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浙商海外圈地 全球承包300万亩超本省耕地

2010-12-18 13:3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浙商海外“圈地”风潮渐浓,截至今年6月,已有50万浙商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事农、林、牧、渔等产业,承包土地面积300余万亩;跨省承包 5000万亩土地务农开发,面积已超本省耕地,相当于再造一个浙江农业。在中国土地、环境、劳动力等资源日益紧缺的今天,浙商通过“资本输出”,用“全球化”来突破生产资料紧缺的状况。

老朱的巴西农场

21世纪经济18日报道,浙商朱张金在巴西南大河洲农场拥有20万亩土地。“我已经投进3000多万美元,养了3700多头牛,还有大片的良田。”海宁市斜桥镇华丰村朱张金说,从2007年至今,他的巴西农场里播小麦还是种大豆,是多养牛还是多种稻,都需要他亲自决策。

老朱说,巴西是个资源大国,领土面积8.547亿公顷,其中可耕农地1.525亿公顷,是中国的三倍。肥沃的土地、充足的阳光、优质的水源,搞农业的先天条件比中国一些地方好得多。巴西农业人口少,政府鼓励外资从事土地开发。

乘飞机到巴西要40个小时,而到东北只要3个小时。朱张金说,但到巴西种大豆成本比东北便宜,东北1公顷土地的大豆产量只有巴西的2/3;巴西气候条件也比东北好,东北适合大豆播种的时间每年只有7~10天,巴西是70天,机器设备的使用效率也更划算。在运费方面,巴西大豆到中国要50美元/吨,与东北大豆南下浙江的费用基本持平。

朱张金表示,他在巴西生产粮食主要是运往国内,中国缺什么他就种什么。“进口农产品,就是进口土地和空气。”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秘书长蔡骅说。

现在,朱张金又与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合作,计划三年内在巴西土地种植面积达到30万亩,争取五年以后达到150万亩。朱张金的远期计划还包括,转移100户村民去巴西,并在国内投资加工企业,建起一条农产品产业链。

全球的浙农们

早在1991年,温州人叶康松就注册“美国康龙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初期主营淡水养殖和香菇培育。在销售温州打火机等产品获利后,叶氏代理西洋参在华业务迅速做大。最近,他和中农垦集团合作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开发农场,计划引种江南水生农作物茭白。

2006年,青田人王加建到阿塞拜疆旅游用餐时发现,在这里点一盘蔬菜沙拉最便宜的也要8欧元,即使向服务生要一个西红柿也要加收折合人民币约5元的费用。于是,他在该国Blada城找到一块50余亩的土地,投资300万元种菜。

王加建说,仅在Blada城就有四五个浙江人经营的菜场,浙籍菜农约有100人。而保守估计,整个温州地区境外做“农场主”的超过800人。以平均每个农庄雇佣15人进行日常管理,温州籍的境外菜农将达1.2万人。

浙商海外“圈地”风潮来势汹汹。浙江省农业厅副厅长朱志泉表示,现在美国、日本、韩国、乌拉圭等地都有浙江农产品基地,仅浙江瓜农在国外的种植面积就超过万亩,而在海外种田的浙商已达50万人。

更多温州资本看中森林、草场等资源

2004年,温州人卢伟光投资一亿元购买150万亩拥有永久砍伐权的巴西森林——实际上,包括土地,以及土地上的所有动植物都已被他买下。按照巴西的法律,这位地板商每砍伐一棵树,都必须栽种一棵新的树苗。

2005年,卢伟光又斥资8000万元,购买俄罗斯海参崴60亩林地。他说,1998年之后,国内严禁对自然林进行砍伐,而在地板出口享受退税政策、木材进口关税为零的背景下,谁掌控了森林资源,谁就在整个木地板产业链中掌握了先机。

2007年,温州德嘉木业有限公司取得刚果(布)63.6万公顷的林地开发权,木材蕴藏量2000多万立方米。目前,温州广寿、浙江新洲等十多家民企也在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投资森林采伐、渔业捕捞加工项目。

“在澳大利亚,几百元人民币就能买一亩地,获得的是所有权、永久使用权,非常值得来投资。”瑞安市农业龙头企业协会顾问吴植松说,澳大利亚农业很先进,而当地不少农场主厌倦了农村生活,有卖出农场的意向,有一定设施的农地也仅标价不到1000元/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