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高校行政化的症结

2010-06-29 10:19 作者:许环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鉴于国内科技文化诸领域长时期的颓势,高校去行政化的呼声越来越高。参与者的拳拳之心可嘉,然而这种无视或回避本质的挠痒痒,最终意义不会太大。

先问大学是做什么的。撇开早期大学的神学性质,西方近现代大学是科学思想和人文精神的桥头堡和集散地。而大学的灵魂,用我们熟知的话语概括就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大学聚积和培养的是该民族的菁华和希望,不但能够“妙手著文章”,即有专业的学养,同时还应该“铁肩担道义”,即有独立的人格,不缺钙,负得起责,是个大写的正立的人字。

比如英国,近现代各领域的精英,很多都有牛津或剑桥的背景:牛顿,弥尔顿,达尔文,罗素,凯恩斯等等,不胜枚举。而英国不独有牛津和剑桥。1776年才立国的年轻美利坚后来居上,独步一时者,无他,仍然是教育。作为同为盎格鲁·撒克逊种族,英美似乎离我们有些远,那就看看我们的东邻,渊源很近的“小” 日本。日本的发展以1868年明治维新为界,之前和我们情形相仿,可人家现在呢,世界首屈一指的最发达国家,而明治维新离现在才多少年?考日本成功的秘诀,无他,依然是教育。是故教育兴则民族兴。

再考察政权和政府。政权有合法得来的,因而光明正大,用不着偷偷摸摸,比如民选者。有靠不光彩手段得来的,比如谎言和欺骗,因而总象做贼一样,鬼鬼祟祟,掩盖真相,以保政祚绵长。因而政府有为民的政府,着眼于民众的福祉,和该民族的兴衰存亡。也有为一己私利的政府,着眼点是政权。前者开启民智,因而大办教育,惟恐其不兴。后者则惟恐民智开启,因而一味地控制教育,施行愚民政策。至于其它,吾身之后,管它洪水滔天。

而国内的某组织——为免触及G点,姑且这么称呼——靠学潮起家,自然知道大学的厉害,比如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等。二十多年前那件不愉快的事件更是让人心有余悸。控制住了高校,便等于控制住了源头。而控制高校的有效手段之一,经验表明,就是目前形式的高校行政化。学校衙门化,思的是红顶子,想的是票子和奶子。穷经白首,宝典厚黑谋略。仰望星空?迢迢银河暗渡,理想国里没有柏拉图。节操学养?民众疾苦?哈哈哈哈哈。天下终于太平。

因此,以为政府不知道如何发展教育也太冤了。只是熊掌和鱼,这是个问题。长江计划也罢,千人计划也罢,终归是做做样子。没有土壤,再好的苗子最后只能是豆芽菜。故而目前形势下讨论高校去行政化有些空谈。

此外,作为副产品,本文的一个推论是:中国没有雄才大略,只有宵小和权蠹。

2010.6.27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