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广东异议人士罗勇泉被不明身份者殴打

2011-07-27 13:1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7月24日零时,罗勇泉在广东省南雄市金雄鹰宾馆看管游泳池,快到接班时间,突然金雄鹰宾馆的值班小姐传话说有人找,他赶服务台,三个穿着流气的不明身份者中一人问:“你是罗勇泉吗?”他说:“是。”他们马下扑上来,稀里哗拉就把罗打了一顿。打后有两个直接就跑,一个还呆在现场说“老子有后台,跑什么?”边说还边骂同伙不够义气,扔下他跑了。由于,正处于接班时间。罗很快就被接班的同伴拉开来,并没有受很大的伤害,只是眼角肿了一块,近视眼镜被打坏了。

罗向微博朋友刘沙沙发出了被不明身份者欧打的短讯后,就马上打110报警。不久,警务人员来了,只是当场记下罗的姓名地址。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处理。就打发罗走了。

回家之后,罗打开电脑看到了微博朋友刘沙沙在网上的留言。杭州的高海兵,加拿大的盛雪女诗人,新疆的拥宪讨贼张先生其时也在线上,问候了罗的近况。

高海兵还主动地问了罗有没有得罪过什么黑社会人员?罗说除了在共产党的监狱里我认识过几个黑社会人员,5月份从三水劳教所出来之后,从来没有见过黑社会人员。何来得罪?

大家分析来分析去,根据罗是搞诗歌创作而被当局劳教的异议人士,推测认为很可能与罗4日早上发布的一首叫《南中国海》的诗歌有关。怀疑是当地国保被上级批评,个别国保心里不顺气,找了几个打手出出气。否则,世间没有如此凑巧的事。

罗说:“这不好说,因为没有证据,我不能说慌,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治安太坏了,当地110警务也有点不想负此责任的工作态度。”

附1:刘沙沙推特消息:坏消息:09年因纪念六四被劳教的四青年之一,出狱不久的民主党人,罗勇泉,继两次就职被国宝破坏后,今晚又在广东省南雄市金雄鹰宾馆遭到黑社会殴打。

附2:南中国海

南中国海,你在哭泣

碧蓝天空,碧海涛涛

每一处标有黄河斑印记的岛屿

每一只从岛屿飞起尖叫的海鸟

都在哭泣一个民族的鸦雀无声

都在哭泣一个母亲的铁石心肠

活生生把自己亲生的骨肉抛弃

白花花把自己民族的血液埋葬

是在盛世礼炮的烟火之中啊

是在建党伟业的艳舞之中啊

海浪掀盖起来一波又一波

海鸟尖叫起来一声又一声

只是为了一个民族的心声

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纽带

却总是落下耻辱的泪水一汪

却总是撕下儿女的期望一片

宁赠友邦,不与家奴

那拉氏阴魂光明北京

南中国海,你在哭泣

碧蓝天穹,怒海涛涛

罗勇泉写2011年7月24日,早上9:55。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