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广东虎门“垃圾山” 经济名镇成污染重镇

2010-01-30 16:57 作者:屈一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虎门镇70万人口产生的生活垃圾,未经任何处理,全部推放到一座目前高达近百米的“垃圾山”里,挟大量垃圾、生活污水、重金属污水的东引运河从虎门直排进珠江,成为珠江入海口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

一处因林则徐销烟御敌而闻名的英雄之地,一座以经济繁荣位列全国财税收入乡镇榜首的商业名城——历史名镇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从1998年到2009年的十年,成就了其广东四大经济名镇的地位。然而城市发展所产生的废气、废水、废物不断增加,也造就了一个高度污染的南方小镇。

虎门有座“垃圾山”

对东莞市虎门镇远丰村的村民阿霞来说,能给儿子乐乐一个没有臭气的下午近乎奢侈。两岁半的孩子指着家门口那座花花绿绿的“山”,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垃圾山,臭!

“我们六点多起来,一闻到垃圾味就把门窗关上,晚上不敢在院子里吃饭,要端到房子里去吃。”阿霞的家在远丰村垃圾山脚下,直线距离800米。

“垃圾山”,是位于虎门镇大岭山林场“夹沟”山区的虎门镇垃圾填埋场,1993年8月启动,15年来累计填埋垃圾约400万吨。

2009年9月,记者乘车来到虎门镇怀德社区下辖远丰村的“垃圾山”,村民们告诉记者,这里本来是两山之间的一个洼地,然而记者从山脚下看到的,是和两边的山峰一样高的“垃圾山”。

“天都没有那么高!”一位姓谢的远丰村村民这样描述家门口的“垃圾山”。

山脚下,有黑色的污水从花花绿绿的山上流下来,流进两旁的农田里。从半山腰向上看,道路两旁的垃圾堆成两个小山头,高达30米左右,侧面都可以看到破布、玻璃碎片、塑料包装袋等固体生活垃圾物,一层层堆到山顶。

在垃圾山顶,记者看到:“山顶”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一面靠山,其他三面开放,周围没有任何遮拦,来往的垃圾运输车压出一条通道,走在这条通道上,脚下踩的是榨菜包装袋、碎布条、方便面盒子、矿泉水瓶子、牙膏皮、西瓜皮、碎纸片……。

山上有大约四五十名拾荒人在拿着扫帚、背篓等工具装垃圾。56岁的拾荒人钱力山告诉本报记者:好的时候,拾到的垃圾给回收站一天能卖200元。因垃圾山而闻名,远丰村被当地人称为“垃圾村”。

垃圾村又叫“癌症村”发病率高出全国3倍

远丰村的村民最怕雨后第二天刮西北风,那就意味着,一天都不敢出门了。一位姓韩的村民家就在垃圾山脚下。“一天有100辆运垃圾的车,把垃圾运到垃圾山上,很臭,睡觉都睡不好关了门都能闻到。”

“垃圾山”每年都会因沼气自燃引起火灾。一位姓陈的村民给本报记者讲起,2009年正月初三的那场火灾:“像原子弹爆炸!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烟雾团笼罩。”

受访村民有一半表示平时感觉鼻子发痒,喉咙里总是不舒服。村子里连续几年的高癌症发病率更是令村民恐慌!

村民小廖的父亲廖树生2007年因肺癌病逝,这也是这个427人的小村子里,近六年来第8个因癌症病逝的村民。同一年,村民蔡友平因食道癌病逝,目前在化疗当中的还有一名食道癌和一名肠癌患者。

广州中山第一附属医院肝胆科主任汪谦告诉记者:中国肿瘤发病率的比例,每年为每十万人中有两百人患病。而像远丰村这样一个400多人的村庄、近六年来就有11名癌症患者,按照每年的标准算,发病率基本上等同于:每十万人中有五百人患病,高出全国标准近3倍!

