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那个叫青树的村庄就这样消失了(组图)

2011-11-21 23:19 作者:杨蓉真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青树村维权人(本文所有图片马萧提供)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湖南省涟源市枫坪镇青树村274位村民于10月底代表该村2000村民集体维权,要求当地矿厂青树二矿承担其对该村造成的环境损害责任,但目前没有任何结果!村民表示:矿老板明说了,“不花一分钱也要你们滚下去”。

开矿20年损害环境与村民健康

1990年,湖南省涟源市枫坪镇青树村内的青树二矿开始开采煤矿,但此后却导致了种种的环境灾难。根据长期关注青树环境污染问题的作家马萧的调查,当地环境受破坏的情况包括:一、地下淡水资源枯竭;二、稻田成为旱土,只能改种旱地农作物;三、地层下陷导致房屋受损;四、受采矿粉尘、煤矿抽风排风的影响,很多村民患罹患呼吸道疾病、硅肺和肾结石。

面对上述的情况,目前,青树村274位村民户主代表该村2000村民集体维权,要求青树二矿承担责任,同时提出下列几项要求:一、娄底市委、市政府责令地方政府解决当地水资源的问题;二、对当地居民进行房屋损害赔偿;三、赔偿农作物损失;四、对因空气、噪音污染损害村民健康,进行赔偿;五、青树二矿应该每年上交500万元给青树村,因为矿产是集体资产,不应该由青树二厂独享。

马萧表示,青树,顾名思义就是一个有山、有绿树的地方,自1990年开始,因为煤矿开采,使得这个村变了颜色。他认为,在任何一个关注百姓生存环境的体制下,青树二矿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因为那么小一个矿场,其采矿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比不上维护环境所产生的费用。而环卫署基本上只收钱,不会做什么实质的事。

李君认同该说法,他表示,环卫署也存在手中权利不受监督的情况,为了私利,可以罔顾老百姓权益。

另一位不便具名的分析人士李君指出:像青树这样的污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关掉矿厂,但关掉了矿厂就是关掉了GDP,所以不会关闭的。

艰辛的维权路

2006年,当地居民开始要求青树二矿赔偿当地村民的合法财产损害,并停止继续侵害,然而,提交给青树二矿和枫坪镇政府的报告石沉大海。

2008年,村民多次找青树二矿的老板协商、谈判,煤矿矿主谢建业对村民遭受的损害一概不予承认,将煤矿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2009年,数十位村民直接到枫坪镇政府,要求地方政府对青树二矿损害公民的合法财产问题作出处理,依然没有任何答复。

2010年,村民再次找到谢建业,要求青树二矿进行评估鉴定,理赔,并限期为一个月。一个月限期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除了拖延,矿厂也采取让县级政府出具低价的房产评估鉴定报告的方式,以降低对村民财产损失的补偿。此外,村民遭到暴力对待,也是常有的事。

其中,谢正香曾因维权挨打过,她说:“一共有七个人,我当时在门口,他们不听我解释,就捉住我打,我被踢了一脚,然后被揪住打。当时我儿子叫派出所的人,但他们不来呀。等叫来了,也不管啊。”谢正香指出,矿厂没给她一分(补偿)的钱。她感到无助,她说:“他们现在没说什么,没有一个人给我们帮忙。”

由于挖矿造成地层陷落,导致房屋毁损不堪,村民维权就是希望生命、财产能有保障。曾于2010年被拘留的谢冬青对于维权并不乐观,他说:“他们把我们一千多户的房子全部搞乱了,我们说要把我们的房子搞好才能开工。厂方说我们阻止他们的公务,阻止他们的生产,所以遭到拘留。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办法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是这样的地步了。告也没用。反正镇政府都是一伙的,去年把我抓到的时候,矿厂给镇政府五十万,你有什么办法?他们明说了,不花一分钱也要我们滚下去。”

针对青树村的问题,《看中国》记者多次致电相关单位,包括青树二矿矿长谢建业、枫坪镇党委书记旷庆贤、政法委肖安乐、分管企业的党委李迪前、镇党委办公室,以及涟源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谢永东等人,多数电话没有接听,其中谢建业的办公室电话语音未交电话费,因此无法接通。只有肖安乐表示没有接到相关的投诉,他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对于肖的说法,李君认为是推诿之词。他说:“他们用这种借口也是常有的事。”

环境恶化 中国人人都求助无门

黑色的水、消失的水资源、倾圮的房屋,展开在青树人面前的,是不可逆转的环境破坏问题。一位湖南的维权人士颜先生表示:青树二矿的问题在中国是一件很小的事。他以自己居住的地方为例,他说:“我家后面四百米处,一条约三百米宽的河流,每年都有一次黑水流过,流到哪里,鱼死到哪里。近日工厂正在排放黑水。此外,我们住宿附近,就是造纸厂,常有臭味飘进家来。岳阳市,途径洞庭大桥,常可以吸收到浓烈的臭味。”

李君认为,青树的问题在中国普遍存在。他表示,有任职于技术监督局的人告诉他:现在湖南第一大河湘江的水受重金属污染都不能喝了。而其数据都是被封锁的,因为一旦公开,就不利于GDP。没有实际的数据,老百姓也告无可告。而整个中国已经都这样,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吃了。

问题根源

马萧认为,事实上,整个青树因为开矿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算的。他也指出问题的根源,除了政治体制造成新闻不自由、法制不健全、行政权利不受监督等因素外,老百姓的维权意识薄弱,也是导致整个事件20年来无法获得解决的原因。马萧表示,希望地方官员和煤矿老板们拿出诚意,正视和解决青树二矿的农企矛盾问题。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一:湖南省涟源市枫坪镇青树二矿全貌。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二:意味深长的“协警”制度和青树二矿警务工作室。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三:无数这样的小水沟将青树二矿的井下废水注入附近的池塘或者河流,年复一年。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四:干涸的池塘和淤积在池塘底部的煤矿废水沉淀物。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五:枯竭并受到污染的水井以及成堆的私人水井。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六:没有任何隔音措施以及有毒气体过滤装置的煤矿风机。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七:大面积的优质稻田如今只能改种旱地农作物(远景即为青树二矿)。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八:受青树二矿采空影响而沉陷的地面表层。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九:煤尘、空气污染以及没有配置任何防尘设备的煤矿工人。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十:由于青树二矿开采所造成的当地原住民住宅毁坏一隅。

湖南青树开矿污染
图片十一:由于青树二矿开采所造成的当地原住民住宅毁坏一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