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前中共官员曝光宣传部手法(2)

2010-01-12 01:2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上已经等候多时了,我们先接听一下纽约的陈女士电话,陈女士您好。

陈女士:你好,我就是想问一下,我看大陆一些很受欢迎的几个网站,负面消息也是很多的,尤其我很多国内朋友,他们也都觉得也许你在国外比我们知道的负面消息稍微多一些,可是也不是说国内媒体都不敢说话了,他们觉得现在国内媒体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很敢说话了,请问是不是这样?谢谢。

主持人:张先生您听到陈女士的问题了吗?

张凯臣:您先简单重复一下。

主持人:对,陈女士因为你的电话声音中间断断续续的很厉害,她的意思好像是在国内有人认为媒体开放的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陈女士想请问一下张先生,依您在国内实际了解的情况,媒体开放程度到了什么地方?是不是就像他朋友所讲的,其实已经满开放了。

张凯臣:我现在回答一下这位女士的问题,我想她听的这个问题完全不属实,不是因为她听不明白,而是说这话的人好像对中国大陆的情况不了解。

因为我是身临其境,前个阶段沈阳市有个“蚁力神事件”,除了我们主流媒体,也就是大陆媒体,我们沈阳市的媒体,把它处理了公告报导以外,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发展过程,幕后的一些问题,哪个媒体报了呢?

老百姓所要知道的不是说你把它怎么破产了,逃脱责任,不是说你定下来了,说通过一个法院要公告。老百姓要讨说法,讨说法要向政府讨说法,向党委讨说法,向法院讨说法,向一切国家有关部门讨说法,但都没有说法。按照西方三权分立的概念,说媒体是第四权力。

主持人:对,监督权。

张凯臣:我们想第四权力介入,你可以查一查,我们辽宁省也好,包括中央媒体也好,包括王凤友这个事情除了处理的这个结论问,他以前那些私下肮脏手段和给老百姓造成的灾难,而老百姓起来抗争、进京和警察对峙,那照片你也看不着啊!媒体也没有报导。

另外现在依然在很残酷的打击法轮功,这个哪个媒体能看到,除了中央或者是610办公室有特殊的想法,恐怕得经过中央主要领导批示,有指示能报以外,现在就趋于表面没有这件事,实际在暗自狠狠的打压,简直到了灭绝的程度。

而最近所发生的邓玉娇事件也好,四川大地震也好,包括石首事件也好,基本上都不是平面媒体、多媒体、主流媒体报的,而是网上,是Twitter(免费的社交网路),是翻墙软件(突破网路封锁软件),是一种新的媒体形式。

从这些事例反证出来说大陆很开放了吗?很开放了那咱就说老百姓和媒体不关注这些事情吗?非常的关注,但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是通过大陆的媒体?通过大陆电视台、通过大陆电台知道的吗?我想不是的!这就说明我们现在对媒体的管控比以前更严酷了,而不是更宽松了。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相信张先生回答了陈女士的问题,我们先接听三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纽约的黎女士,黎女士您好。

黎女士: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今天能看到这位先生是刚刚退党的,有这么高的觉悟,看了真的让人心里非常高兴,他在中国又是有很高的地位,像他这样的人也有这样的觉悟,真的非常高兴。

我在想他现在到了自由民主的美国,但是中国还有那么多人看不清中共的面目,或者是说还没有退党。那么希望这位刚退党的先生在美国还能继续帮助他身边的亲戚朋友能够看清中共,多上新唐人的《热点互动》,因为这个节目我们都很关心啊,每一期都看,就希望他能经常上这个节目,能给别的中国人看到这个节目,我想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有勇气退党,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黎女士,也非常谢谢您对我们节目的支持,下一位是江苏的赵先生,赵先生您好。

赵先生:主持人好,张先生好,横河好,观众好。我在想中共经过反复的政治运动,魔鬼的训练,成功的练就了扣帽子、吹喇叭、打棍子这三个法宝。特别是像文革、六四都是中共领导人的主观意识,错误定性造成的,比如错怪法轮功也没有例外,也是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忌仇恨造成的。

所以他扇动仇恨情绪搞大批判,在全国的99年7.20,我所在的城市里有很多这样冤假错案、假新闻。现在我讲一个典型的,有个陈老太太曾经炼过法轮功,他的女儿在大学二年级因为个人感情问题得了精神病,陈老太太就想让他的女儿病好就教他炼功。

这个事叫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知道了,站长就找到陈老太太,告诉他不能教精神病的女儿炼功,想不到99年7.20以后,市报上就报导了陈老太太的女儿这个事,还胡说什么人们练了某某功所以得了精神病,但这报导本身它有承认陈老太太的这个女儿在大二时得了精神病,所以这是个很典型新闻造假的案子。