2009年8月,随着一份“远丰村癌症患者名单”在报纸上曝光,远丰村又有了新的名字:“癌症村”。

村长邓志洪并不住在村里,村民们说:有了钱就搬离村子。

百万吨垃圾15年堆积

那么,这座位于大岭山林场的“垃圾山”,是经过了怎样的长久堆积,才形成今天从沟底到山顶近百米的“高山”呢?
虎门镇大岭山林场韩副场长,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了当时租地给虎门镇政府,做垃圾填埋场的情形──

“1994年签了租地协议,我们是下属单位,当时虎门是农村,我们是虎门的‘西伯利亚’,最偏远的地方。我们把场地租给虎门镇,当时山沟很深,约定的垃圾堆放面积是80—90亩,他们负责协调处理好污染。”

韩副场长说:协议里协定了面积,没有协定高度,从1999年来林场上班到现在,他亲眼见证了垃圾山的不断壮大──从最初的5米高到后来的10米,伴随着每年都要发生的火灾,沼气自燃成了“垃圾山”潜伏的灾难隐患。

从1994年租用垃圾山作为虎门镇垃圾填埋场至今,整整15年过去了,虎门镇环保部门,如何看待这15年来的垃圾填埋场治理状况呢?虎门镇环保局副局长王启光,对本报记者作了这样的答复:

“2000年前接到过投诉去看过一次,2000年后没接到投诉,现在垃圾场又不是我们管,我们只有督促他们搞好,那里没办法没有出路,焚烧不成熟。”

记者从“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委员会”了解到,规范化的垃圾处理在技术上有四个方式:分类收集与回收利用、堆肥处理、焚烧处理、填埋处理。

其中,垃圾填埋处理,是中国城市垃圾处理的一种主要方式。那么,在虎门镇这座堆积了全镇70万人产生的生活垃圾所在地,填埋工作是怎样的呢?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高级工程师任丽萍,给本报记者这样描述虎门镇填埋场的填埋工作:

“填埋,据我知道是从2007年开始这种填埋场防护不了,只能是覆土。焚烧也会排出有毒气体,还有山上的水排下来,说到污水我们也去看了,从根部治理只能是覆土。”

在此前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任丽萍工程师在公开场合给出这样一个数字:“每十米垃圾覆盖一层土”。但本报记者在虎门镇采访的五天时间里,每天在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看到,近百辆垃圾运送车将一车车垃圾运到这里,没有见到一辆运沙土覆盖的车辆。

从外观看到“垃圾山”的横截面是一层层的生活垃圾,看不到土层覆盖的迹象;记者就填埋覆盖工作,再度询问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主任王维刚:“一米覆盖一层。”他这样回答。

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副主任钟全舟,给出了第三种答案:“差不多哪里平了我们就去填埋土,不定期。”

同样是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截然不同的三个答案……。

由于虎门镇这座“垃圾山”,除了填埋再没有任何处理措施,填埋是否到位至关重要。那么,作为监督部门的虎门镇环保局,对于这一垃圾处理的填埋工作又知道多少呢?

虎门镇环保局副局长王启光又给出了第四种答案:“以前填埋,我们要求虎门镇公用事业中心一星期填埋一次土,现在就没有。如果现在有就不会这样,现在确实是这样没有覆盖。我们不是每天都检查他们。”

遥遥无期的20年规划治理

由于历史原因,最初的选址、设计等未按照卫生填埋场的要求进行,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的填埋工作,存在严重的环境问题。

2009年9月13日,负责生活垃圾治理的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给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虎门镇切实加强垃圾填埋场的整治改善居民生活环境》的资料。
资料称:
至2008年底,虎门镇垃圾填埋场(即前文提到的“垃圾山”)累计填埋垃圾约400万吨,现每天新增垃圾约800吨。该填埋一直采用具体推放的方式处理生活垃圾,场内没有设置填埋气和沥出液导排治理设施,未经治理的垃圾填埋场,对周边地区居民的生活环境及身心健康造成一定困扰。

