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蓟县大火死伤人数知多少(图)

2012-07-10 23:06 作者:张佑宇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现场实拍天津市蓟县莱德商厦大火
现场实拍天津市蓟县莱德商厦大火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综合报导】天津蓟县大火死伤情况,官方至今对于民间的质疑没有作出令人信服的释疑。互联网上,根据事发地点的人潮,以及事故过程一些细节,许多民间分析提出诸多疑点。

关于商场人潮的新闻

2010年7月4日,天津北方网在一则新闻里是这样报导的:“高温炙烤使得市民们纷纷寻找“避暑”的场所。一些公共场所由于配备了中央空调等制冷设备,于是商场、超市、游泳池、影院等地也就成了市民‘纳凉’的好去处。”“连续的高温酷暑天气,也让各大超市迎来了入夏以来最为明显的一次客流高峰。”“以海光寺店为例,平时每天的顾客在1万人左右,但7月3日的统计显示,当天的客流量激增到1.7万人。”“记者从滨江道多家商场了解到,高温天气加上恰逢周末,使得各大商场‘人满为患’。”

2012年7月7日,新华网报道:“莱德商厦业务副总经理王芳告诉记者,莱德商厦共有五层,有103个柜台、70多家商户,火灾当天有营业员、商厦其他经营人员120多人当班。由于天气很热,又是下午三点多,商场里当时没有多少顾客。火灾发生时王芳正在五楼,五楼包括顾客、员工在内不超过20人。”

“随后,王芳当着记者的面给1-4楼的楼层负责人分别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是一楼有十几名顾客,二楼有十几名顾客,三楼有三四个顾客,四楼有六七个顾客,整个商场有大约50名顾客。”“直接参与指挥医院救治的蓟县人民医院院长助理李继东说,全部遇难者中无一人因跳楼摔死。经确认死亡后,遇难者的遗体由民政部门送往殡仪馆。”

报导说,天津蓟县“6•30”火灾事故中10名遇难者已全部由家属签字认领,16名伤者中仍留院观察的7人也具备出院条件。天津警方表示,到目前为止,尚未接到有人员在大火中失踪的报警。

幸存者详述逃生过程

财新网的报导中,一则关于幸存者详述逃生过程中提到:“3点40分左右,正在商厦二层的黄景生一家感觉到商场内冒出的浓烟,意识到商厦发生了火灾的他们下意识地跑到商场一楼。”

“到一层时大厦已停电,黄景生一家试图寻找逃生通道,却发现一楼西面朝向大街方向的商厦卷帘门已被关闭。”

“未能从一层正门逃生的黄景生夫妇让周围慌乱的顾客镇静,并带着一部分人跑到了四楼。此时,一行人已看不到四层的工作人员,摸黑前行的他们在四楼寻找逃生通道的尝试失败了。”

“在四层逃生未果的黄景生一行人只好从四楼重新下到二楼。在巨大的广告牌和灯箱背后,他们只看到了一束从玻璃中透出的亮光。这是一块大约六十厘米见方的玻璃,黄景生决定将这里作为逃生的突破口。他首先用拳头猛击玻璃,但玻璃并未被击碎。接着他找到旁边的一个高跟鞋,最终以其锐利处砸开了这扇玻璃。”

“据现场目击者介绍,黄景生从楼内钻出来后,让周围民众送来梯子。现场随即相继搭起两部梯子,一部为伸缩式的铝合金梯子,另一部则是一架木质梯子。由于这一扇玻璃位置较高,身高近170cm的刘凤丽在室内托其他顾客,而黄景生则在室外拽人,黄景生夫妇先后通过接力救出四名商场顾客。”“和黄景生、刘凤丽一起聚集在此处等待逃生的顾客约有十余人,最后一个被救出的是他们的女儿黄佳莹。”

网友质疑

对于媒体报导中的一些数据,凯迪社区《从采访现场逃生者的亲身经历看天津蓟县大火真相》文章提出几点分析质疑:

1. 如果真如天津大火商场副总说:起火时全部顾客大约50人。那么这个商厦平日连50人都达不到? 这个拥有百八十个柜台, 超过200多个销售人员,当地最大的五层商场如何生存下来? 

2. 一层楼外起火,烟往上冒,二层的顾客应是最先发觉,而且也是最容易到达一层的人。而黄景生一家又是二层顾客中最先意识到商厦发生了火灾,并马上跑到一楼的人,因为他们并不是看到别的二楼顾客跑才跑的。就连像黄景生一家这样最早跑到一楼的人都发现门已经关闭,其他人能有多少时间从一楼跑出去?

