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趣说“老芋仔”都喜欢的芋头(组图)

2011-05-26 12:02 作者:梁幼祥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趣说“老芋仔”都喜欢的芋头

四九年许多老兵跟着蒋家来台湾,台湾人都称他们“老芋仔”。这些“老芋仔”外表不见得俊俏好看,可大多都心善人良,风灾帮农家修屋补瓦、雨季挖沟开渠、抢收助割,自己没啥钱,还捐书助学,深山里修桥补路、种树植林,常有他们的影子。

这些不能打仗的老头,外表老叟像芋头,拨开来却心善勤作,像芋心一样可好吃了。就是因为这样,许多乡间村姑嫁给了这些放下枪杆子的“老芋仔”,虽不富裕,却安稳幸福、有保障。

至于能吃的芋头,台湾随处都有,每个县市地方都说他们生产的芋头好,且吃法多元有趣,年节可用米浆和着做芋头糕,夏天孩子喜欢有芋香的芋头冰棒、冰淇淋,煮透的芋头可放在锉冰里,也可放在汤里增加香气。眷村妈妈用它烧五花肉,广东师傅用它烧鸡……总之,冷热咸甜均能搭衬。

上月往福州聚春园品佛跳墙,郭董事长宪仁兄用“广式芋泥”当甜点,做为这套盛宴的句点。尝了这芋泥,又让我听到一则故事,这故事说的是咱们中国扫毒先锋林则徐老人家,他也正好是福州人。当年林老刚上任,老外知道他是来扫毒的,便想利用餐叙谈判时,搞个把戏戏弄这中国官员,一来羞辱他,一来是给个下马威。出甜点的时候,老外上了一碗当时一般人都不懂的“冰淇淋”,那冻镇冒出的袅袅冰烟围绕在碗围之间。这老外还故意说:“大人,这甜点远从英格兰来的,你小心被烫着,来试试看,试试看。”

所有人定着林看,林则徐不疑有他,用小匙舀了一小口,鼓着嘴还对着那匙冰淇淋轻轻吹了几口气,接着把冰淇淋送到口中,因为怕烫,只把冰淇淋送到舌齿之间……那心理期待落差太大,一家伙还冰酸了几颗老牙,脸一抽、眼一挤,这滑稽样可笑翻了那群老外。

这餐恶整,让林则徐知道这些老外就是瞧不起中国人。于是也下了帖子,这回总督府作东,席罢前也来了道甜点。师爷对着老外说:“这可是咱们曾在京里当过差的御厨贡点,一般人可是吃不到的,绝对比你们的冰淇淋还冰人,你各位小心别给冰着了。”这甜点也做成圆球形,与冰淇淋同大小,但这可是林府中的粤厨做的猪油芋泥。芋泥和奶油打成细泥,封上猪油,用火炖蒸四小时,油沁泥烫。因油封泥烟,就像咱们炖老母鸡汤一样,一层亮油,一丝吹烟不冒,可是那潜藏的危机,却埋伏于油底。

老外心想:你中国人哪能做出什么冰死人的冰淇淋?各个拿起小匙,挖了一大口就囫囵就口,顿时间各个捂着嘴,鸡猫子乱呜一通。只见林则徐轻轻滑着茶盖,端起茶碗,问:“咱们的冰淇淋冰得如何?”这几个贩毒吸血的鸦片烟商,吃足了“中式烧淇淋”的苦头,再也不敢轻视这其貌不扬的总督。

聚春园用的芋头是蒲田产的,香细软糜,仁宪兄的款待因这芋泥和故事,升华了这席美食的风采趣事与永恒的盛情。

 趣说“老芋仔”都喜欢的芋头 

【芋泥甜品做法】

材料:

芋头一个、糖、猪油(或奶油、沙拉油)

做法:

芋头洗净、削皮、入锅蒸透。

取出芋头装进塑胶袋,压干成泥。加糖、加一匙油,用搅拌器(或用手)拌均匀,置入碗中,再入锅蒸透即可。

备注:

糖的比例随各人喜好决定多寡。搅拌前也可加半个蛋清,增加油嫩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