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的真相

民众退党退队退团声明选登

2009-12-25 16:2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引子:受党文化毒害的人谈神是困难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神的存在,并相信善恶有报。神乃是超越人能力的一种力量,如日月运行,四季更迭都是人所不能控制的,古人把这种力量称作神力,认为神在控制着一切……茫茫宇宙携带着无法抗拒的天意,或称之为神的意志,或称之为自然规律,或称之为大自然的力量。

倾听民众心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真相

“6.4”学运坦克车压死了天安门静坐的学生,却说没死一个人,让中国在世界蒙羞。还有SARS疫情(非典)隐瞒实情,结果扩散疫情到全世界,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这些在海外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有中国人还不完全知道,你说这共产党还可信吗?现在我知道共产党就是极权专制、谎言、暴力。我向全世界宣告:坚决退出中国共产党。

王涌联
中国大陆

我们有了千里眼,有了顺风耳

最可气的是中共说假话,不许我们讲真话,即便在网上,说了真话和自己想说的话,也要被删;最可恨的是中共不许人结社,你要结社,就得写明你得接受中共的领导,不然就不批准。

好在现在海外有出息、有良知的人为我们大陆人开发出了好多好多过关斩将的软体,我们于是有了顺风耳、有了千里眼,哈哈!气死集权主义者!我从小就瞧不起中共,知道他们坏,没有入过他们的党,但年幼时为了多读点书,入过队,现在宣布退出。

我经常听到中共党员骂中共,因为中共选人要组织部任命,你不“上贡”(送礼)能选你么?这是他们骂的原因。所以,我也看不上那些入党人的人格。

中国大陆人

从美国乘飞机返回上海途中遇到一位热心女士

由于公出,从美国乘飞机返回上海的途中,遇到一位热心女士。从她那里得知《九评》以及全球退党的高潮,我很受震动。虽然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可是我深知中共的邪恶。在那种环境下身不由己,稀里糊涂地跟着邪党走到了现在。当得知真相后,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让这位女士代替我退党,退共青团,以及退出在少年时代加入过的少先队。

我宣布从此以后我不再是共产邪党的一员,和它永远划清界线,堂堂正正地走我自己的道路。同时我也要将此真相告诉我周围的人,彻底退出,从心底唾弃,粉碎中国共产党。将它能赖以生存的因素彻底捣毁,迎来一个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小增
中国上海

曾经是一名团干部,现在对中共已经彻底失望

曾经是一名团干部,也曾经盲目热爱过中共。但现在对中共已经彻底失望,虽然早已和那个团没啥关系了,但还是有必要声明一下:即日起,本人退出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向全球民主力量呼吁:打倒共产党,建设民主新中国!

中共以谎言愚化民众,以腐化堕落腐蚀干部,使共产党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共惨党。客观而言,虽然中共是一定要垮台的,但在充满谎言和腐败的中国大陆,标新立异的民主力量很难在集体腐败的官员中存活,也很难获得一般民众的挺身支持。

坚固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突破。许多民主人士曾经就是中共党、团员,真正的信仰者,应该团结和组织起来,与中共划清界限,为建设自由民主的新中国而奋斗,以告慰先烈英灵、实现理想。

全球民主力量必须认识到:中共不但是在肉体上控制着十四亿中国人民,而且在精神上迄今仍紧紧控制着大多数的中国人民。随着中共愈来愈纳粹化和先进武器的涌现,今日似乎已经胜利在望的全球民主,其实仍然面临着以中共为首的暴政国家的巨大威胁,全球民主力量必须共同携手:打倒共产党,建设民主新中国!

丁口
缅甸

只有与中共邪党决裂才保险

是中共邪党破坏了我们的传统道德,现在国内假货遍地,什么吃的东西都可能有毒,什么都不保险,只有与中共邪党决裂才保险,所以我郑重声明退出共产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清除身上的兽印,为自己的生命加上一个保险。

正子
辽宁大连



几次经历启示我:神的存在(真实故事)

我的经历和所悟告诉我:佛、道、神是存在的,而且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在自然中,看着我们、提示我们、校正我们的言行。

我溺水经历的启示

1982年7月29日,在江上游玩(团委组织的活动),我被江上客轮带入深水区,不会游泳的我在水下20分钟,自知生命要结束时,眼前快速回放自己所有的记忆,有很轻松的感觉,并无痛苦之感;只因想到妈妈才用全身的力量向水面试探了两次;当同事在水下找到我的时候,我的姿势双腿双臂合抱在前胸,像妈妈腹中的胎儿一样。这件事:使我反思了不知多少遍,生与死哪个更难?为什么在水下20分钟没有死?

我车祸经历的启示

1983年1月8日傍晚,所居城市(这年冬天)第一场大雪,乘车难困扰着上班族。103电车要进站台,被人群挤停,为进站台,司机又开车靠向站台路边,将站台路边上的等车人带倒一大片。我在这群人后面的站台上,我前面是一位老人,手提一篮鸡蛋,马上就要倒了,我扶住了他,自己却被人流撞倒。当车停下来,人们将我围住时,我才意识到右腿不受支配了。

听到乘客说:车匡铛一声,摇晃一下就停下了。车上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车。司机背我到最近的市级医院:他紧张地同医生说:“她腿一定保不住了,那么多人连车压过去……”医生为我检查腿部:皮下瘀血紫黑色,且肿得很厉害,也说:“那当然好不了,快通知她家人,决定如何处理。”我把父亲的电话告诉他们,通知了我的家人。这边医生,先为我做了照相拍片,他反覆对照我的腿部现状及照片,惊讶和疑惑的表情,使我们都不理解。他问清当时车下并无其它可能垫伏的东西时说:从你们的陈述和她裤子上车轮压痕看,不用照片,凭我的经验判断:她的腿百分之百粉碎性骨折。但照片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只有半月板损伤(可自然修复)和软组织损伤,真是不可思议──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但却是事实。”司机松了一口气。我见到父亲的车来了,才觉得伤腿有些痛。46天后,我就可以走路,一年半,恢复健康,参加全省职工高校体育运动会女子800米跑,获小组第二名。

修炼法轮功后才明白:三尺头上有神灵是真的──你做好事,神灵在帮助你;你有这一难,也让你过去。

父亲临终前后的启示

我的父亲离休前,多年单位分房他都排在第一号,他都没要,而是给了其他有困难的同事。腿受伤离休后,不按医嘱:不做手术;病故前提出:不通报、不扰民、不开追悼会、不盖党旗、不入黄山,从简办丧事。家人虽照办,却不理解真正含意,有人以为是老干部的党性强。父亲讲真话,经历坎坷,多次受排挤:五七年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打成“反革命”,后来下放劳改,平反恢复工作后,依然保持讲真话……。父亲去世时,按工作性质着装。

父亲去世两个月后,我做梦,梦见父亲却身穿深色长袍(并非去世时所著的衣服),行如轻云、站如松柏,没有腿部受伤的迹象;所处环境前面远处高山流水,山下似水田成方,绿地上坐有男女老幼面向青山,绿草下清水流动,流水声催人入静。我为父亲所在环境感到欣慰──人间尚见有此景,我父可在!?得法后悟到:净土之地真的是有!父亲是看到了自己回家的路,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由以上启示所悟到的:我要选择我自己的路,走好每一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