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公仆内需=国民内虚

2012-01-26 23:26 作者:黎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公款吃喝是个老掉牙的话题。边吃边研究着如何治理,吃和说,都很磨牙,多年来在不懈批评和不断治理的过程中,有些人真的老掉了牙。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在本市政协会上“总结点评”委员们的大会发言,大篇幅谈及“三公消费”。他指出,最难(解决)的是公款吃喝,“大酒店的价格扭曲了,这是公款吃喝的价格,如果不是公款吃喝,酒店的餐饮价格绝不可能有这么高。公款吃喝就是扰乱市场经济!”

抨击公款吃喝“扰乱市场经济”,可谓出了点新意,这里,还有自身的“经验体会”做根据。王荣说“大酒店的餐饮价格很贵,自己目前的收入一顿饭也请不起”。这说法,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了,一般老百姓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市委书记的“经验之谈”,肯定会招来网民的讥讽和谩骂,网民们不会承认高官和他们属于一类人,他们坚信,高官的消费与自身的合法收入之间,没有什么关联。

若有实权官员出面叫穷,舆情反馈都将是消极和负面的,这一点,对每个网络意见观察者来说,都是简单的常识。或许,那位叫穷的官员真的比较廉洁,网民真的冤枉了他——既便如此,真正让他蒙冤的,说到底还是他的同僚或上级、手下。

公款吃喝“扰乱市场经济”,观点并不错。据早些时候的调查,中国餐饮业营业额中,大约百分之二十是公仆们“代表人民消费”的,这领导潮流、示范民间的公款消费,就难免抬高人均消费数与全民幸福程度,导致市场信息扭曲。

公款吃喝一旦减少则导致多家饭店关门,则成为餐饮业的大灾难,这样的地方在全国并不少见。酒店老板最怕失去公款消费客户,甚至有过餐饮老板以保护企业为由,集体上书反对遏制公款吃喝的现象。

高、中档酒店的财务特点为公费占很大比重,餐饮业龙头企业靠公款吃喝支撑,此类地区的共同特点即“民穷”,或者叫“官富民穷”。平心而论,深圳还是比较不错的地方,这里公款消费数额对餐饮业产生很大影响,而在许多地区,公款消费对餐饮企业存亡起着决定性作用。故而,网友戏言“腐败是中国经济的脊梁”;“公仆,是餐饮业的中流砥柱;没有他们,就没有中国餐饮业”,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必担心失去公款吃喝支撑后的餐饮业,要是那一天到来,老百姓的日子才真好过了,饭店的生意才会真正好起来,餐饮业GDP反映的就是健康发展、货真价实的国民经济。

在早我说过:“我们相当的一部分GDP是可耻和愚昧的,记录了耻辱、不智、虚伪和罪恶”。像公款吃喝,就产生不少GDP,可将其当作“可耻GDP”的典型例证。

“公款吃喝扰乱市场经济”是个小错误,就算是一种罪行,也无法追查。因此,抨击与追究公款吃喝还得讲政治、讲制度、讲法治。公款吃喝其实就是直接“喝血”,拿走的是国民的“可支配收入”,夺走公众医疗费、学费和居住空间,其性质,当属彻头彻尾的“公仆犯罪”。

公款吃喝拉动内需的理论也不错——以国民“内虚”为代价,确实拉动“公仆”的内需。

公款吃喝久禁不止,具有鲜明的标志意义:其一,连一张贪吃的嘴巴都管不住,其他的严管和吏治也皆成扯淡;其二,没有民主机制监督、制衡的权力系统,将“不透明财政”和“随意聚财用财”视为命根子,公款吃喝之所以成为“必需”,概因这一“权力福利”或“工作方式”,处在“反反腐”与“反民主”的阵地前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来源:凯迪中途岛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