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怕我看神韵演出 我就去看

2010-01-19 02:21 作者:夏墨竹(墨尔本)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海外华人谁不知道神韵艺术,谁不想看神韵演出呢?今年的神韵演出将在全球5大洲、30多个国家、100多个城市上演300多场,预计覆盖全球过百万各族裔现场观众。今年5月份神韵艺术团将再次来到墨尔本的澳洲顶级剧院——维省艺术中心(Arts Centre)演出,以其纯善纯美的艺术风格,将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的博大精深展现给墨尔本观众,如此盛事,这可是中华儿女的骄傲。

可是心动了,行动上却顾虑重重。一个是外在原因,来自中共的造谣吓唬。一些学生领袖、侨领们违心地在替中共办事,不管表面多冠冕堂皇,实实在在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一个是内在原因,我们有一些海外华人多多少少患了或轻或重的综合恐惧症。

莫名其妙的怕

一个政权对民众观看一场文艺演出,大耍流氓,横加阻止,是古往今来的荒唐事;中国人为去不去看一场文艺演出,还要做出抉择,也是古往今来的可怜事。也许只有共产独裁国家才有这样的荒唐与可怜。养尊处优的西方公民对此是很难理解的。

海外华人综合恐惧症的典型症状如下:

身体症状:腿脚发软,头脑发晕。目不清,耳不明。病轻的,发音困难,口是心非,病重的则胡言乱语,眼前发黑。

心理症状:大脑时常幻视幻听,总觉得头上悬的刀随时会砍到自己。自己把自己当囚犯,自己吓唬自己。言行上习惯性的画地为牢,画圈为界。经透视,可以观察到病人心上有阴影。病人对中共“娘亲”恐惧发抖兼感“恩”戴“德”。

专家分析得病原因是受了中共党文化长期的毒害,慢性中毒了。中共的党文化是杀人不见血的慢性毒药,病人一般是慢慢得病,渐渐中毒而不自知,中毒有轻有重。

头上一把刀

不管中毒多深,说好治也很好治。想站就站,想走就走,想吃饭就吃饭,想看戏就看戏,这是我的事!别人管不着。说不好治呢也难治,别人去扶呢,他自己跪着;别人往前走呢,他在原地打转;别人吃饭了,他眼馋;别人高高兴兴看戏去,他战战兢兢,唯恐大势不好。唉,你说这可怎么办?

其实治疗恐惧症,绝非是抛弃警惕心,傻大胆一个。治愈此病非要理智不可。理智地了解自己的病因病史,理智地治疗自己病症的根本,这是治病的第一步,也是本文的目地。

中国人头上确实悬着一把刀,这是实际,每个中国人对此都心照不宣。但是这刀随时会砍到自己却是自己吓唬自己了。因为这把刀,如今中共已经玩得不那么得心应手了。碍于各种压力,它也不敢随便下手了;迫于中国人此起彼伏的抗暴呼声,它也无处下手了。中共操刀的手也已经发抖了,刀下的中国人越来越强大,怕的其实是中共屠夫自己。它对局势失了控,自己也得了心脏病,病入膏肓了,自顾不暇,只能举着刀子吓唬吓唬人,虚张声势罢了。而且这把刀经过岁月已经磨钝了,软了,生了锈,拿不准,也不得力了。退后一步讲,即便这把刀真的落下来,而且落准了,也有东西挡它。当然我们中国人不要拿脑袋挡,是正义,正义会挡住刀刃,正义会让这条丧家之犬败下阵来,夹上尾巴逃跑。

其次治疗华人综合恐惧症,不能以恶制恶,以毒攻毒,而要以善治恐惧,以美治恐惧,以威武治恐惧。所以我们要抵制党文化,抵制继续中毒,抵制吃毒药。宜吃一些善的、美的、威武的、驱邪养正的良药补药。灵丹妙药有没有?有。良药就是我们中华正统文化的精气真髓,自古以来仁人志士为我们留下来的浩然正气与刚毅勇猛,这也许就是神韵演出为何如此轰动的奇效。

“你们的要求对我是个侮辱”

