院里只有3栋居民楼,靠近马路的一栋底层是商铺,李萍家位于最里侧一栋的五楼,再往后便是农田。上楼前,李恒在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了一罐红牛饮料。

当时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根据李杰的口供和案发现场来分析还原。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李恒在路上给李杰打了好几次电话,后来李杰干脆不再接他的电话。李恒进屋后,应该与李萍发生了一定的争执和撕扯,有人曾听到过吵闹声。进过现场的一位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屋里地板上和墙上全是喷溅的不规则血迹,用抹布擦了好几遍才终于清理干净,据他推测,“凶手应该先是冲着李东来的,李萍上去保护儿子,才第一个被刺死。”这期间,李杰将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一直没敢出声。

李萍全身被刺十几刀,她一边挣扎一边高喊,让儿子快跑。李东冲出家门往楼下跑,只是,他并没有选择往小区大门方向。或许是出于求救的本能,看到楼下的麻将馆亮着灯,李东冲了进去。麻将馆就开在李萍家那个单元门旁的一楼车库里,平时营业到22点。据一位当时在打麻将的女士回忆,麻将馆里三桌都有人,外面两张都是上了年纪的妇女,里屋还有一张桌,只有一位男士。当时刚刚调庄不久,李东突然慌慌张张冲了进来,一进门就想往麻将桌下钻,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一个小伙子便提着刀冲了进来,揪住李东就往他身上刺。这时,外屋的人都匆忙跑了出去,里屋的人则急忙关了灯插上门。

李东带着哭腔求饶,但是,对方并没有松手,反而是摁在地上一顿乱刺。事后尸检时发现,李东前胸后背被刺30多刀。

就在其他人纷纷跑开躲避的时候,只有49岁的高桂英没走,她想上前拉住李恒,“就听见她喊,‘小伙子小伙子,哪有这么打架的,你杀了他你自己可怎么办啊’”。可是,李恒非但没有住手,反而回头把刀刺向了高桂英。(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高桂英的丈夫在家中排行老二,她信佛,又是镇上出了名的热心肠,由此得了个“孙二娘”的外号。她不幸成为这场惨案中的第三个死者,身中6刀。

(未完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