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iPhone紧俏背后是一个荒诞的链条

2010-12-03 15:13 作者:王海涛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一个正常的商品,能够顺畅地在市场上流通,且消费者以合理的价格便捷地买到,这是市场的基本功能。如果一个商品,从出厂到消费者手中的旅途,漫长而充满坎坷,那这个市场应该是有问题的。

每天,有8000多个“水客”频繁地在深圳、拱北海关出入境,以蚂蚁搬家的方式,从香港澳门携带货物入境;海关从9月中旬开展打击“水客”行动以来,上述两地查办“水客”走私违规案件900多起,案值近5000万元。被走私的物品,有相当一部分是手机等电子产品。与此同时,苹果iPhone 4手机,在北京的正规销售渠道处于断货状态,而水货iPhone 4则出现了涨价千元的情况。

就在12月1日,联通版iPhone 4推出新的政策,如果客户将套餐和手机拆开卖,将冻结套餐中的资费。据说,此举为打击黄牛党——有些人到联通购买还有套餐的iPhone手机,然后将手机卡和手机分开卖,可以从中获利。

尽管没有证据表明,由于海关近期打击“水客”导致国内iPhone 4水货供应量减少才引发水货涨价,但一边是“水客”遭到狙击,一边是水货价格看涨,这其中至少在逻辑上存在一定的关系。

同样存在逻辑关系的是,市场上iPhone奇货可居,催生了黄牛党去钻联通的政策空子,于是联通出台了新政予以打击。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纠结”在iPhone手机上的利益链条:消费者、水货销售方、联通、黄牛党、职业水客。

首先是消费者有需求,但由于正规市场供应不足,而且价格高于境外——供应不足必然导致价格上涨,本不相干的各方参与到iPhone手机的利益分隔活动中来。职业水客和职业黄牛党的诞生,正是苹果手机市场怪诞的表现。为什么一个手机市场竟然有这么多的利益参与方?为什么,中国的消费者要付出比发达国家更高的价钱?

事实上,苹果手机的生产基地就在中国的深圳,富士康公司。在这家公司里,大量中国工人,在加班加点地生产这些所谓的高科技电子产品。经他们之手组装出来的iPhone、iPad,经过中国的海关,运送到世界各地。然后,其中的一部分,再由中国人从世界各地“采购”回来,经过中国的海关,进入中国市场,以水货的形式在市场上销售。于是,中国的消费者以较高的价格,将周游世界后的产品拿到手中。

上述现象最后归结为一个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现实:消费者为了买而累,海关为了打击而累,联通为了自我保护而很累,黄牛为了赚钱而累,水客为了躲避打击而累。这样的现实,显然是一种非正常状态。

当然,问题的根源是供货量不足,而中国的消费需求惊人。在现有条件下,如果水客们能够自由地在境外买到,而消费者在国内却买不到的时候,说明这些产品因为种种门槛被挡在了中国市场之外。在中国公司还不能设计出比iPhone更受消费者喜欢的手机之前,降低、削弱这个门槛,买方、卖方才能少受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