2008年,虎门镇政府就垃圾填埋场用地与大岭山林场续签合约,合约新的名称是《垃圾场整改协议书》。

大岭山林场韩副场长表示:对于这份续约他们很无奈:“那时候没有签高度,想不到这么高!2008年续约到期我们也想过收回,但是收回怎么办呢?没有办法处理,我们给他提个条件就是整改,按照这个思路签协议的,协议签到2020年,期满之后把填埋的处理掉,2020年把原有垃圾处理完返还给我们。”

每年接待游客160万人次的大岭山林场里的森林公园,为了防止垃圾场引起的火灾影响到林场,在垃圾场周围增设了防火设备。

韩副场长告诉本报记者:1993年签约租地面积80—90亩,2008年的续约将租地面积扩展到10万平方米,将近160亩是以前面积的两倍。
虎门镇政府称:镇里为了处理垃圾山问题,拨款4000万元建设沼气发电厂作为厂房用地,签约时间截至2020年。续约方镇政府表示,将用19年时间完成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的垃圾处理,包括填埋气、滤出液、固体废弃物的综合整治。

有关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的最新消息是:2009年11月,根据规划,虎门垃圾焚烧发电厂初步选址在虎门五马山,半径1公里范围内。
虎门镇党委书记吴湛辉表示:虎门镇日产生活垃圾在1200吨左右,因此,今后虎门目前的临时垃圾填埋场堆放的垃圾,包括远丰村背后的垃圾填埋场,将逐步通过焚烧来进行处理。

虎门有条“黑龙江”


问题一:“黑龙江”的来历


在虎门镇镇中心有一条内河穿城而过,这条河是黑色的河里没有鱼虾等任何生物。虎门镇的市民每次走过河边都会加快脚步,因为河水泛出的阵阵臭味令人难以逗留,镇上的人叫它“黑龙江”。

记者从虎门镇水利所了解到,这条河是上世纪70年代开凿的,学名叫东引运河虎门段。东莞市70年代初人工开挖东引运河,全长103公里流经19个镇,每天受纳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约188.8万吨,水质受到严重污染!

东引运河虎门段河道长10200米,其中以运河北路段的污染最为严重。
2009年9月11日,记者从东引运河水闸起,沿运河到卢屋和新湾高架桥下进行实地采访,一路走来看到河水都是乌黑色的,位于镇中心运河北路段的河水,一动不动静静地躺在那,浓黑如墨,但河水表面却异常光亮,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漂浮着一层油渍。水面上还漂浮着一些生活垃圾,两侧的河堤上,也堆了一些塑料袋等垃圾。

“11年前从我到这里就是这样,没有人来治理过;表面垃圾有人来弄,没办法,说是抽调工程很大,我们叫它臭水河。”
在运河边上摆地摊的余先生11年前从湖北来虎门,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的房子就租在这里,窗户下面就是这条“黑龙江”,所以不敢开窗户。

沿着运河向下游走去,当走到虎门镇最出名的富民商业大厦这一段时,感觉到这里的运河水没有上游那么光亮,油污也少了很多水面有些流动。
河里还有一艘垃圾船,两名工人正忙着将河道上的垃圾打捞上来。跨过富民大厦段,当来到黄河服装城这一段时,运河水改善了很多,站在一座通行桥上,面向黄河服装城,左手侧的河水清澈很多,右手侧的河水则仍然保持着运河的黑。

市民赵女士的孩子就在位于北路河段的河边小学上学,一家人在这里住了8年了,她很替孩子的将来担忧:“下水管道、化粪池、公共厕所、出租房、餐厅、茶楼、酒店都排到这里,一直没有污水处理厂。”

问题二:“黑龙江”为何这么“黑”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段“黑龙江”——东引运河虎门镇段北路段的位置,就在分管水利的虎门镇水利所,和负责镇上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的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门口,直线距离不过500米。