法轮功有规定不许精神病人及家属有精神病史的人炼功,站长已经明确的阻止了陈老太太的女儿炼功,那么你这个女儿发病了你怪谁啊!为什么栽陷法轮功的身上呢?而且我本人在精神病院的时候,我看见这个陈老太太带他的女儿去那边,当时我就问她,她就不太理我,我想要问这个事,像这种事情太多了。

那么我还想讲一个由这个江氏设计,由陈虻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是典型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案子。陈虻虽然是个造假编导的高手,但是却闹出了一系列的笑话,诸如喉管切开了,受伤不久还会说话唱歌等等这样一个闹剧。

江氏虽然老奸巨猾,但是却忘了给陈虻派一个科技顾问,我们知道很多特技片都有科技顾问。我还要强调的是天安门自焚这种伪案,是嫁祸诡计,阴险的连环计,编造之初或者说江氏最初目的就是要抹黑,搞臭法轮功,把非法轮功的学员伪装成法轮功学员,就这样以夷制夷,整天播放让很多人观看,就是要扇动人民的仇恨情绪,就是用这种诡计,明明是造假,为什么还要反复的这样搞轰动呢?

它就要达到谎言共鸣的作用。也就是所谓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揭露中共天安门自焚案谎言真相的影片出来后,中共就哑巴了。中共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片子中共就不敢再播放了。最后当局找不到抹黑法轮功的蛛丝马迹,就利用媒体造假,很多记者就利用在押人员来诬陷法轮功,这种例子特别多。张先生也许知道一些情况的话,也可以揭露一下。

主持人:非常谢谢赵先生。我们再接听加州的陈女士的电话。

陈女士:我刚刚听了来自沈阳的张凯臣先生的谈话,我本来在沈阳也是做记者的,他说的没有一点错,他说的就是我的感受,也是我想说的就是这样,谢谢!

主持人:谢谢加州陈女士。我们先听一下纽约陈女士的电话之后,就请我们两位嘉宾来做个回应。

陈女士:我刚刚听到有位先生提到自焚的事件,请问您们有没有听说过自焚伪案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组织调查证实是假的呢?这是关于天安门自焚案造假的问题,另外就是《九评》出来以后,您们内部有什么讨论没有?

主持人:非常谢谢陈女士。我们先请张先来对刚刚几位观众的问题来做回应。

张凯臣:首先我感谢纽约的黎女士对我的信任和希望,希望我多来节目把情况跟大家交流,为了揭示真相,坚持正义。我想我一定不会让黎女士失望的。我到美国来,退党只是我的第一步,我主要的目的是要参加革命民主运动,和中共邪党斗争,而且要取得胜利,所以要做许多的工作,尽我的全力。

第二个江苏的赵先生讲到的那个问题是很典型的,如果这个老太太的女儿要没有精神病,要知道她炼法轮功早就把她抓起来了,但它一听到有精神病反而要拿来做文章,诬衊说人们炼了法轮功得了精神病了。这就反映出中共诬衊法轮功、迫害法轮功,灭绝法轮功已经黔驴技穷。它要想尽一切办法就像要在鸡蛋找缝一样,找不到缝,鸡蛋有壳没有缝,它非要想办法要找,所以中共想要做文章继续欺骗世人,它的心理非常阴暗,手段非常卑劣。

实际上这个问题,中共镇压法轮功十年,法轮功抗争十年,现在胜利者已经有了,历史的结论已经回答了,法轮功是不可战胜的。我是中共的体制内的人,通过我的学识来说,中共建政前和建政后60年的历史我都得掌握,中共这个邪党有强大的暴力,强大的欺骗性,它绑架了全国十几亿的人民,它霸占这个国家,各种资源都掌控了,在发展历史上,基本上它想做的坏事没有做不到的。

但是在历史面前,灭绝法轮功这件事,中共做不到。江泽民说三个月要灭绝,现在已经过去多少个三个月了。所以中共诬陷法轮功只能说它们是苍白无力,只有彻底的失败,没有别的结果。

赵先生说中共像希特勒一样,我想和赵先生交流一下,我也想跟他更正一下说法。我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它的手法和它的做法,以致它所达到的恶劣的后果超过希特勒,希特勒不及于它。

主持人: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刚刚那个陈女士他也提到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在节目里面也做过很多评论,比如说像天安门自焚伪案,刚刚陈女士提到了这个事情。

那么这些事情就是说在大陆上,你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或您所晓得它所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方法,因为我知道很多大陆上的人,他们都认为天安门自焚案,他可能还认为这个事情,就是还满相信宣传部做出来的这种电视上所放演的画面,相信这个事情。

那您是不是可以就这方面来讲一下,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让老百姓都相信,那么从您自己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个事情,它应该是怎么样个情况。

张凯臣:可以,法轮功这个问题我也想做一个重点问题来谈,但是我现在顺着把刚才和赵先生关于希特勒这个问题补充完。这是我个人的见解,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别人讲这些话,我认为中共比希特勒更邪恶,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是公开的,希特勒的盖世太保,全体都知道的,他为了雅利安人的血统纯洁,所以给直接迫害灭绝犹太人。