中共既害怕华人说神韵好,也恐惧西方人说神韵好。例如2007年堪培拉神韵晚会演出前,中使馆的官员给每位议员写了信,诋毁晚会,告诉他们不要来看。岂不知反而为神韵演出打了广告,把这些议员都吸引了来看晚会。

同年4月5日,新西兰绿党国会议员,外交事务发言人凯斯·洛克(Keith Locke)致信祝贺神韵艺术团在奥克兰演出,并谴责中共干扰。数十位准备观看演出的社会各界要员证实接到了类似电话,但仍按原计划参加晚会。

同年底,美国纽约州议员迈克·本杰明(Michael Benjamin)、佛罗里达劳德岱堡市(Fort Lauderdale)市长吉姆·诺格尔(Jim Naugle)和加州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诺比(Chris Norby)都收到过中共领事馆的信,胁迫他们不要观看神韵演出。这些美国的民选官员都公开了中共的骚扰信,并给予正式的回应。其中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 诺比在《洛杉矶时报》公开反击中领馆的施压。他说:“你们的要求对我是个侮辱,我当然不会答应。”

西方人都把话说出来了,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敢?

心病,心病,用心而治

我们华人这种心病,很少自己能察觉出来。即使身在海外,有切实的法律保障,这莫名其妙的怕还是好不了,也没想过要去心理谘询;或者意识到了,却视之无可奈何。

其实去此病不难,关键有三点。一点是克服人格懦弱症。我们把自己看轻了,看低了,不认为自己做为一个人应该拥有人的权力,包括得知真相的权力,包括选择的权力,包括观看文艺演出娱乐生活的权力。相反我们把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中共看重了,看强了。实际上它最虚弱,最没自信,最没胆儿,不然它怎么会如此风声鹤唳,堵所有人的嘴,恐惧自己随时倒台呢?

再一点要克服神经衰弱症。一件事,还没做呢,就先害怕了,老是自己吓唬自己。因此画地为牢,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圈,认为圈外一定致命危险,连张望一眼都不敢。其实很多人走路时,时不时把脚迈出圈外,欣赏欣赏美景,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一片热闹隆盛之地,景秀繁华之乡,原来同路人真多啊!

想一想,这几年下来看神韵演出的华人同胞应该不下数十万了,中共能对谁怎样?且又有几人真的甘愿为它卖命?那些替中共办事的还不是为了应付了事?现如今中共的控制手段早已黔驴技穷、有心无力了。

最后一点是克服囚犯心理。害怕自己的生意遭牵连,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失,即使身在海外,仍旧是中共的囚徒。我们迷失在柴米油盐中,遗忘了当年背井离乡的初衷。我们的心灵不再自由,这与关在囚笼里有何区别?

我们华人不再是中共的囚犯!我们生来不是它的奴隶,要一生饱受侮辱欺骗,在萝卜大棒下屈膝讨饶。我们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要捍卫我们的尊严,我们要争取我们的权力,我们不要跪下讨生活,我们要堂堂正正过健康的生活。

在澳洲居住23年,来自上海的伍先生,是神韵艺术团的忠实观众,他连续观看过三年神韵在墨尔本的演出。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他表示:“这是艺术,与其它无关。中国人应该摆脱心理恐惧。看了神韵,中共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看神韵,可以得到精神上的享受。你喜欢舞蹈,可以得到舞蹈上的享受;你喜欢音乐,可以得到音乐上的享受。怕什么?不要怕。我又没做什么坏事。本来就是你们不对啊!我反对你们有什么不好?我可以说理啊。”

经验告诉我们,中共极端恐惧的、极力反对的,往往都是最好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从中共镇压反革命,打倒地主阶层,到臭骂知识份子臭老九;从中共将诺贝尔文学奖的得奖华人宣布为“ 不受欢迎的人”,到诬蔑信守真善忍的法轮功,将译有38种语言的《转法轮》世界畅销书列为禁书之首,这些事实都可印证这一结论。

今年神韵来了,这要是错过了,非常可惜,非常遗憾。没准我们看了神韵,我们的腰杆会直一些,正气会足一些,心会敞开一些,病会轻一些。我们总要为自己负责,我们不为中共而活。中共怕我看神韵演出,我就去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