记者首先来到虎门镇水利所,一位姓钟的工作人员给本报记者讲述,虎门镇一共有70多个大型污水口,全部生活污水不加处理,通过这70多个下水管道直接流进东引运河虎门镇段。
他进一步补充说:水利所只负责防洪、排涝的事情,污水处理应该找环保局、或者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

“目前东引运河虎门段为五类水质,丧失了水功能为重度污染!”东莞市环保局虎门分局杜元成,忧心忡忡地告诉本报记者。

据杜元成介绍:东引运河虎门段在1997年之前还是可以饮用的,1997年后,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内河,造成水污染。这么多年,沿线没有建成一家正常运行的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目前河水存在严重的生态污染问题,每天有20万吨生活污水直接排入内河。

除了生活污水,工业污水的排放也相当可观。
据东莞市环保局虎门分局副局长王启光介绍:虎门面积不过100多平方公里,却有50多万外来人口,加上本地居民,共有70多万人。按每天每人5公斤的生活污水量计算,70多万人口每天排出的生活污水,至少在3500吨以上。

另外,记者在《东莞市虎门镇环境规划》(2007)的一份限期整改14家企业统计表中看到,仅东莞乐迪卡游戏机制造有限公司,每天的工业废水排放量就达到70吨,而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的生活污水排放量则高达每天882吨!

全长102公里的东引运河,流经了14个镇之后,承载着14个镇的污水从下游涌入虎门镇。最终,裹挟大量垃圾、生活污水、重金属污水的东引运河从虎门直排进珠江口,成为珠江入海口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

问题三:谁在治理“黑龙江”

早在2003年即有消息:虎门镇规划两个日处理污水能力共20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将于2004年初逐步动工,同时要求千人以上企业和医疗单位,必须自建污水处理系统。

6年过去,污水处理厂还是没有建起来。

2009年9月11日,针对东引运河虎门段污水治理情况,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给本报记者一份书面答复。
文中称:虎门镇即将在东引运河沿线两岸建设污水管网工程,用于运河两岸生活污水进行截流收集,并运送到污水处理厂进行净化处理,方案在设计阶段。
事实是:虎门镇的污水处理厂还在设计阶段,对于目前每天都会产生的20万吨注入河中的污水,没有任何治理措施。

“我们每天有30个环卫工人,对内河表面垃圾进行处理。”虎门镇公用事业中心主任王维刚,这样回答目前治理的现状。

虎门的一笔经济账

和虎门镇缓慢的污染治理步伐形成对比的是,在虎门镇,每家每户的垃圾处理费,和污水处理费的收取却十分及时。

“每月每户13元,已经收取了近百万元。”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人秘组一位姓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这些费用是按照镇里统一要求收取的。然而,这项在大多数地方对农村免收的费用。在虎门镇、甚至像远丰村这样饱受垃圾污染之苦的“垃圾村”,也不能幸免。

“村里代缴了全村的垃圾处理费。”在远丰村负责城管工作的小廖,告诉本报记者。

与远丰村相邻的陈村书记陈光辉介绍:陈村每天的垃圾大概是7吨,每吨100多元处理费,每天的垃圾处理费就要缴1000多元!

与垃圾处理费一样,需要虎门镇市民承担的还有污水处理费。
在东莞市虎门港自来水公司,市民陈卓华正在缴纳当月的水费,记者看到在水费单子上有一笔“污水处理费”:0.70元/吨,按照实际用水量90%比例收取。

虎门港自来水公司一位姓卢的办公室主任,告诉本报记者:
虎门镇从2005年开始全面收取污水处理费,每年自来水用水量统计为8000万吨左右,污水处理费按照90%收取,约为7200万吨。按每吨0.70元统计下来的污水处理费约为5000万元/年。
除了2005年是按照0.50元/吨收取,粗略统计下来,仅污水处理费一项总计将近两亿元!

卢主任表示:污水处理费用的收缴,是为全面推进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可是直到记者采访的2009年9月,筹建了近四年的宁洲和海岛两个污水处理厂,才进入首期调试运行阶段……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屈一平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