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男人老了--嗯!

2011-01-28 14:30 作者:刘墉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男人老了,以前办公室里的仇人都变成了朋友。”

一位老太太最近忿忿地说:“可是啊,男人老了,以前卧室里的爱人,都变成了仇人。”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没有了利害关系。”

老太太说:“以前在办公室为了升迁,一个斗一个,谁也不让谁,所以一堆仇人。现在全退休了,寂寞得要死,碰上老同事,高兴还来不及呢。不上班了,没什么好争了,当然仇人都成了朋友。”

“有道理。”我笑笑,问她:“可是爱人又怎会成为仇人呢?”

“也因为没了利害关系。”

老太太顿了一下,拉长了脸说:“以前他对我不好,我就不陪他睡觉。可是现在他不行了,不陪睡觉,正好,你陪他,他还觉得讨厌呢!现在不上班了整天在家闲着,不是挑这个,就是挑那个,我不听他的,当然成了仇人。”

这老太太的道理,乍听是气话,细细想还真有道理,由“男女相悦”到“夫妻相守”,这“悦”与“守”就是不一样。“悦”是情、是心,比较抽象;“守”则是守这个家、守这群子女,多少比较具体、较现实。

主持人问一位海员的妻子:“你丈夫出海,一去就半年三个月的,妳怕不怕?”

“以前怕!但是现在不怕了。”女人说。

“为什么?”

因为我叫他保了一个高额的险,他出了什事,家都还能维持。”

女人笑得很奇怪:“从那以后,他走他的,我就一点都不紧张了。”

这访问距今总有七、八年,可是我总还想起,总浮现那女人的笑。

因为当时我听了吓一跳,心想原来女生那么现实。

那时候我还在纽约教书,我的绘画班上有个从初级一路学上来,已经跟了我三、四年的老学生。她不开车,每次上课都自己坐巴士来,再由她先生接回去。

她的先生我见过,是个180公分高的警察,加上是义大利裔,十足大男人主义,每次看到我都露出“你耗了我老婆不少时间”的眼神。我那学生也真像是欠了丈夫的,每次一下课,就算画到一半,也会飞快地收拾东西,撂下一句“我老公来了”,就冲出门去。

可是,有一天,下课时间到了,她却继续画。

“妳老公来了,快走吧?”我催她。

“来了又怎么样?”她居然用眼角瞟瞟门外:“让他等!”

我猜他们两口子一定吵架了,没再催。

后来发现她每堂课都要丈夫等,才知道,原来她丈夫退休了。

“他退休了,急什么急!”

这义大利女人有一天拉着嗓门说:“回家也是闲着,坐在外面等我也是应该的,怎不想想我已经等了他几十年?现总可以换换了吧!”

这学生的话也留在我心中十几年了。

我常想:“天啊!可别退休,退休就会被老婆欺侮了。”

谈到被欺侮,又让我想起那位“老太太”说过的话。

“以前啊!我老头子欺负我,我只有忍着。孩子还小,我能走吗?当时我要死要活,非嫁给他不可,跑回娘家,我有脸吗?而且钱是他赚的,他都抓在手上,我又拿什么活?”

突然换个脸色,也换个口气:“可现在不同了,他欺负我,我就住到女儿家去,这家住住,那家住住,谁敢不收留我?我告诉你,直到我住在我女儿家,发现女婿对我女儿有多体贴、多温柔,我才发现自己是白过了,让那老家伙作威作福了一辈子....。”

我的老同学的‘一生一次’书里说得好他以前在公园里常看见一对老人,老太太总扶着步覆不稳的丈夫散步,亲密的样子,真令人羡慕。

后来老人死了,当时外面没人招呼,却听见老太太在里头给朋友打电话,有说有笑,还说“老家伙死了,总算自由了,从今可以跟你们参加旅行团,四处玩了。”

夫妻就是这么妙的组合!

前半辈子,男人拚命赚钱,把薪水袋往桌上一扔,就觉得尽了责,就觉得是牺牲自己的一家之主。

后半辈子,男人多半先凋零,尤其退休之后,更是很快地从“游民”变成“游魂”,也从个“良人”变成“凉人”。

人是凉了,从床下半边开始凉,凉了“那件事”、凉了那颗心,如果再趣味不相投,就连脑也凉了,使得“风情话”也成了“风凉话”。

然后,男人更弱了、被搀着、被扶着、被抱着。

换个角色,女人把“他”喂饱了,带他看了病、散了步,也就觉得是牺牲自己的一家之主。

年过半百,我常想,夫妻的情可能像是银行,最好年轻时别“贷情”,而要多“存情”。& lt; BR>到老来才好“提情”。不致遭到白眼。

当然,我也想,其实一家之主换人作,男人作四十年,女人作十年、二十年,男人还是满划算的,不是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