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不是,如果他告诉全党,告诉全体记者,告诉全体警察,告诉全中国人民解放军,说因为法轮功学员要炼功,我就要挖他的心肝,我就要给他关进监狱。我就要给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你要这么讲,我想我们党、军、全国人民,绝大部分都不能同意的。为什么呢?法轮功学员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他只是为了炼功,强身健体,有真善忍的信仰,他有何罪之有呢?不至于挖人心肝,不至于关监狱。所以说现在中共这种表面上风平浪静,不声不响的残害法轮功,你像它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没有任何手续。从这一点来说,我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我就不能容忍。

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新闻发布会说了,我们是法治社会,有的记者问他了,说你们抓了这个胡佳,他矢口否认。但实际上我们刚抓完,还说是法治的社会,难道这是法治的社会吗?我就突然想到这个例子,法治社会能允许你想上谁家就上谁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是法治社会吗?

主持人:对。

张凯臣:算哪国的法治社会呢?所以说今天我也向全世界阐明我的观点,中共迫害法轮功,要认识到中共比希特勒邪恶,比希特勒造成的恶果更坏,这是我们应该认识到的,同时,我愿意向全世界有良心的中国人,有良心的国际友人,国际人士说,我认为如何对待法轮功,是道德至高点的问题,是人有没有道德的一个检验尺的问题,就是说“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你如果能容忍中共迫害法轮功,灭绝法轮功,那你其他事你都能容忍。所以首先你不能容忍它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那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我用了一个词,叫“人神共怒”,我用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个问题上,我认为特别恰当,不光是人类,是人神共怒,这是我的一个自己的观点。

主持人:是。

张凯臣:第二个加州有个陈女士,说他是我们沈阳的一个记者。

主持人:对,你们是同行。

张凯臣:他说佐证了我这个话,我感到很欣慰,刚才我跟横河老师交流,也是心里觉得安慰,不是说我离开中国大陆到这来,我就信口开河,说为了说话而说话,为了干什么干什么。

我认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走到任何地方都要讲真话,只是在大陆的环境,如果说我在大陆讲,我有一万句话,我讲两句,我可能再也不能讲了,这是环境的问题。

最后回答主持人刚才提到了,有一位陈女士也提到了,说是关于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已经在过问,或者调查天安门伪案这个问题。这个我还没有听说。我现在感觉到比较失望的是,现在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主要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在抗争。

而且做为我们中国境内的,就包括一些民运人士,包括一些体制内、体制外的一些,就是说正义人士,反抗,表达自己的意见都不是很强烈,这是我的感觉。要不然的话,就不能体现出高智晟先生这种高风亮节,这种中原汉子,这是中国人民真正的儿子的这种正义感,所以他更能显得难能可贵。

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调查天安门伪案,我今天我可以作一个证人,我先讲一讲看看能不能作为证人,我95年调入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我每年都要到北京去陪着市领导,沈阳市的人大政协代表团去开两会。

我们做会外宣传组,我基本年年都去,也是主要成员,而我当时有个习惯,我一到北京,不管是平时出差还是开两会,我都要到天安门广场去逛,好像按照中国人说法叫观云风。天安门用共产党的话说叫“祖国的心脏”,按照我们来讲那是一个大的观察口,反正感触就是与众不同。

但是我连续去了几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警也好,警察也好,背着灭火器巡逻。但是,天安门伪案有没有灭火器,哪来的?为什么有灭火器?这就是预案,准备好了,事先那种假案,所以说叫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就是证人,按照我的思路,大家听明白吗?

那我就问制造这种伪案的人,包括中央电视台作这个节目的人,当然他现在已经癌症早去世了,可能是跟这个罪有应得有关没有关系,我们就不好给他分析,但是天安门从来没有过灭火器,而恰恰在天安门伪案那天什么污衊法轮功自焚去了,不但灭火器准备好了,灭火毯也来了。

我认为这有常识的人,有逻辑分析的人就知道这是假的,不用联合国证明,因为现在国际社会,包括美国总统,包括欧洲,除了我观察加拿大的大卫·乔高,美国的史密斯、沃夫等几个议员特别关注,出书、演讲、抗争以外,非常严明的表达他们的立场,对中国人民是很大的鼓舞。

我希望我们法轮功的学员,希望我们中国有正义感的人,一定要永远记住这些外国友人,这可以说是恩德,也是一种民主的、开放的、公正的立场,但现在有些政府和有些组织机构,包括国际社会,好像觉得这是中共的核心利益,也不知道觊觎什么,说是因为经济,难道中国的经济真这么强大吗?难道资本主义发展这么多年,反倒因为一个小小的经济风波变成穷光蛋了?对法轮功的问题始终回避,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遗憾,我要继续探讨这个问题。

(待续)

[相关连接]: 

前中共官员曝光宣传部手法(3)

前中共官员曝光宣传部手法(1)(图)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