3. 周围慌乱的顾客只有“一部分人”跟着黄景生夫妇跑到了四楼,其他慌乱在一楼找不到逃生通道的顾客最后结果如何?黄景生在叙述提到,四楼已看不到工作人员,只剩下顾客了,亦即工作人员比顾客先跑了,结果最后熟悉坏境先跑的都死了,不熟悉坏境后跑的顾客反而几乎都没死?

5. 和黄景生、刘凤丽一起聚集在此处等待逃生的顾客约有十余人,最后一个被救出的是他们的女儿黄佳莹。黄景生夫妇先后只“救出四名”,那其他十余人呢?他们一家还是行动最迅速,没有任何老弱病残拖累的青壮年三口人,他们都没来得及从一楼跑出来,何况其他顾客?

关于死亡人数的民间调查

7月1日,中国新闻网报导提到:即便是在“初步确认10人死亡”的情况下,仍有家属不知道自己亲人的下落。

许多网络民间消息指称,死亡人数达上百人。其中叙述较详细的民间记录中,属名“挪威森林”作者在凯迪社区论坛发表的《蓟县独立观察报告》提到:

7/5 15:41 挪威森林发自蓟县:问题非常严重。死亡人远超动车事故。当地人都知道。莱德商厦是本地最高档的有五楼,员工也有近二百,儿童服装化妆品生意火爆。店铺品牌促销员有不少。周六促销顾客特别多。火从一楼开始,唯员工知有一边门可出其他门都锁了。人往楼上跑五楼死的人最多。本地百姓非常恐惧。不敢谈此事,在了解你之前绝对不会多说半字。

7/5 17:35 到天津第四天。挪威森林发自蓟县:死亡人远超动车事故。6月30日14点40起火。一楼一台旧空调最先着火。起火后经理怕顾客跑单,将门锁了。三点半本地消防才到,而火已无法控制。救援完全不力,水压太低只能打到二楼。云梯太低。也没有气垫,跳楼的人不是死就是伤。

作者称,经过两天走访后,获得了当地一些公民的信任,他们从不同角度提供的信息:“本来商场里还有一个侧门通道,可是只有员工知道,顾客全然不知,所以大部分服务员都跑出了,而死的大多是顾客。不少是孩子!厕所里尽是人,叠在一起死了;电梯里尽是人,叠在一起死了。死的人大多烧干了缩了,一台120车拖十四尸体。一车一车的拖往火葬场,多少车呀!”一名司机告诉作者,“我当时就在现场,我只能告诉你,死的人比动车事故要多!”

另一民间版本“刘佳的日志”也详述事发过程。内容中提到:“商场里有一家罗兰家纺搞促销是必须要学生证才能有折扣的,所以有不少家长是带孩子去的,因为中考结束了,放暑假想给孩子换一套新的床上用品吧!总之当时就是人很多。”文中并称“这次伤亡人数200都挡不住!县医院太平间都满了,家属哭得死去活来;医院那条街停满了车!火葬场也有不少尸体,最后冷库都装不下了,从冰窖运来了很多大冰块,用冰块把尸体冻住的!”

难以核实的“失踪者”

对于民间传出的受难者名单中,其中提到住在蓟县花园里二段6号楼的邱女士及她在城关六小上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在火灾中失踪。《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花园里二段传言中邱女士住所的房门紧锁,无人应答。

对门邻居大姐对来访记者称,虽是邻居但平时也不常见面,具体情况不清楚。另一户邻居也表示无可奉告,详细情况得找政府相关部门询问。

而在有关单位方面,蓟县宣传部李科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政府目前没有掌握邱女士的情况,并称当下事情太多,无法陪同记者去一一核实网上传言的失踪者;县公安局指挥室的一位工作人员称,接警出警情况不能直接透露给媒体;负责花园里二段事务的派出所户籍科人员称,此事不归他们管;一名派出所警察言语间则流露出,邱女士可能已经不在花园里二段的住所居住。

《KCIS公共观察》评论,天津市和蓟县官方面对网络传言迟迟不肯公开遇难人员名单来澄清事实,一再称不要相信网络谣言,但其对舆论掌控的作为却始终无法让自己从被质疑的泥沼中爬出来。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