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毁容案多年不审判

2012-01-04 11:42 作者:杨春红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05年2月2日,浙江椒江宾馆,台州市水利局年夜饭上,丁林超指使工会主席金华斌刀子捅入我脸,伤口长达20多厘米以上,于第一时间报警,这是个集体屠杀的事实没有人能抹杀。可是多年,金华斌一直没被法院审判。台州中院怎么了?

案件一直对我封锁任何消息,理由是损害政府形象。我想不通了,是不是集体犯罪就是平安的代名词?毁容案后,多少罪恶得到奖赏,水利局领导们有没人敢说他是清白的?

我是受害人杨春红,多年来分分秒秒生活在痛苦中,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伤势鉴定重伤的毁容案,凶手金华斌们就是不审判,我在本地遭遇无耻践踏,任何机关的门向我关闭,水利局动用钟点工、临时工进行监控、打人。我这一生没有别的希望,只想讨个审判权,为什么就那么难?

这些年,我生活在恐惧中,恨不得毁容案那晚就死去,死了少遭讨公正的罪。为了毁容案的审判权,我已付出了重大的代价,可是政府没有人同情我,连工资 也遭遇不公正,真不知前方还有多少罪恶在等待我。2006年,我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羁押,获得一个刑事法律外的刑事判决书,据说,这是政治案件刑事化的 后果。如果说我有罪,我愿意承认,可是我最爱的祖国,为什么忍心对一个受尽伤害的草民一再制裁,而对真正的毁容案凶手们恩情不绝?比如说,金华斌毁容罪当 晚获得办公室主任的好名?比如说金华斌独耳女儿金姗姗进入临海法院,比如毁容案的策划者们一个个升官?
2006年,政府对我作了鉴定,我没有精神病了。那么,我就有权以我个人的名义请求中国法律的同情,我请求中国法律依法制裁刑事重伤害案。我没错。

请热爱法律和正义的人们,为不幸的人们出点主意吧,告诉我,如何才能让凶犯伏法?

杨春红15005866125泣血告众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杨春红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